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俄羅斯反移民情緒下降但仍防備中國

  • 白樺 莫斯科

莫斯科的市政工人中許多都是外來移民。幾名市政工人今年夏季在莫斯科市中心整修街道 (美國之音白樺)


烏克蘭危機以及俄羅斯與西方交惡後,俄羅斯社會反移民情緒開始降低,對中國和中國移民的防備抵制也有所減弱。但俄羅斯的排外情緒仍然非常強勁,仍有不少人主張限制中國移民。

移民搶走飯碗

克里姆林宮控制的俄羅斯官方諮詢機構“公民院”最近發表的一份報告說,俄羅斯社會的反移民情緒最近3年來持續下降,從2014年時的76%下降到了2016年時的66%。報告認為,反移民情緒下降是因為對民眾的宣傳教育,以及對那些與俄羅斯免簽證的中亞國家移民在俄行為進行了整頓。另外,2016年在俄羅斯沒有發生極端伊斯蘭組織製造的恐怖行動,也促使民眾對外來移民好感上升。

但這份報告承認,俄羅斯社會仍然擁有很強的排外情緒。官方的全俄民意調查中心2016年的統計顯示,有62%的俄羅斯人認為,外來移民搶走他們的工作飯碗。有64%的人認為,外來移民導致俄羅斯的犯罪率增加。

非官方的俄羅斯民調機構列瓦達中心從2004起追踪民眾對外來移民,其中包括對中國移民的態度。這家民調中心8月份的報告說,有54%的人主張應對在俄羅斯境內的其他民族的人士實施限制,這是13年來的最低水平。2016年持這種觀點的人為70%,而在烏克蘭危機爆發之前的2013年高達81%。

限制中國移民

列瓦達中心的報告說,主張對在俄羅斯境內中國移民實施限制的人數最近3年來也在不斷下降。2013年有45%的人主張限制中國移民,2014年持這一觀點的人數為33%,2015年和2016年分別為24%,而今年已經下降到了15%。

但儘管如此,列瓦達中心的報告顯示,認為應對中國移民實施限制的人數仍然持較高水平。與主張限制高加索人,以及限制中亞國家移民和吉普賽人相比,支持限制中國移民的人在數量上略少,但要超過主張限制越南移民和烏克蘭移民的人數。

對中國移民態度好轉

對中國移民態度略有好轉伴隨著中國國家形像在俄羅斯的改善。俄羅斯幾家主要民調機構最近3年來的民調結果顯示,俄羅斯社會目前把中國當成是最為友好的國家之一。

許多社會學者和評論人士認為,最近3年來,在官方的宣傳之下,俄羅斯民眾的關注焦點是烏克蘭議題,以及與西方的關係。此外,民眾更加關心目前生活水平下降和經濟危機背景下自己生計所受到的各種影響,較少關心外來移民問題,因此造成最近3年來俄羅斯社會對外來移民,其中包括中國移民的態度有所好轉。

與西方交惡後,俄羅斯更把中國當成是抗衡西方的關鍵戰略夥伴,在這一氣氛下,俄羅斯社會如果繼續排斥中國移民顯得與大環境不符。

刁難華商有所減少

一些在莫斯科的華商說,俄羅斯警察過去經常搜查華商,甚至發生過查抄和沒收中國商家貨物的事件,最近兩三年來,警察對華商的刁難也有所減少。

官方宣傳 臨時現象

時事評論人士尼科里斯基認為,俄羅斯社會對中國和中國移民的防備和戒心有所減弱同官方宣傳有關,但這僅是臨時現象,如果國內政治和經濟形勢未來惡化,特別是在遠東等地區,人們不滿的矛頭很可能,也很容易指向中國和中國移民。

尼科里斯基:“官方在大力宣傳,試圖說服人們應該擔心烏克蘭東部地區的衝突,以及敘利亞局勢,不想讓人們更多關注國內問題。但俄羅斯國內的狀況並不好,而且在未來可能繼續變糟。中國威脅和中國移民議題很可能會再次被提起來。”

排外情緒未消失 能被引導

知名記者杜波諾夫說,俄羅斯社會的排外情緒仍然非常強烈,目前只是處在沉睡狀態,只要一根火柴很容易把排外情緒點燃起來。

列瓦達中心領導人古德科夫說,俄羅斯社會排斥外來移民情緒下降並不意味著排外情緒消失,與此同時,反西方情緒在上升,這些現像說明,可對俄羅斯的排外情緒進行引導,可讓排外情緒朝某一個具體方向發洩。

遠東不再吸引中國移民

一些中國問題學者認為,隨著中國經濟發展以及對勞動力需求的增加,再加上俄羅斯經濟危機盧布貶值,同中國相接壤的遠東地區已經不再對中國移民擁有吸引力。在遠東地區,目前中亞地區移民已經取代中國移民成為當地第一大外來人口。

新一輪人口危機

俄羅斯遠東地區當地居民人口外流現象仍在持續。與此同時,許多人口學家正敲響警鐘,由於蘇聯解體後90年代出生率大幅下降,俄羅斯正面臨新一輪人口不足危機,未來幾年人口將出現負增長。他們認為,只有外來移民才能解決人口不足,但俄羅斯的移民政策和排外情緒卻限制和阻撓外來移民。

人口學家們說,最近10多年來,中亞地區移民幫助俄羅斯解決了人口不足問題。但隨著中亞地區人口資源逐漸枯竭,以及俄羅斯經濟持續不景氣,來俄羅斯的中亞地區移民也在減少。俄羅斯統計局說,今年上半年,俄羅斯的中亞移民達到了2011年以來的最低水平。由於出生率下降造成人口數量繼續減少,今年上半年,外來移民數量僅能填補俄羅斯人口不足的85%。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