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香港區議會選舉倒數一個月 黃之鋒參選資格未確認質疑北京篩選


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截止10月25日區議會選舉候選人簡介會後,參選資格仍懸而未決。(美國之音湯惠芸)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3:59 0:00

距離11月24日的香港區議會選舉投票日剩下倒數一個月,這次是反送中運動遊行示威持續期間的第一場全港性選舉,亦出現前所未有的狀況。報名參選港島南區海怡西選區的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成為唯一一位星期四候選人簡介會舉行前,仍未被確認或者取消參選資格的候選人,該選區的選舉主任亦史無前例臨時換人。黃之鋒質疑是由於北京政治篩選,導致有選舉主任不願意接手”DQ”他的”政治任務”,反映香港公務員政治中立蕩然無存。截止星期五傍晚黃之鋒的參選資格仍然懸而未決。

4年一度的香港區議會選舉,將於11月24日投票,選舉管理委員會星期四(11月24日)晚召開候選人簡介會,講解競選活動應注意的重要事項,以及介紹選舉安排,並就候選人號碼進行抽籤。

有候選人指今屆簡介會如同”戒嚴”

這次是反送中運動遊行示威持續超過4個月,未有平息跡象期間的第一場全港性選舉,亦出現前所未有的狀況,當局星期四(10月24日)在機場附近的亞洲博覽館舉行候選人簡介會,當局為防止簡介會被示威者衝擊,要求公共交通工具”飛站”配合;港鐵機場快線列車及機場巴士,星期四中午1時起不停亞博館站,就連附近的停車場泊位亦關閉。

當局對今次候選人簡介會亦設下5項限制,包括只准獲有效提名的候選人、其選舉代理人和已登記的傳媒進場;他們需於港鐵欣澳站外,乘坐專車來往亞博館;不接受記者即場登記進入會場,必須向政府預先登記,並領取工作證;記者通過安檢後,必須被帶往俗稱”豬欄”的固定範圍採訪。當局亦列出會場的6項”違禁品”,包括不准帶雨傘等物品進場,有候選人形容這樣的安排如同”戒嚴”。

今年的區議會選舉亦是當局首次引入2016年立法會選舉開始的”確認書”制度,要求參選人簽署表明擁護《基本法》等,被外界質疑將政治審查引入區議會選舉。

評黃之鋒選舉主任史無前例臨時換人

在提名期第一日即是10月4日就正式報名港島南區海怡西選區的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成為唯一一位星期四候選人簡介會舉行前,仍未被確認或者取消參選資格的候選人,該選區的選舉主任馬周佩芬更突然”因病休假”,史無前例臨時換人,由油尖旺民政事務專員蔡亮兼任署理南區民政事務專員,並成為南區選舉主任,處理黃之鋒的參選資格。

黃之鋒星期四下午在政府總部公民廣場外召開記者會,質疑這次選舉主任突然”被DQ”(即是撤換),可能是受到北京以及中聯辦的壓力,與”DQ黃之鋒的硬任務”有很大關係。

黃之鋒坦言,撤換選舉主任在香港是前所未見的狀況,是他意料之外,亦反映香港公務員政治中立的原則已蕩然無存。

黃之鋒說:“但係誇張到由原選舉主任撤換到去另一位選舉主任,是擔任劊子手的角色,必須講這件事情是出乎意料之外,亦是前所未見的,亦反映政府口口聲聲說選舉主任是政治中立,但是現在不要講換候選人,現在連個選舉主任不夠效忠北京,不肯執行這個劊子手的任務,都已經被北京或者香港政府換走。所以現在要問的就是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聶德權以及律政司司長鄭若驊,他們兩位跟北京之間”打龍通”(私通)做了甚麼﹖因為歸根究底,好明顯就是北京以及香港政府已經落了一個”硬任務”,就是不論千方百計都必須要DQ黃之鋒。”

黃之鋒質疑北京”硬任務”DQ參選

黃之鋒表示,國際社會對於他投入區議會選舉有相當大的關注,他認為當局只是DQ(取消)他一個人的參選資格的話,只會引來更多國際輿論的批評。黃之鋒質疑,由於原來的選舉主任馬周佩芬找不到DQ他的理由而被撤換,是匪夷所思,批評香港的選舉是”鳥籠選舉”,撤換選舉主任可能是為DQ他鋪路。

黃之鋒說:“但是唯一到現在還不DQ(我)的原因,根本就是因為他們(當局)找不到任何理據,是去取消我的參選資格,但是同時地北京或香港政府亦落了一個硬任務,要求在這個強硬路線之下是取消我的參選資格。”

候選人簡介會因民主派抗議腰斬

香港選舉管理委員會星期四晚舉行候選人簡介會前,除黃之鋒之外,其餘1,090位參選人已獲確認候選人身份,黃之鋒以選舉代理人身份出席簡介會,打算當面質問選管會主席馮驊有關他的參選資格為何懸而未決等問題,又高呼馮驊必須要面對”全香港700萬人對於政治篩選同政治審查不滿”等口號,一度試圖爬入主席檯,但隨即被保安人員帶走。

其他在場的民主派候選人以及選舉代理人,高呼反政治篩選等口號,又高舉”五大訴求、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等標語,在民主派抗議聲中,簡介會進行不足半小時宣佈腰斬,改從網上發布內容,是80年代區議會制度引入以來首次。

今次區議會選舉共接獲1,104份提名表格,其中1,090份提名有效、6份提名後來撤回、7份提名被取消資格,主要由於破產或沒有足夠提名人,全香港有413萬名18歲或以上的選民可行使公民權利選出區議會代表。

