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專訪: 特朗普總統經濟顧問談美國為何應盡快重啟經濟


特朗普總統經濟顧問談美國為何應盡快重啟經濟。

在美國因新冠疫情而停止絕大多數經濟活動長達月餘之後,美國勞工統計局5月8日公佈的數據顯示,美國4月份的失業率飆升至14.7%,這是自大蕭條以來的最高水平。一個由多家保守派團體組成的聯盟於4月27日正式宣布成立。

這個名為“拯救我們的國家”(Save Our Country)的聯盟通過遊說白宮、國會、州長和地方官員以及為反對居家令的抗議活動提供支持,發表研究報告和資助廣告宣傳等方式,推動各州盡快重啟經濟、復工復業。很多民眾、專家和政界人士擔心過快放鬆防疫限制措施會造成疫情反复並增加生命損失,而這個保守派聯盟則認為,以安全的方式重啟經濟是當務之急。

“拯救我們的國家”聯盟領導人之一斯蒂芬·摩爾(Stephen Moore)是美國著名的保守派經濟評論員,他不僅是特朗普總統在2016年的競選顧問,也是白宮應對新冠疫情經濟顧問團隊的成員。他5月6日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說:“我們正努力讓各州盡快、盡可能安全地重新開放,因為我們認為這關係到我們國家的未來,我們國家的福祉。我們不能再等上幾個星期或幾個月,再讓美國人重返工作崗位和讓企業重新運作起來,否則我們將摧毀我們的經濟。”

摩爾表示,如果繼續停止經濟活動1到2個月,美國將進入大蕭條,這不僅會摧毀眾多民眾的生計,還會造成成千上萬的人因吸毒、心髒病、抑鬱症等跟經濟受挫有關的問題而死亡。所以現在的當務之急是讓經濟恢復運轉,而這個過程應該分區域、逐步進行。

摩爾說:“我們敦促州長們採取最好的醫療行為,把拯救生命放在首位,但也要以明智、有效和注重健康的方式推動經濟恢復運轉。你知道,在美國祇有12、13個城市地區受到了冠狀病毒的嚴重負面影響。所以這些地區顯然需要保持安全。當然,你還需要保護療養院的安全,因為半數的死亡都發生在那裡。但是在這個國家有很多地區,大約有一半的郡幾乎沒有冠狀病毒病例,這些地區可以很安全地開放。”

一份白宮經常引用的預測模型,也就是華盛頓大學健康指標與評估研究所的模型在5月4日公佈的預測結果顯示,到8月初,美國將有近13.5萬人死於新冠病毒,這是該機構在4月17日做出的同期預計死亡人數的兩倍多。該機構表示,修改後的預測是考慮了美國大多數州將放鬆限制措施,“這表明人與人之間的接觸增多將促進新冠病毒的傳播”。那些批評過早放鬆防疫限制措施的人士引用該研究指出,在沒有疫苗和有效療法,檢測能力也尚且不足的情況下開放各州是在用生命換經濟。而斯蒂芬·摩爾認為,並不存在在生命和經濟之間做選擇的問題。

他對美國之音說:“我們看了我們自己的分析,結果顯示那些經濟更加開放的州與那些被封鎖的州相比,死亡率實際上並沒有顯著的差異。”

摩爾相信,如果踐行戴口罩、保持社交距離等行為準則是可以兼顧經濟復甦與疫情控制的:“我給你舉一個例子。美國最了不起的公司之一是聯邦快遞。聯邦快遞在美國有大約35萬名員工,在世界各地還有大約10萬名員工。他們的員工當中只有千分之一的人染病。這比那些呆在家裡的人的感染率還要低。所以那些了不起的公司已經證明,有方法可以既保持商業流通,讓我們的社會繼續運轉,又不會讓人們染病。”

摩爾同時表示,是否恢復經濟活動,決定權應該在每個人自己手中而不是政治人物手中。

他說:“我想說的另一點是,現在,把決定留給每個人自己去做吧。很多美國人在接下來的一兩個月都不會出來。他們不會想去商店,他們不會想去餐館,他們不會想回去工作。那是他們的權利,如果他們不想,他們就不必。商家如果不放心,不必讓商店開門。但為什麼不把決定權從政治人物手裡拿出來,交給每一個個人,讓他們自己決定出去是否安全呢?”

