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為什麼國內恐怖主義在美國未被明確定為犯罪?


身穿防暴服的國會警察試圖阻止示威者進入國會大廈。(2021年1月6日)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9:15 0:00

1月6日發生在國會大廈的襲擊事件給美國政府的決策者就美國是否需要新的國內恐怖主義法所展開的長期討論注入了新的活力。

這個爭論源自於被許多人視為現行法律中的一個巨大的缺口:沒有一個單獨的法律將國內恐怖主義定為犯罪。

雖然美國法律將向外國恐怖主義組織提供“物質支持”定為犯罪,但沒有可比的法律將國內恐怖主義定為聯邦犯罪,即使國內恐怖分子的個人行為可能是非法的。

現在,在1月6日的叛亂被部分歸咎於參與暴力的極右翼組織成員之後,支持新的國內恐怖主義法的人說,現在是採取行動的時候了。

“我認為,如果有什麼的話,1月6日發生的事情就是在大聲疾呼”通過一項國內恐怖主義法,美國眾議院國土安全委員會的共和黨成員邁克爾·麥考爾(Michael McCaul)上週在一次關於國內恐怖主義的聽證會上說。

然而,推動一項新的國內恐怖主義法面臨著來自民權組織和許多擔心公民自由的國會議員的強烈反對。這些批評人士說,現在已經有很多法律可以用來指控國內的恐怖主義案件。

民主黨進步派眾議員亞歷山德里婭·奧卡西奧-科特茲(Alexandria Ocasio-Cortez)是國會中最激烈的反對者之一。作為眾議院一個小組的副主席,她調查過國內恐怖主義法律。

“我們在星期三(1月6日)的問題不是沒有足夠的法律、資源或情報。我們有這些東西,而且它們沒有被使用,”奧卡西奧-科爾茲1月9日在推特上回應要求制定國內恐怖主義法的呼籲時說。

現行聯邦法律將國內恐怖主義定義為美國境內“危及人的生命”的犯罪行為,其目的看起來是要“恐嚇或脅迫平民”,“通過恐嚇或脅迫”來影響政府政策,或以大規模的破壞、暗殺或綁架來“影響政府的行為”。

然而,這項法律沒有附加刑事處罰。其結果是,儘管聯邦調查局經常對極右翼極端分子的襲擊展開“國內恐怖主義”調查,但聯調局仍依賴其它刑事法律,像應對謀殺和攻擊罪的法律來起訴被告。迄今為止,在因襲擊國會大廈而被捕的200多名特朗普的支持者中,沒有人受到從事國內恐怖主義的指控;對他們的指控包括非法進入國會大廈、襲擊警察和威脅議員。

曾在特朗普政府任職的前國土安全部官員伊麗莎白·紐曼(Elizabeth Neumann)在眾議院的一個聽證會上說,由於缺乏一項將國內恐怖主義定罪的法律,檢察官們不得不“多走一段路”。例如,她提到,去年,聯調局將極右翼組織“布加盧男孩”(Boogaloo Bois) 的兩名成員與巴勒斯坦哈馬斯組織聯繫起來,以指控他們陰謀向一個外國恐怖組織提供“物質支持”。

“這只是向你們表明……如果我們把他們與一個外國的意識形態或組織聯繫起來,我們就更容易起訴他們,”她說。“讓我們使他們的工作更容易一點吧。”

紐曼說,不平等地對待國內與國外恐怖主義也是不公正的。

她說:“如果你以白人至上的名義犯罪,或者如果你以('伊斯蘭國')意識形態的名義犯罪,那麼你會因為與'伊斯蘭國'有關的罪行而比犯下白人至上主義的暴力行為而被判更長時間的監禁,這是沒有道理的。”

為一個外國恐怖組織提供物質支持的指控如果成立,最高可判處20年監禁。

在2020年總統競選期間,民主黨人喬·拜登(Joe Biden)承諾“為國內恐怖主義法而努力”。在1月6日國會大廈遭到襲擊後,拜登將這些騷亂者形容為“叛亂分子”和“國內恐怖分子”。後來,拜登在就職演說中誓言要擊敗他所說的“政治極端主義、白人至上主義、國內恐怖主義抬頭”。

