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香港警方首次拒批反送中光復元朗遊行 數以萬計市民無懼白色恐怖上街


香港警方7月27日在元朗多次發射催淚彈驅散示威者。(攝影: 美國之音湯惠芸)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22:30 0:00

針對星期日(7月21日)大批白衣人在元朗西鐵站無差別襲擊市民事件,多名元朗居民先後向香港警方申請星期六(7月27日)發起光復元朗遊行,警方以安全為理由反對兩宗遊行,是6月初反送中運動進入白熱化階段以來,警方首次反對相關遊行集會。首先申請光復元朗遊行的元朗居民鍾健平,對警方反對他的申請表示”強烈憤怒”,聲稱星期六他會繼續一個人遊行,又質疑港府是否要在元朗實施”宵禁”。雖然警方反對兩宗光復元朗遊行申請,星期六仍然嚴陣以待應付有可能出現未經申請的遊行以及衝突事件,元朗區內的氣氛相當緊張,今日的情況引起高度關注。我們接通美國之音香港特約記者湯惠芸的電話,連線報道元朗的最新情況。

主持人:湯惠芸,你好﹗你現在的位置在哪裡﹖警方反對兩宗原定星期六(7月27日)舉行的光復元朗遊行,今日的情況如何﹖有沒有人繼續遊行﹖

記者:我現在的位置在元朗朗業街、朗日路交界的一條行車天橋上,現場時間是晚上8時20分左右,這條行車天橋被警方封鎖,而我身處的位置下方的地面是警方與示威者對峙的防線後方,目前仍有大批示威者聚集,剛剛幾分鐘前懷疑有示威者向警方防線投擲燃燒彈之類的東西,現場冒出白煙。

其實在警方發出反對通知書,不批准光復元朗遊行的情況下,仍然有大批市民自發到元朗上街,大部份人身穿黑色衫,有人戴上頭盔及面罩等,下午兩點幾元朗市中心大馬路已經開始逼滿人潮,而且佔據整條大馬路兩邊行車線,由於天氣炎熱太陽猛烈,上街的人士大部份撐起雨傘擋太陽,在元朗市中心重現5年前雨傘運動佔領街頭的情景。亦有元朗居民認為,這次自發的上街遊行,可能是元朗開埠160年來,大馬路最多人參與的遊行。

有戴頭盔、寫上唔好打我、買老婆餅之類的上街市民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今日上街是要表達無懼白色恐怖,不會向星期日(7月21日)在元朗西鐵站施襲的白衣人低頭。

第一位針對星期日(7月21日)大批白衣人在元朗西鐵站無差別襲擊市民事件,申請星期六(7月27日)光復元朗遊行的元朗居民鍾健平,星期五(7月26日)得知遊行上訴委員會否決他的上訴申請之後,接受傳媒訪問表示,對上訴結果感到非常失望及強烈憤慨,他說《基本法》保障香港人的集會自由,難以估計今日元朗狀況,但是仍然會一個人遊行,下午3時由水邊村球場外,沿大馬路行到西鐵站。

鍾健平公開呼籲市民切勿跟隨他,他不是要進行非法集結。但如果有市民想入元朗買老婆餅、到元朗行街,他作為一個元朗人絕對歡迎。

鍾健平表示,不相信他自己今日會有人身安全問題,他又表示,政務司司長張建宗星期五下午一邊呼籲今日的遊行人士要和平,但上訴委員會亦否決他的遊行上訴,他認為會令全香港市民感到迷茫,今日元朗係會不會好似宵禁狀態﹖

光復元朗遊行第二申請人巫堃泰表示,今次遊行的其中一個訴求,為要求政府將元朗”白色恐怖”事件定性為”跨境恐怖主義”,並展開獨立調查。

對於有網民聲稱到星期六到元朗悼念近日過世的中國前總理李鵬,巫堃泰表示,只有喪禮豁免於《公安條例》,警方有權拘捕參與悼念的人。他又今日下午3時會手持念珠從聖伯多祿聖保祿堂走向元朗西鐵站,邊行邊祈禱。據瞭解,宗教集會不需要向警方申請不反對通知書。

