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無國界記者:中國必須停止騷擾外國記者


無國界記者組織網址截圖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1:22 0:00

無國界記者組織呼籲中國當局停止干擾在華外國記者的工作。此前駐華外國記者俱樂部(FCCC)上星期公佈的一份報告顯示,其成員受到騷擾的情況激增。

這份報告顯示,外國記者認為在中國工作越來越困難,他們面臨被跟踪、被捕,被粗暴對待,被威脅驅逐,或者發現他們的消息來源等受到壓力。在回答FCCC問卷的117個成員中,40%的人認為採訪條件惡化,而去年僅為29%。

使用不延長採訪簽證進行威脅是中國當局向外國記者施壓的典型做法。這種做法呈增加趨勢。15%的受訪者表示去年受到威脅,這是以往的三倍。6%的受訪者表示受到被驅逐的直接威脅,這個比例也上升三倍。

拒絕向駐華外國記者發放有關會議採訪證的情況也在上升。很多主要媒體,包括英國廣播公司、金融時報、紐約時報、讀賣新聞、美國之音等被拒絕採訪政治局會議。中國官方的說辭是“場地有限”。但實際上,中國當局拒絕向這些媒體發放採訪證件的原因似乎是懲罰他們批評當局的報導。

報告說,中國當局對外國記者自由活動的限制大幅增加。曾經到中國新疆採訪的四分之三的受訪者說,他們能夠自由活動的地方減少。例如,加拿大環球郵報駐華記者萬德山( Nathan VanderKlippe )去年8月在新疆採訪期間被跟踪、關押和訊問,他的手提電腦被扣留12個小時。外國記者要到中朝邊境去採訪更是受到“特別限制”。

報告說,兩名韓國記者在報導文在寅訪華期間遭到中國安全官員暴打。這次事件顯示中國當局對外國媒體毫無關心。超過一半的FCCC受訪者說,他們的採訪活動受到干涉和騷擾。8%的人報告說受到過肢體暴力。

去年7月,在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病逝後不久,當局禁止外國媒體進入劉曉波被限制治療的醫院採訪。美國之音記者葉兵和他的助理受到便衣警察推擠,他們的設備損壞。

報告指出,外國記者越來越發現一種更隱蔽式的壓力:中國當局騷擾他們的消息來源,以及提供後勤幫助的人。25%的受訪者說,他們的一些聯繫人受到騷擾、拘禁或被傳訊。

英國廣播公司駐華記者Kathy Long說,“在邊遠地區拍攝時,當地人被告知不得跟我們交談,並且不讓他們向我們提供吃飯和睡覺的地方。在政府和地方當局施壓下,一些曾答應向我們提供拍攝設施的公司收回他們的承諾”。

最早在1997年來中國報導的法新社駐北京分社社長越霈力(Patrick Baert)說,“聯繫當局,找願意說話的、不害怕說話的人採訪,歷來都很難”。

無國界記者2017年的世界新聞自由指數顯示,中國在180個國家中排名176,幾乎墊底。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