但現在拜登當了總統,他面臨的挑戰是如何界定誰是國內恐怖分子以及應該向執法官員提供什麼樣的新權力---如果有的話,來打擊國內恐怖分子。

白宮說,拜登政府內部正在審議國內恐怖主義的問題,目前還沒有就此做出任何決定。

據全球情報和安全諮詢機構蘇凡集團(Soufan Group)的恐怖主義專家科林·克拉克(Colin Clarke)說,1月6日之後,人們對這一法律上的缺口做出了各種不同的回應,一些人對現狀感到滿意,而另一些人則提議將某些組織定為國內恐怖組織而加以取締。

一些人認為,取締組織的做法不太可能,因為有這種做法違憲的擔憂。

“如果你說的是實際上是禁止純屬國內組織的存在,我希望每個人都能看到,這是政府在美國政治體系中擁有的潛在的極其危險的力量,”曾在國會就這個話題作證的德克薩斯大學法學教授博比·切斯尼(Bobby Chesney,)說。

為了避免這種擔憂,司法部前高級官員瑪麗·麥考德(Mary McCord)提出了一項中間立場的建議,即將國內恐怖主義列為“個人和組織被禁止提供物質支持的犯罪行為”。

像其他支持新的國內恐怖主義法的人一樣,麥考德認為,把國內恐怖主義與國際恐怖主義放在同一“道德層面”是很重要的。

麥考德去年在一個眾議院小組面前作證說:“這將有助於教育公眾,'恐怖主義'不僅指'伊斯蘭極端恐怖主義'”。

在國會,最近提出的應對國內恐怖主義的提議,既包括2019年由眾議院情報委員會主席、民主黨人亞當•希夫(Adam Schiff)提出的把死刑適用範圍擴展到國內恐怖主義案,也有要求聯邦調查局、司法部和國土安全部成立專門的國內恐怖主義辦公室而不將其定為犯罪行為的一個跨黨派法案。

那項跨黨派法案於1月19日在參議院和眾議院重新提出。

“在我們的國會大廈遭到襲擊後,我希望國會最終能團結起來,盡快採取行動,解決美國國內的恐怖主義問題,”該法案的共同發起人之一、民主黨參議員迪克·德賓(Dick Durbin)當時在一份聲明中說。

在國會外,新的推動制定國內恐怖主義法的努力使聯調局特工人員與民權倡導者對立起來。

代表1.4萬多名特工人員的聯調局特工協會(FBIAA)長期以來一直敦促國會將國內恐怖主義列為一項聯邦犯罪。

該協會的主席布萊恩·奧黑爾(Brian O 'Hare)在一份聲明中說:“通過國內恐怖主義立法是一個必要的行動,它將有助於表明,政治暴力---無論其意識形態或幕後主使是誰---是不可接受的。”

但民權組織仍然堅決反對將國內恐怖主義定為犯罪,因為他們擔心執法機構可能濫用恐怖主義。

“美國公民自由聯盟(ACLU)反對任何加強現有國內恐怖主義權力的立法……以及製造更多與國內恐怖主義相關的犯罪,”該機構的高級立法顧問馬納爾·瓦希德(Manar Waheed )說。

她指出,檢方可以利用現有的50多項聯邦罪行來起訴國內恐怖主義案件。

“絕對沒有必要製定新的法律,”瓦希德說。

聯調局表示,任何國內恐怖主義的立法事宜要由國會與司法部去共同處理。

聯邦調查局在發給美國之音的一份聲明中說:“就像我們一貫所做的那樣,聯調局將繼續使用所有賦予我們的合法授權工具和法律,來應對和打擊我們所面臨的威脅。”

在被問及司法部是否會支持將國內恐怖主義列為聯邦犯罪的立法時,司法部發言人馬克·雷蒙迪(Marc Raimondi)通過電子郵件表示,“我們不會在國家情報總監辦公室、國土安全部和司法部(聯邦調查局)目前正在對國內暴力極端主義進行審議時先入為主。”

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