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南韓新總統文在寅上星期三到星期五訪問美國,並與美國總統川普舉行會談。如何廢除北韓核武和導彈項目將是兩人會晤的重點議題之一。美國的一些前官員和專家建議,美國應該嘗試與北韓進行直接對話,甚至嘗試與北韓進行和平談判。他們指出,僅憑制裁不能解決問題。他們還說,鑑於目前北韓研發的洲際導彈能力還無法擊中美國,在這樣的情況下,和談的條件更容易偏向美國。

文在寅訪美前,美前官員呼籲政府與朝鮮直接對話

在朝核問題上, 南韓總統文在寅能否說服川普再給外交斡旋一次機會可能是他這次與川普會晤時外界關注的焦點。文在寅的立場與川普總統不太一樣,他希望緩和與北韓的關係。他表示,他願意與北韓直接對話,並提過與北韓進行經濟合作。他甚至還說,可以同時與北韓進行無核化談判以及達成和平條約正式結束朝鮮戰爭( 韓戰)的談判。

不過,在訪美之前,文在寅則不斷強調,在朝核問題上與美國堅定地站在一起,令人懷疑他以前的立場有變。

星期三(6月28日), 美國的一些前高級官員致函川普總統,呼籲川普與北韓領導人金正恩舉行直接對話。

他們在信中寫道:“加強制裁一定會給北韓帶來更大的壓力,但是,僅憑制裁併不能解決問題。 平壤已經向外界展示,即便是被孤立,他們也可以在導彈與核技術上取得進步。 如果沒有外交努力來阻止他們的勢頭, 毋庸置疑,平壤會研發出可以威脅到美國的洲際核導彈。”

這些官員包括克林頓政府時期的國防部長威廉·佩里(William Perry),里根政府時期的國務卿喬治·舒爾茨(George Shultz)、前能源部長比爾·理查森(Bill Richardson)、前共和黨參議員理查德·盧格(Richard Lugar)、洛斯阿拉莫斯國家實驗室(Los Alamos National Laboratory)前主任西格夫里·赫克(Siegfried S. Hecker)和克林頓政府時期負責與朝鮮談判的羅伯特·加盧奇(Robert L. Gallucci)。

佩里不久前在美國智庫胡佛研究所的一場有關北韓問題的研討會上說,北韓領導人有別於“基地”組織和“伊斯蘭國”的領導人,他們有自己的政治邏輯和追求。核武器對於朝鮮當局主要價值在於這給予了他們安全的保障和與美國周旋的籌碼。基於上述原因,美國可以與北韓對話。

朝鮮駐印度大使桂春英(Kye Chun Yong)6月21日接受印度電視新聞採訪時表示,北韓準備隨時與美國展開對話,前提是不帶任何先決條件進行自由對話。但是美國一直要求朝鮮首先公開宣布取消試射導彈或者核武試驗,然後再同意進行對話。

到目前為止,川普政府堅持加強對北韓的經濟制裁,特別是通過中國之手的製裁。星期四,美國財政部宣布對跟北韓做生意的中國實體進行制裁,以期加大對中國的制裁,從而迫使中國進一步制裁北韓。另外,總統國家安全顧問HR麥克馬斯特(HR McMaster)星期三說,川普總統已經下令國家安全小組制定解決北韓導彈和核武器威脅的預案,包括軍事預案,以實現朝鮮半島無核化。

另有學者提議與朝鮮進行和平談判

美國前駐歐盟大使詹姆斯·多賓斯(James Dobbins),他也是美國智庫蘭德公司的資深研究員。多賓斯最近在美國智庫韓美研究所的一個有關北韓問題與美國國家安全的研討會上說,美國可以考慮與北韓進行和平談判。多賓斯曾經參與東德和西德的統一和談,他認為,美國處理東西德問題的手法可以給北韓問題提供一個先例。

多賓斯不久前在《紐約時報》發表題目為《也許結束韓戰能阻止新的戰爭?》的文章。他在文章中說,鑑於目前解決朝鮮問題的幾種辦法都不奏效,(經濟制裁不起作用,軍事打擊風險大,以北韓放棄核武器為前提的談判也不成功)川普政府不妨考慮與北韓進行和平談判,以真正結束67年前開始的朝鮮戰爭(又稱韓戰)。這樣也許有助於北韓核問題的解決。

他解釋說:“北韓發展核武器項目的主要目的是保護自己的政權不被顛覆,是為了避免卡扎菲放棄核武后的命運,避免薩達姆的命運。如果朝鮮要放棄核武器,他們需要從美國那裡得到相當的保障,確保自己不會是政權更替的目標,不會受到得到美國支持的強大韓國的壓力。他們的要求是符合邏輯的。如果你不結束67年前的戰爭的話,他們怎麼能夠放心?怎麼能夠不害怕我們?”

從技術上說,朝鮮戰爭到目前為止並沒有真正結束, 因為當時只是簽訂的停戰協議,而不是和平協議。北韓多年來一直主張開展以締結和平條約為目的的談判,希望美國承認朝鮮政權的合法性,但是,一直遭到美國的反對。

多賓斯說,這樣的一個條約中必須包括以下幾個內容:哪些國家參與和談、朝鮮半島的命運,兩國還是一國、美國駐韓國部隊的去向等。

美國智庫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CSIS)朝核問題專家拉里·尼克什(Larry Niksch)指出,隨著朝鮮核能力的進一步發展,在華盛頓決策圈和研究圈,抱持多賓斯這樣觀點的人越來越多。

“這對我來說, 這個提法並非是偶然。在這個觀點提出之際,北韓表示自己在洲際彈道導彈的研發能力上取得新的進展, 可以消滅舊金山。如果北韓的導彈能力、軍事能力進一步提高, 你就會發現主張與北韓進行和平談判的聲音更大,也會更多。”

他強調說,要進行和談,川普政府必須很清楚地列出美國的要求。他說,一旦朝鮮的洲際導彈研發出來,那些主張和談的聲音就會要求政府按照北韓列出的條件進行談判。

多賓斯和尼克什都認為,鑑於北韓不會同意以放棄核武器項目為和談的條件,在和談的同時,另外舉行談判,解決核項目問題。

多賓斯不是第一個提出用和平條約談判來替代經濟制裁和軍事打擊的人。紐約大學亞美法研究所所長,美國外交關係委員會亞洲研究兼任資深研究員孔杰榮(Jerome A. Cohen)、哈佛韓國研究中心特邀顧問愛德華•貝克(Edward J. Baker)今年二月也在英國《金融時報》上撰文,建議川普與北韓進行和談。與北韓締結和平條約從而正式結束朝鮮戰爭。

他們在文章中寫道,“正如尼克松對中國、克林頓對越南所做的那樣,近年來,美國在緩和與古巴、伊朗以及緬甸的緊張關係方面取得了進展。對於北韓這一更加亟待解決的問題,川普總統可以採取同樣的舉措。”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