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海外基礎設施投資華盛頓與盟國對抗北京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7:24 0:00

星期一(7月30日),美國國務卿宣布美國將在亞洲和印度洋地區投資於技術、能源和基礎設施領域,這是川普總統力圖推行的印度洋-太平洋戰略的一部分。

美國的投資計劃包括投資2500萬美元用於擴大美國在技術行業的出口,投資五千萬美元給有關國家用於生產和儲存能源,投資三千萬美元用於協助有關國家進行基礎設施開發。

與此同時,美國在亞洲太平洋地區的盟國澳大利亞和日本也跟美國聯手鼓勵各自國家的公司在印度洋-太平洋投資。

美國及其盟國是在北京近年來斥資上成千上萬億美元用於亞洲、非洲和歐洲推行所謂的一帶一路倡議的情況下啟動這類投資計劃的。

美國《華盛頓時報》在報導這一消息時使用的新聞是,“星期一,國務卿蓬佩奧宣布計劃要大大增加美國在亞洲地區的公共和民間投資用於資助技術、基礎設施和能源項目。與此同時,中國在同一地區大舉投資,大興基礎設施建設項目。”

中國的這種海外超大規模投資和基礎設施建設多是以“一帶一路”倡議的名義下進行的。

中國提出“一帶一路”倡議是一項在全球大約78個國家資助和建設基礎設施的計劃。這一計劃是中國共產黨領袖、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上任之後不久突然提出的。

由於習近平上台以來大力追求大權獨攬,“一帶一路”倡議名下的對外投資在中國成為最熱門的行當。據信中國已經投入或計劃投入一萬多億美元用於參加“一帶一路”倡議的國家的基礎設施建設。僅僅在中國的鄰國巴基斯坦,中國就有620億美元的基礎設施建設項目。

以習近平為首的中共當局以“一帶一路”倡議為名對外援助和投資,其中包括在政局非常不穩定的巴基斯坦這樣的國家投資,被中國國內外的許多觀察家認為是愚蠢,因為這樣的投資往往最終會竹籃打水或血本無歸。

但也有許多對習近平政權持批評態度的人認為,以習近平為首的中共政權及其權貴看似好像是突發奇想對海外投資超生了超濃厚的興趣,其實這種舉動並不說明他們愚蠢,而是說明他們精明,因為他們可以藉著中國政治制度的不透明,以對外投資的名義把中國的國有資產通過海外投資的方式送入自己的腰包,打入自己的銀行賬戶;實際上,中共所熱衷的大舉海外投資是中共權貴的洗錢操作。

在過去的10年裡,中共權貴向海外轉移資產、在海外隱藏資產蔚然成風,蔚為大觀。國際調查記者聯盟早些時候進行的調查發現,包括習近平的家人在內的中共的權貴幾乎都參與了這場依然在持續的海外資產轉移和隱藏運動。

中國前總理李鵬的女兒李小琳被國際記者調查出在瑞士銀行有幾百萬美元的存款。消息曝光之後,李小琳聲言,那些存款是她在海外經商活動的合法收入。但李小琳始終沒有說明,在她作為中國國有的電力公司的老總期間,她在海外究竟有什麼商業副業可以讓她獲得幾百萬美元的收入。

面對中國公眾對李小琳的巨額來源不明財產的質疑,自上台以來一直高唱要堅決打擊腐敗的習近平,以及他所任用和信賴的所謂的打虎能手、負責他推行的反貪運動的前線總指揮、中共政權實際上的第二號人物王岐山不管不問,而習近平掌控的中國互聯網當局則竭力封殺網民的議論。

在另外一方面,在國際調查記者聯盟調查發現習近平的姐夫丁家貴在海外隱藏資產之後,習近平當局採取了無所不用其極的手段阻止中國網民傳播和議論有關消息,並且為此不惜在很長一段時間內將“姐夫”一詞設為中國網民不能發送的禁忌詞。

在“一帶一路”倡議名下的對外投資對中國公眾不透明的同時,這種投資對接受投資的國家也非常不透明,因為中國的對外投資常常是與那些國家的貪污腐敗和政治不透明結合在一起。

中國在馬來西亞的基礎設施建設投資與馬來西亞前政府的貪污腐敗相結合,導致馬來西亞選民的強烈憎恨和反彈,導致馬來西亞前政府在今年的大選中慘敗。眼下馬來西亞新政府依然在調查和清理中國投資與前政府總理拉扎克貪污腐敗的一筆爛帳。

美國財經電視台CNBC報導說,“蓬佩奧國務卿星期一在接受該電視台採訪的時候說,'其他國家選擇以不同的方式行事。'一些參加一帶一路項目的國家'發現自己處於一種他們感到不自在的境地,我認為其他國家也正在開始看到這一點。'蓬佩奧在這裡是暗示一些國家擔心中國使用借債陷阱。”

在許多國際間的觀察家們看來,中國使用債務陷阱的一個最明顯的例子是在斯里蘭卡——中國先是以條件寬鬆的貸款為誘餌引誘斯里蘭卡政府上鉤,隨後斯里蘭卡無法償還幾十億美元的債務,接下來的故事用美國《紐約時報》在今年6月26日報導的話說就是:

“背負著嚴峻壓力與中國進行了數月談判的(斯里蘭卡)政府於(2017年)12月交出了港口以及港口周圍15000英畝的土地,租期99年。…

“這次轉讓使中國得以控制距其對手印度的海岸僅幾百英里的一片區域,以及重要的商業及軍事航道沿線戰略立足點。本次事件是中國利用貸款和援助增加國際影響力最為生動形象的案例之一——也是中國願施展強硬手段收款的例證。

“本次債務協議還加劇了對習近平標誌性“一帶一路”倡議最為刺耳的指責:全球投資和借貸項目實際上相當於是為全世界的弱小國家設下的債務陷阱,助長了各個陷入困境的民主國家的腐敗和專制行為。”

以習近平為首的中共北京當局在向其他國家推銷其“一帶一路”倡議是聲言,北京所追求的是一種所謂的包容性發展,即共同富裕和互惠的發展。然而,目前已經出現的許多跡象顯示,北京並沒有言行一致。

英國《金融時報》星期一發表的社評在列舉“一帶一路”倡議投資項目與有關國家的貪污腐敗結合之後的一系列例證之後寫道:

“中國未能兌現其確保包容性發展的承諾。中國國家開發銀行和中國進出口銀行資助的項目迴避公開招標,而偏愛由大型中國國有承建商來完成建設工作。華盛頓智庫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的一項研究發現,中國出資建設的交通基礎設施項目中,89%的承建商是中國企業。中資項目因為不公開影響研究而招致更多媒體曝光。”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