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北韓核問題:美韓同盟的軟肋


北韓官方的朝中社2020年5月24日發布的照片​​顯示,北韓領導人金正恩在未透露的地點出席勞動黨中央軍委會議。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9:53 0:00

拜登政府成立後致力於修復同盟關係,在亞洲地區,美國與南韓​的防衛費用分擔談判正取得進展,有望彌合兩國間因特朗普政府過高的上調要求而產生的裂痕。不過,最近南韓​政府被曝光或曾探討在北韓​建造核電站。這提醒外界​,對於美韓同盟而言,北韓​核問題或許才是更為根本的癥結所在。

在特朗普政府的4年間,文在寅政府在北韓​核問題上表現得急切激進,甚至不惜打破與美國的一致步調。拜登政府的對北韓​政策尚未發表,但是南韓​外交安全領域的專家預計,美韓今後在北韓​核問題上恐怕仍難以避免分歧。在美中競爭的大背景下,疊加日韓矛盾等因素,南韓​或將成為美國在亞洲地區同盟的薄弱環節。

南韓政府或曾探討在北韓​建造核電站

圍繞北韓​核電站的疑雲發端於南韓​審計監查院對該國脫核電政策有關決定的監查過程中。該機構發現,主管部門產業通商資源部刪除了大量相關文件。被刪文件的名單經媒體曝光後,其中17份涉及北韓​的文件立刻成為關注焦點。爭議最大的一份是“北韓​地區核電站建設推進方案”,製作時間在2018年舉行的第一、二次南北韓​首腦會談之間。迫於輿論壓力,產業部公開了該方案。文件開頭標註道,該報告僅為部門內部探討今後南北韓​經濟合作可行方案的資料,並非政府正式立場。

南韓外交部前政策企劃官、經濟社會研究院外交安全中心主任申範澈告訴美國之音,北韓​加入《不擴散核武器條約》後中途退出並開發核項目,根據《不擴散核武器條約》條款規定的義務,向這樣的國家提供核技術是構成問題的。同時,根據聯合國對北韓​的制​裁,他國也是被禁止向其提供核有關技術的。

“南韓​政府的立場是,只是探討瞭如何根據北韓​的無核化階段提供能源,因此並不違反聯合國製裁。真相究竟如何實際上還不清楚,有待檢方的調查”,申範澈表示。“但是政府如果在沒有(無核化)前提的情況下就考慮向北韓​提供核電站,那麼南韓​就是做出了違反國際規則、有可能受到製裁的行為”。

韓美在北韓​核問題上同床異夢

南韓​在北韓​核問題上的急切由此可見一斑。與過往保守派政府以無核化為目標的施壓政策不同,進步派的文在寅政府將重點放在和平進程上,南北韓​關係和北韓​核問題被視作獨立分開的議題,民族自主解決成為首要原則。這種基調注定了南韓​會與秉持“最大限度施壓和介入”政策的特朗普政府產生摩擦。不過當時由於北韓​急於鬆綁制裁、特朗普不按常理出牌,再配合南韓​表態願意展開無條件對話,美朝、南北韓​以2018年平昌冬奧會為起點,展開了一段時期的對話。

好景終究不長。2019年2月在越南河內舉行的第二次美朝首腦會談無果而終,此後美韓在對北韓​政策上的分歧逐漸浮出水面。河內會談後不到一周,南韓​政府宣布將繼續推進重啟金剛山旅遊和開城工業園區等經濟合作方案。美國國務院在回應置評要求時指出,南北關係與北韓​核問題不能分開解決。2020年1月,文在寅又在新年記者會上提出推動北韓​個人遊等韓朝合作項目,美國國務院在回答記者相關提問時表示,所有聯合國成員都應遵守對北韓​制裁決議。而南韓​統一部對此回應稱,“南北關係是我們的問題,將積極尋求具有可行性的方案予以推動”。