歌手何韻詩在社交網上貼文表示,根據香港法例第245章《公安條例》,集會(meeting)的釋義不包括社交、康樂、文化、學術、教育、宗教或慈善目的,或為殯殮而舉行的聚集或集結。

何韻詩表示,簽名追星有文化又康樂。有網民在討論區表示,今日會到元朗追星。

主持人:今日元朗市面的情況如何﹖有沒有發生衝突事件﹖

記者:很多元朗市面的商店因為今日下午的情況,大部份已經提早關門。網民的呼籲是今日上街遊行的話,不入圍村、不要落單、日落前離開元朗。

不過,下午4點多開始多處地方開始發生警民衝突,警方在大馬路、西邊圍及南邊圍施放催淚彈驅散示威者。其中在西邊圍及南邊圍的警民衝突最激烈,警方清場時施放催淚彈、橡膠子彈、海綿彈、胡椒球彈等武力。

數以萬計香港市民7月27日自發到元朗遊行,抗議7-21襲擊案的白色恐怖,元朗大馬路被遊行人士逼爆。(攝影: 美國之音湯惠芸)
數以萬計香港市民7月27日自發到元朗遊行,抗議7-21襲擊案的白色恐怖,元朗大馬路被遊行人士逼爆。(攝影: 美國之音湯惠芸)

主持人:由於鍾健平的光復元朗遊行申請星期四(7月25日)被警方反對,4名元朗居民星期五向警方申請另一遊行路線,他們為何會提出這次申請﹖

記者:4名90後的元朗居民星期五到元朗警署,申請以天后誕巡遊路線在星期六舉辦遊行,作為鍾健平上訴申請一旦被否決的後備方案,希望市民可以進行合法的遊行。

其中一位申請人Matthew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警方反對鍾健平的遊行申請,其中一個原因是遊行人士可能會同村民發生暴力肢體衝突,對在場人士構成危險。他反問就算警方禁止今次遊行,香港市民就會不行出來嗎﹖

Matthew認為,當香港市民在沒有警方不反對通知書的情況下,仍然走上街頭,他相信情況會更混亂,他又強調今次的光復元朗遊行,已經由過去的反送中政治事件,提升到人的良知問題。

Matthew說:"今次遊行其實由過往的政治事件,其實已經升華到一個人的良知問題,當我們在電視直播看到一群白衣人無差別地去襲擊一些在場人士,當中包括議員、記者、大肚婆(孕婦),還有很多只是路過的街坊,其實我們很憤怒、很憤慨,為何黑社會可以這樣明目張膽,我相信今日依然肯行出來的香港市民,就是為良知發聲、就是不想向惡勢力低頭,我希望政府都要想想為何香港會搞到今時今日這樣的地步。"

Matthew表示,要解決今次事件,不是靠警方發出反對通知書,或者譴責暴力,而是要一個肯聆聽市民訴求的政府。Matthew表示,警方不批出今日遊行的不反對通知書,一切嚴重後果要由警方負責。

主持人:最終警方亦反對4名元朗居民的光復元朗遊行申請,他們會不會繼續上街﹖會不會覺得有恐懼﹖

記者:Matthew表示,他住在元朗今日會到街上看看情況,他又認為7-21襲擊途人的白衫人,很多都是圍村的村民或者疑似黑社會人士,不應該退縮或者向他們低頭,香港人一定要站出來為良知發聲。

Matthew表示,7-21襲擊事件不只是恐嚇,應該定義為恐襲,因為當晚一班白衫人拿著鐵通、木棍、籐條無差別襲擊途人,他認為從當日的情況觀察,不排除有”警黑勾結”。

Matthew說:"很多證據見到警方是一見到白衫(人)來,另一方才見到有警員到場,即是一邊來一邊走,很多市民覺得可能是”鄉黑”或者”警黑”合作,我相信很多香港市民當晚(7月21日)都很震驚、都睡不著。"

主持人:對於警方反對兩宗光復元朗遊行,前立法會議員梁國雄有何看法﹖

記者:梁國雄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警方的做法非常醜陋,他覺得警方是”錯兩次”,第一次是沒有保護平民的安全,第二次是剝奪市民根據《基本法》享有的集會及示威的自由。