政制局設”危機管理委員會”

香港政制及內地事務局星期四向立法會遞交補充文件,表明港府已就今年的區議會選舉擬定”應變計畫”,其中包括成立”危機管理委員會”,處理選舉有關的危機。

文件提及,危管會將會處理與選舉有關的危機,包括熱帶氣旋及惡劣天氣;騷動、公開、暴力及任何危害公眾健康的事故;以及針對選舉的妨礙、打擾、破壞及嚴重影響。危管會將向選管會提供意見,如選管會認同委員會的評估,認為相當可能發生騷亂、公開暴力或任何危害公眾的事故,會向行政長官建議,押後整場選舉的投票或點票。

有候選人指DQ黃之鋒或弄巧反拙

對於黃之鋒的參選資格星期五(10月25日)仍然懸而未決,以政治素人身份首次代表民主派參選尖沙咀西選區的陳嘉朗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如果當局最終DQ黃之鋒的參選資格只會弄巧反拙,對該區的建制派參選人、新民黨的現任區議員陳家珮亦很不公平。

陳嘉朗呼籲當局讓區議會選舉正常地舉行,讓民意釋放,否則只會像地震一樣引起更大的社會震盪,他強調只有選民有資格用選票DQ候選人。

陳嘉朗說:“希望政府真的懸崖勒馬,讓選舉正常地去舉行,民意釋放了就等如能量釋放了,地震就是要釋放能量一樣,你不讓它地震、它遲點再震,會震得更厲害,政府真的要想清楚這個即將來臨的選舉如何能夠維持公平、公正,DQ這件事應該留給選民去決定,選民用它的票去DQ一些它不喜歡的候選人,而不是要由你政府出手。”

押後或取消區選或會引來反效果

今次11月24日的區議會選舉是主權移交後首次沒有建制派自動當選,區區有競爭,而且是一人一票,單議席單票制的選舉,陳嘉朗表示,今屆區議會選舉,從泛民、建制的得票率,可以視為一次民意對反送中運動支持與否的變相公投,他認為當局不應該以處理暴力示威等理由,企圖押後甚至取消選舉,否則只會引來反效果。

陳嘉朗說:“其實你讓市民一人一票,現在每一個區都有得投票的時候,去表達它的立場,其實就正正是可以令到民意得到表達,如果你將這次選舉去押後,或者無理地取消,或者甚至到現在還未確認到黃之鋒的提名有沒有效,其實是對整個社會,不論是那一邊政見的朋友都是一個很不公道的事,我希望政府,特別是(特首)林鄭三思,你愈去阻礙市民表達意見,換來的反彈會愈大,會令到香港愈難管治。”

政治素人因反送中投入區選

陳嘉朗表示,他是由於反送中運動而投入今次的區議會選舉,參選的尖沙咀西是其中競爭取激烈的8個選區之一,共有5名候選人,包括前民主派立法會議員馮檢基、少數族譜人士簡浩名、現任區議員孔昭華的前議員助理梁幸輝,以及建制派的潘景和。

陳嘉朗表示,他的參選政綱主要是反送中運動的5大訴求,他又表示,其實民主派候選都有被暴力陰霾影響。

陳嘉朗說:“反送中運動絕對是激發了我要行出來參選,因為看到現在這班年青人不畏強權、不怕死的精神,是令到我很感動,我覺得我們可能年紀會大一些,有少許包袱,但是更多(年青人)他們都不怕的時候,我們現在出來參選已經無畏無懼,有甚麼好怕﹖真的受襲我都預備可能隨時站在街上有人來襲擊我都說不定,但是我相信選民,相信這裡的街坊,不分種族,他們甚至試過有人想過來推撞我的時候,一手已經幫我去推開它們,我絕對信這班在這裡(尖沙咀)不同種族的朋友,我們都是香港人。”

市民指區選成反送中民意公投

香港市民黎先生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如果當局沒有一個合理的理由去取消黃之鋒的參選資格,對於公平選舉的精神有很大影響。他又認為當局如果押後或者取消區議會選舉,到現任議員的任期在今年12月底屆滿後,仍未選出新一屆區議員的話,又會產生議員任期的法定性等問題。

黎先生又表示,當局應該讓所有參選人順利”入閘”,讓選民作最終決定,因為就算黃之鋒”入閘”,亦不一定可以順利當選,他亦認同今次區議會選舉可以視為一次反送中運動的民意公投。

黎先生說:“可能就算是這些民主派也好,他們都未必可能會贏,因為大家其實都明白,有一批人怎樣都不投(票)的了,有一批人是自己投了甚麼(候選人)都不知道的,政府又不會去承認這件事情,但是可以從數字上看,即是例如你上一次(2015年)的區議會選舉,民主派的得票,與今次的得票的分別,就會見到究竟(反送中)運動的時候,因為運動的時候、遊行的時候,很多人叫人去參與做選民,亦都很多人真的去填了表(登記做選民),這樣那班人到投票的時候,真的站出來去投票的時候,你就會見到究竟多了幾多人去投票支持他們(民主派)了。”

香港民意研究所最近公佈一項最新的民意調查顯示,接近76% 的受訪者表示,反對當局押後區議會選舉,只有15.5% 的受訪者支持押後;另有67%的受訪者認為,選舉主任考慮候選人參選資格的時候,不應該考慮”光復香港、時代革命”這句反送中運動的口號,認為應該考慮的受訪者有26.6%。

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