南韓​的這種態度隨著文在寅進入任期最後一年變得更為強烈。不久前,文在寅敦促美國新政府繼承特朗普政府在北韓​核問題上取得的成果;南韓​外交部新任長官鄭義溶也表示相信北韓​有無核化的決心。而與南韓​這種看法形成鮮明對比的是,美國國務院多次表示正重新評估對北韓​政策,並指出北韓​擴散與核武器有關技術的決心正嚴重威脅國際和平與安全。種種跡象顯示,兩國在這一問題上的不同步仍將繼續。

南韓​峨山政策研究院首席研究委員車斗鉉向美國之音指出,“(拜登政府)對北韓​抱有很強烈的不信任,也並不認為北韓​現有的金正恩政權比以往的政權具備更積極的姿態,或者說準備好與美國展開協商,因此他們必然會採取與抱著試試看態度的特朗普政府十分不同的策略”,“如果南韓​現政府試圖推進韓朝經濟合作等超出製裁範圍的項目,美國是有可能予以製止的”。

申範澈認為,拜登政府還有可能在北韓​核問題之上納入其他議題,兩國在這方面也將存在分歧。“南韓​政府為了不刺激北韓​,一直以來都迴避了人權等問題。從這次文在寅與拜登的通話內容來看,南韓​政府發布的內容以朝鮮半島和平進程、北韓​核問題為主,但是拜登政府則說的是'北韓​問題'……美國的看法與南韓​不同,南韓​有可能面對一個困難的處境”。

南韓​會否成為美國亞洲同盟的薄弱環節?

在美中競爭的大背景下,美韓在北韓​核問題上的分歧疊加日漸交惡的日韓關係,使南韓​成為美國亞洲同盟薄弱環節的可能性大幅上升。

日本與南韓​因2018年南韓​最高法院對日企二戰強徵勞工案件的判決產生矛盾,第二年日本取消對南韓​半導體材料出口優惠待遇後達到白熱化狀態。同年南韓​終止《日韓軍事情報保護協定》的反制措施雖然在最後關頭被取消,但在最近發布的國防白皮書中,南韓​對日本的表述從“夥伴”降級為“鄰國”。

日韓的嫌隙顯然擴大了中國將南韓​從美國一方拉向己方的機會。中韓擁有共同的抗日經歷,原本在歷史問題上就存在共識,保守派的前總統朴槿惠也曾出席中國紀念抗戰勝利70週年閱兵式。同時,南韓​在經濟上對中國市場的依賴又使北京得以在政治問題上對首爾軟硬兼施。2016年南韓​部署薩德後,韓流曾在中國受到嚴厲限制;而最近習近平在同文在寅的通話中表示,願意和韓方啟動中韓文化交流年活動。

南韓​外國語大學國際地區研究中心主任、中文系教授康埈榮對美國之音分析指出,美中競爭使南韓​的戰略價值凸顯,北京的行為實際上是向南韓​釋放了切勿再向美國傾斜的信息,“中國目前面對著很多情況,在國際上沒有友軍,周邊狀況也並不樂觀。中國認為從大趨勢來看,南韓​是有可能成為友軍的國家,因此習近平才會在拜登之前與文在寅通話……但是通話的部分內容有可能讓美國感到不悅,釋放出錯誤的信號,讓美國覺得南韓​在美國的對朝政策、朝鮮半島政策得到具體化之前與中國協商”。

“美國正在將同盟的作用從過去的北韓​問題擴大到中國,但是拜登政府將延續特朗普政府的對華強硬立場。在這種基調下,美國預計將在這個問題上活用韓美同盟和美日同盟。從這個角度來看,南韓​政府雖然很重視與美國的同盟,但是也需要重視與中國的經濟關係,在與中國有關的部分上,預計(韓美)雙方有可能發出一定的不和諧音”,申範澈認為。更重要的是,這將是一種長期趨勢,“即使政府換屆,南韓​與中國保持距離、僅依靠韓美同盟的可能性也不高”。

這意味著南韓​在具體問題上的抉擇將影響美韓同盟的質量。車斗鉉指出,“從美國的立場上來看,預計將繼續努力推動南韓​參與四方安全對話擴大版(Quad Plus)等合作機制……南韓​是否參加印度太平洋戰略或者四方安全對話擴大版等多邊合作機制,有可能成為決定韓美合作程度的因素”。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