梁國雄說:"我覺得它(警方)非常之醜陋,你上星期日當香港市民、元朗的居民希望你保護他們的時候,你不見人,到今日隔了不夠一星期,當有居民因為受到類近恐怖主義襲擊而去舉行遊行、集會表達他們的不滿的時候,你竟然跟我說保障不了你們的安全,你們不要遊行了,我覺得是錯兩次。"

梁國雄表示,警方今次的做法在反送中運動自從6月初進入白熱化階段,前所未有的做法,繼上星期日要求民陣7-21反送中大遊行縮短路線,更改遊行終點,今次甚至否決兩個光復元朗遊行的申請,他說原本未必參加光復元朗遊行,在警方反對之下,反而要去。

梁國雄說:"我覺得這個是對香港公民社會的挑釁,原本我初頭都未必去元朗,我現在都被逼要去元朗,我覺得如果政府及警方都是這麼沒有理由的時候,香港人只能用公民不服從去行使他們的權利,我希望警方不要用催淚彈,或者用其他手段去驅散一個和平集會。"

梁國雄又表示,他曾經是一個案例,故意不向警方申請不反對通知書而去遊行,結果被判有罪,不過,法官表明和平的集會不應被重判。

警方與示威者在元朗西邊圍發生激烈衝突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1:27 0:00

主持人:作為香港公務員之首的政務司司長張建宗,星期五就警方處理元朗襲擊事件的處理手法向市民道歉,請你講下張建宗的說法﹖

記者:7-21數百名白衣人手持木棍、籐條等武器,在元朗西鐵站及附近商場,無差別襲擊途人事件發生後,警方被質疑當晚遲遲未有派足夠警力到場制止白衫人行兇,甚至附近警署落閘、999報案電話接不通,處理手法被懷疑有”警黑勾結”之嫌。

張建宗在事發後5日,星期五(7月26日)在遊行上訴委員會駁回鍾健平的光復元朗遊行上訴前會見記者表示,7月21日晚有”暴徒”在元朗襲擊手無寸鐵的市民,行為令人髮指,他承認警方當晚的處理與市民期望有落差,明白市民對襲擊事件感到非常憤慨,要發聲去譴責。

張建宗之後被問到警方不願意就這件事道歉,香港政府會否願意向受傷的市民道歉,他回應”絕對會”,又表示政府責無旁貸,會接觸傷者,瞭解他們有何福利和經濟需要。

再被追問會否就元朗襲擊事件道歉時,張建宗表示,警方都認為與市民的期望有落差,他絕對願意就處理手法向市民道歉。至於政府會否調查警方在元朗事件是否有失職,張建宗則表示,警方應付近一個月以來經常出現的遊行,人手很緊張,他又認為警隊相當克制,希望市民體諒。

對於星期六元朗可能出現的遊行,張建宗表示,衷心呼籲前往元朗的人要以和平理性方式表達訴求,並小心保護自己和旁人的安全,遠離任何暴力行為,亦千萬不要衝擊居民和設施。張建宗強調,擔心相關行為會令居民,特別是婦孺、老人和小孩受驚。

主持人:警方對於張建宗的道歉有何回應﹖

記者:張建宗會見傳媒之後,紀律部隊通訊群組隨即流傳一封要求張建宗道歉及下臺的信件和相片。相中並展示疑是有晶片的員警委任證背面,及一對代表總督察職級的肩徽。之後亦多張警隊不同部門的證件照流傳,同樣不滿張建宗的道歉論,甚至要求他道歉及”退位讓賢”。

警員員佐級協會星期五更發表措辭強硬的公開信回應張建宗表示,請他下達一道命令,指示警隊星期六如何應付,指示警隊 以後怎樣執法。如果張司長能帶領香港走出這困局,我代員佐級協會的二萬五千名會員向你『致謝』;相反,如果張司長做不到,是否要向警隊公開道歉?作為政務司司長管理香港致如斯境地,我們是否要代表張司長公開道歉,敬請明示!為了香港福祉,敬請在位人士認真考慮是否有能力帶領公務員,若能力不足,退位讓賢對公務員及香港市民均是好事。香港員警只會為法治而戰!