摩爾指出,各州是否開放不僅僅關係到經濟問題,還關係到公民自由、基本人權的問題。

目前,美國有一半左右的州開始有限制地重啟經濟活動,其中大多數是由共和黨州長率領的“紅州”,而在依舊保持嚴格限制措施的州則大多數是由民主黨州長率領的“藍州”。摩爾認為,各州對公共衛生危機的應對舉措“被政治和意識形態世界觀所分裂”。作為保守派的摩爾這樣解釋美國保守派與自由派的區別說,共和黨保守派更信奉自由市場、經濟和商業,而民主黨自由派則認為政府是解決問題的主體。

意識形態的差異也反映在有關經濟救助計劃的爭論中。此前美國國會通過了數輪總計達2.8萬億美元的經濟刺激法案,其中包括向個人和企業直接發放資金。目前,國會民主黨議員正在推動新一輪的經濟刺激法案,希望通過一萬億美元來幫助在新冠疫情中遭受重創的州和地方政府。這項提議受到共和黨議員的反對,由於在新冠疫情中受打擊最大的州多為“藍州”,共和黨議員將這樣的救助稱為“藍州救助”。斯蒂芬·摩爾認為這種以政府發錢的形式進行的經濟刺激會造成不公平,還會對經濟產生負面的影響,並帶來令人擔憂的財政赤字。作為特朗普總統經濟顧問的摩爾表示,他曾直接向總統提出過三點建議。

他說:“不是每個人都能從政府得到支票,不是每個小企業都能從政府得到幫助。事實上,從政府獲得資金的是那些實力強大的公司,而不是那些在大街上開了一家只有四五名員工的小店的小公司。他們被碾碎,他們的生活和生計被摧毀。因此,我們必須讓經濟以安全有效的方式開放。第二,停止開支,停止在華盛頓的開支,我們已經花費了超過3萬億美元。3萬億,也就是3加上12個0。我從沒想過有一天我們會把錢當作糖果一樣花。這些支出對經濟的影響大多是負面的,而不是正面的。我們不應該付給人們比復工更多的錢來不工作。所以停止開支,絕對不要“藍州救助”。不要救助州和城市。他們應該自己處理自己的問題。第三,讓美國人重新就業,企業再次運轉起來的最重要的經濟刺激是在今年餘下的時間裡暫停徵收工資稅。這將使從最低收入到 產階級的每一個美國工人,每週工資增加7.5%,這將是一個巨大的刺激,在經濟上幫助這些家庭。它還將企業僱傭工人的成本降低7.5%,這也將是企業僱傭工人的一大動力。因此,不要再增加政府開支了,將我們有的錢用來暫停九個月的工資稅,這樣我們才能讓美國人重返工作崗位。”

民主黨人士則對“藍州救助”的說法表示了不滿和抗議。民主黨籍的紐約州州長安德魯·科莫5月5日在記者會上說:“新冠疫情並不僅僅是'藍州'的問題,每個州都有新冠病例。”他還指出,像紐約州和新澤西州這樣的“藍州”,向聯邦政府貢獻的資金要遠遠多於它們從聯邦政府拿走的資金。科莫強調,如果不對州和地方政府提供財政幫助,經濟重啟計劃就是行不通的, 因為“是州和地方政府在為警察、消防、教育、醫療工作者提供資金”。

強調個體自由、信奉自由市場和小政府、反對增加政府開支、主張減稅,這些都是美國右翼保守派的基本理念,與左翼自由派的理念分庭抗禮。如今新冠疫情給美國帶來公共健康、經濟、社會等一系列問題,在解決這些問題的過程中也處處體現著兩種理念的相互碰撞與平衡妥協。

(美國之音進行一系列採訪,反映有關美中關係、美國動態及美國政策的負責任的討論和觀點。被採訪人所發表的評論並不代表美國之音的立場。)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