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步步為營 美檢察官為立案起訴“誓言守護者”創始人而努力


資料照片:“誓言守護者”的創始人斯圖亞特·羅茲在華盛頓白宮外的集會上發表講話。 (2017年6月25日)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8:31 0:00

斯圖亞特·羅茲(Stewart Rhodes)正在感受到步步逼近的壓力。

“我可能很快就要進監獄了,”這位“誓言守護者”(Oath Keepers)的創始人最近在德克薩斯州美墨邊境附近舉行的一個共和黨集會上宣稱。 “不是因為我實際上做了什麼,而是因為羅織的罪行。”

羅茲有關他可能會因在1月6日美國國會大廈騷亂中扮演的角色而入獄的預測是在檢察官提供了他與衝擊國會事件有關的新證據之後做出的。這次事件導致包括一名國會警察在內的五人死亡。

在3月23日提交的一份文件中,檢察官透露,羅茲與一個名叫凱利·麥格斯(Kelly Meggs)的“誓言守護者”打了一個持續97秒的電話。 9分鐘後,麥格斯幫助領導了一群“誓言守護者”,以軍隊式的方式衝入國會大廈。

雖然聯邦檢察官沒有透露他們是否知道這通電話的內容,但他們把這個電話作為“誓言守護者”串謀推翻2020年11月總統選舉結果的“實質證據”的一部分。

聯邦控罪

自近800名前總統特朗普的支持者衝進國會大廈以來的三個月裡,聯邦檢察官對大約一半與這次襲擊有關的騷亂者提出了指控。

其中包括12名“誓言守護者”成員。這是美國最大的反政府民兵組織之一。這八名男性和四名女性被同案起訴,罪名是串謀使用武力阻止國會認證當選總統拜登贏得選舉人團票。

梅格斯是“誓言守護者”在佛羅里達州的領導人,他被指控與“驕傲男孩”(Proud Boys)和“百分之三者”(Three Percenters)組織的成員協調了這次襲擊,然後帶領一隊帶有準軍事裝備的人闖入國會大廈。

另一位來自佛羅里達的“誓言守護者”成員格雷頓·楊(Graydon Young)據稱為自己和其他人安排了武器和戰鬥訓練。第三個關鍵人物、俄亥俄州的民兵組織領導人傑西卡·沃特金斯(Jessica Watkins)據稱招募了一些成員參加這次行動。她對其中一個說:“我需要你在就職典禮前具有戰鬥力。”

“一號相關人”

最近幾週,隨著檢察官集中精力查明並起訴國會攻擊案的策劃者和來自極端組織的關鍵參與者,這起案件變得更加重要。然而,羅茲特別引人注目的沒有出現在這個案子裡。他從2009年創建“誓言守護者”以來就一直領導這個組織。

擔任過陸軍傘兵並從耶魯法學院畢業的羅茲作為“一號相關人”(Person One)第一次出現在法庭文件是在1月底,當時12名“誓言守護者”成員中的前三人被指控犯有串謀罪,而且檢察官提到了羅茲1月4日在這個組織的網站上發出的戰鬥號令。

隨著調查人員繼續調查羅茲在圍攻國會大廈事件中扮演的角色,他們公開了這位“誓言守護者”的領導人與其下屬之間此前不為人知的一系列通信聯絡。前聯邦檢察官、現為祖克曼-斯佩德律師事務所(Zuckerman Spaeder)合夥人的艾譚·戈爾曼(Aitan Goelman)表示,檢方沒有將羅茲列入串謀指控的名單,可能意味著他們已經判定,他們還沒有掌握足夠的證據給他定罪。

“他們可以顯示,他參與了其中,他在與襲擊國會大廈的人溝通,他就在那裡。(但是)到目前為止,他們還沒有提供任何證據證明羅茲是串謀、也就是同意衝擊國會大廈的一部分,”戈爾曼說。 “也許他們有證據。也許這就是即將要到來的。但他們還沒有透露這一點。”

另一位前聯邦檢察官、現為聖母大學(University of Notre Dame)法學教授的吉米·古如雷(Jimmy Gurulé)說,檢方看起來正在有條不紊地建立針對羅茲的案件。

他說:“他們正在通過手機通訊一點一點地收集證據,觀看可能成千上萬小時的錄像,把這些細節拼接在一起,形成一個我認為最終將把斯圖亞特·羅茲包括在內的串謀案。”