警務處人事部傍晚向警員發短訊表示,警務處處長盧偉聰及警隊管理層事前並不知悉張建宗言論,管理層會盡快代警隊4個職方協會約見張建宗,並由警務處處長陪同出席。

主持人:民主派如何回應張建宗的道歉﹖

記者:7-21被白衣人襲擊受傷的民主黨立法會議員林卓廷,批評張建宗的道歉空洞無物,毫無誠意,全無回應市民五大訴求,因此絕不接受。他指政府至今仍然冥頗不靈,死不悔改,是無意解決香港當前困局,以為透過由建制組成的監警會,取代獨立調查委員會,就可以蒙混過關。他要求特首林鄭月娥、保安局局長李家超、律政司司長鄭若驊及警務處處長盧偉聰立即問責下臺。

林卓廷表示,7-21當晚,警方蓄意縱容黑社會大規模及長時間持械襲擊平民,令很多巿民嚴重受傷及受驚,認為事件屬恐怖襲擊,人神共憤,相關瀆職警務管理人員已觸犯公職人員行為失當罪,政府應馬上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徹查事件,及追究所有涉事人員的刑事責任。他強調,香港市民要求政府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的訴求十分清晰,重申監警會或員警投訴課根本是”自己人查自己人”,不單未能有效監察警權問題,更無法還原整件事件真相,張建宗的說法企圖蒙混過關。

主持人:警方反對兩宗光復元朗遊行申請的主要理據﹖星期六在元朗區內有那些特別佈防﹖

記者:元朗分區指揮官葉劍影在遊行上訴委員會否決鍾健平的上訴後表示,警方尊重香港市民和平集會及遊行權利,形容她自己以繁複心情去作艱難決定。

葉劍影表示,警方罕有接獲2,000份反對今次光復元朗遊行的意見,當中包括13名元朗社區領袖,及11間學校的校長意見書。葉劍影又表示,他們反對遊行並非元朗”特別惡”,而是擔心元朗變成殺戳戰場。她引述Telegram群組及網上討論區的留言截圖,顯示有網民聲稱要帶刀,甚至揚言燒村、拆祠堂。由於遊行人士數目無法估計,即使在不反對通知書加入條件,義工及警方都難以保障所有人安全。

葉劍影又表示,警方2008年至今年6月,共接獲超過1萬3千宗遊行通知,只有11次遊行或集會發反對通知書,比例不足0.1%。

上訴委員會基於公眾安全及公共秩序,認同警方發出反對通知書。葉劍影否認因向鄉村勢力”跪低”而反對遊行,她呼籲公眾今日”千祈唔好”到元朗參與遊行活動。因為已經發出反對通知書,今日如果出現遊行會是未經批准集結,參與者可能會違法。

建制陣營消息表示,警方今日會出動4,000警力嚴陣以待,包括防暴員警戒備,主力分隔遊行人士與村民兩方人馬。如果有過激行為,警方未必會即場拘捕,但會用攝錄機拍下,日後再追究。

主持人:鄉事派對於光復元朗遊行也是極力反對,主要原因是甚麼﹖近日圍村的氣氛如何﹖

記者:十八鄉鄉事委員會主席程振明,日前去信元朗警區指揮官李偉文,強烈反對警方向遊行批不反對通知書。程振明的信件表示,網上流傳有人會在星期六晚攻擊南邊圍,遊行申請人鍾建平是”港獨組織”港人自決的成員,曾在2013年7-1遊行期間在衝擊警方防線,被控非法集結,最近每次反送中集會後都發生嚴重衝擊,基於這些理由,他表示如果警方批評出不反對通知書,”一切嚴重後果將全部由警方負責。”

7-21襲擊事件之後,有傳媒拍攝到一批白衣人走入南邊圍村,該村因而被針對,連日來氣氛緊張,村民擔心被燒村報復的流言,南邊圍村福德堂(即鄉公所)二樓及三樓露臺已圍封木板,以防有人投擲石頭及雜物毀壞窗戶,村口公眾停車場貼出告示指今日會全日關閉。有村民強調7.21當晚的白衫暴徒根本不是村民,若遊行人士不入村破壞,他們亦不會主動挑釁,否則只能為保家園而自衞。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