古如雷說,要以串謀罪起訴羅茲,檢方需要有證據證明他與下屬同意對國會大廈實施攻擊。

“羅茲並不一定要本人在國會大廈現場參與圍攻。他所要做的就是同意(這樣做),”他說。

羅茲否認有任何不當行為。他沒有回覆美國之音要求置評的多封電郵和短信。

司法部的一位發言人沒有回應置評請求。

秘密通訊

直到最近,人們對羅茲在1月6日的活動知之甚少。但在最近提交給法庭的文件中,檢方披露了12名被起訴的“誓言守護者”的大量溝通信息,這些信息將他置於這起行動的中心。

3月初,檢方透露,在加密信息應用程序Signal上存在一個聊天群。他們說,羅茲和他的追隨者在衝擊國會事件發生之前、期間和之後,都曾利用這個群進行秘密的通信聯絡。

在一個名為“華盛頓特區行動:21年1月6日”的聊天群中沒有註明日期的一條信息中,羅茲建議該組織1月6日到華盛頓時應該帶些什麼:手電筒、硬手套和頭盔;應該避免的是:槍支。他承諾,“我們將在華盛頓特區外有幾支裝備精良的(快速反應部隊),還有很多、很多來自其他組織的人,他們將在外面觀察和等待,以防出現最壞的情況,”他寫道。

第一批騷亂者在下午2點後不久闖入國會大廈。檢方稱,雖然羅茲在襲擊展開時一直呆在國會山外面,但他絕不是一個被動的旁觀者。

下午2點14分,一個負責該組織運作的人在Signal上寫道:“他們已在國會大廈佔據了地盤。我們需要重新集結所有未參加此次行動的成員。”

據稱,羅茲轉發了這條信息,並指示說:“到國會大廈南側台階上來。”

羅茲隨後發了一張顯示國會大廈東南側的照片。不到半小時後,他又發了另一張大樓東南側的照片,圖片的說明是“美國國會大廈南側。愛國者們正在敲打大門。”

法庭文件顯示,大約就在這個時候,麥格斯帶領的一隊成員從大廈東側強行進入了國會大廈。

古如雷說,這個發在Signal上的帖子“非常能夠顯示他有罪。”

“這不僅顯示了他對1月6日發生在國會大廈的實時事件的了解,還顯示他在指揮他的追隨者在國會大廈的活動,”古如雷說。

上週,檢察官將兩名此前被控的“誓言守護者”納入到這起串謀案中。

在3月31日取代前項起訴書的最新起訴書中,檢方透露,羅茲在1月6日與包括梅格斯在內的三名“誓言守護者”成員以及羅茲任命的另一名負責國會行動的人,至少通了10次電話。

法庭文件顯示,在圍攻事件發生後的很長一段時間,羅茲一直在與他的追隨者進行溝通。下午5點50分,他開始用Signal。

“各位領導,確保你的團隊成員都在。如果有人失踪,請在這裡發帖。”

將近兩個小時後,他寫了一條很長的信息。

羅茲寫道:“愛國者們進入他們自己的國會大廈向叛徒們傳達一個信息,這跟接下來要發生的事情相比根本不算什麼,如果特朗普此刻不採取果斷行動的話。”

否認策劃衝擊國會

在上個月的德州集會上,羅茲稱對“誓言守護者”和“驕傲男孩”的指控是“迫害運動”,並否認他們參與了叛亂。他說,他們是在現場為特朗普的支持者提供保安。

“如果我們真的想要佔領國會大廈,我們早就佔領了。那我們會帶槍的,”他說。

戈爾曼說,這不是一個有說服力的論點。

“你可以想到很多原因,即使'誓言守護者'確實計劃衝擊國會大廈和擾亂議員的計票,他們也不會攜帶槍支來,因為這可能會使他們還沒等到達國會大廈就遭到逮捕, ”戈爾曼說。

這12名“誓言守護者”面臨五項刑事指控,從串謀到妨礙官方程序。古如雷提到,妨礙官方程序這一項罪名最高可判20年監禁,這個足夠長的刑期可能會誘使這些被告對羅茲“倒戈”,並與政府合作。

他說,雖然據了解這些被起訴的“誓言守護者”中還沒有人向檢察官交代,但“如果其中一個人放棄攻守同盟,同意合作並出庭作證,那麼這很可能會打開閘門,其他'誓言守護者'也可能同意做這樣做。”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