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拜登上台後港人如何推動國際線  在美港人與學者籲擺脫偏倚一黨印象


美國候任總統拜登。(資料圖片)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7:46 0:00

美國總統特朗普行將卸任,網上不難發現過去一直認同他懲罰制裁中國與香港主要官員的香港抗爭者感到失落。拜登對華與對港政策是否一定比特朗普軟弱,一時間成為熱議。有香港前學運領袖、在美國的港人社運組織者以及港人政治學者均認為,香港抗爭路上的國際線,在拜登新政府上台後,更應擺脫過往被誤解為一黨偏向的游說路線,要積極參與當地社會運動,適當地表態支持,才能構建更大力量,贏得美國官方、國會跨黨派與民間的支持,在香港抗爭國際線荊棘滿途的道路上前進。

美國大選如何影響香港抗爭運動發展這議題,在去年“港版國安法”實施後,一直牽動著支持抗爭路線的港人思緒,社會各方曾激辯不同國際線方案對香港自救的長短之處。隨著美國總統選舉結果塵埃落定,一個在美國的港人組織“流傘”舉辦網上論壇,探討今後香港的抗爭國際線前路應何去何從。

講者過往游說國際線錯誤予人看風轉印象

參與討論的三位講者,包括前香港專上學生學聯會秘書長周永康、在紐約市擔任社區工作組織者的港人張迦晞,以及聖母大學政治科學系副教授許田波。他們不約而同地指出了香港抗爭者過往在美國進行的國際線給予別人“錯誤”地依附某一當權黨派的印象,這種感覺讓美國的社運人士理解香港民間目前進行的抗爭“右傾”,甚或“識時務者看風轉舵”,備受質疑。

張迦晞:香港抗爭者若認同美國“黑命貴”運動便應支持

張迦晞首先引用了美國國會上星期三被特朗普支持者闖入導致人命傷亡事件,驚訝香港人譴責暴力的聲音乏力,質疑是否因為支持特朗普過往的對港政策,便需要犧牲了譴責暴力的原則,寧願保持沉默。

她補充,這種內心矛盾並非始於上週,早在去年6月美國再度爆發大型“黑命貴運動”(Black Lives Matter)期間,在美國的香港抗爭者與活動人士,已受到指責,被批評因要討好共和黨盡快在國會通過制裁香港的相關法案,便因該黨的喜惡而對美國的警暴視而不見。

張迦晞說:“BLM(Black Lives Matter) 黑命貴運動其實在共和黨裡也有很多人不喜歡,因為他們認為(BLM)是Antifa(安提法),是暴徒;而民主黨在某程度上撐BLM。所以我們也要反問清楚我們香港人(堅持)的價值是甚麼?不僅是民主,如果(美國)其它社區也有警暴問題,我們是否也可以去大力聲援他們呢?”

前香港眾志成員曾因支持拜登引發特朗普的香港支持者不滿

張迦晞的矛盾,是否公開支持了民主黨的運動議題便可得迎刃而解?前香港眾志成員,身處美國一直做游說工作的敖卓軒,多次表態支持民主黨候任總統拜登,直斥香港社運的缺憾在於有香港示威者支持特朗普。他的言論惹起網民不滿,兩方不斷隔空開火。

這次論壇舉辦期間,更有參加者即時留言質疑講者未有為特朗普近日遭到社交媒體全面封殺護航,保護美國民主,枉談黑命貴人權議題。

“右傾”vs “左傾”如何自處?

不敢公開支持民主黨的議題,被美國社運人士批評“右傾”;支持了拜登陣營反對特朗普,卻被在港的抗爭派“侵粉”(特朗普忠實支持者)謾罵,香港的國際線應如何自處?

朱牧民:不應依重一黨政治人物

專門推動美國對港政策的“香港民主委員會”創辦人朱牧民早前多次公開表示,香港的民主抗爭支持者應謹記,推動美國落實持續關注香港民主發展,是一項長期且需要努力不懈的工作,不應偏向依賴某一政治人物與政黨。

許田波:要保持美國兩黨對香港的政策共識

同樣是來自香港的聖母大學政治科學系副教授許田波在論壇上認同上述觀點,坦言香港國際線要走出“看風轉舵”的錯誤印象,各派要共同推動香港議題在美國政治中的重要性,要跨越黨派,維持是一個國際社會的議題。

許田波說:“很重要的是,(美國對)香港的兩黨共識已在,我們香港人千萬不要再推波助瀾將這共識轉移往另一些議題上。還有,我們是否太過集中(游說)力量在美國呢?我覺得絕對是。因為北京很懂得搞分化,與美國談不攏後,他們便去歐盟,所以在香港議題上一定要連結全球的民主國家力量。”

周永康:重返TPP未必代表軟弱

美國當選總統拜登明言上任後會重啟“跨太平洋夥伴關係貿易協定”(TPP),部份香港抗爭者過往一直珍視特朗普推行與中國貿易朝著脫鉤的做法將會可能發生變化。現為美國加州大學栢克萊分校地理系博士生的前香港學聯秘書長周永康分析,香港國際線抗爭者不要硬板塊一般地認為特朗普做法正確,拜登重返協定便代表軟弱。他表示,拜登重啟TPP 也可以對中國施加必要的壓力,使對方在人權及香港的議題上讓步,重點在於香港國際線的游說工作如何與美國國內的人民權益議題結合。

周永康說:“面對現在這個十字路口,在推動游說工作時,(香港國際線的抗爭者)如何去擴大不同的(美國社運界)盟友,促使能夠出現多一些的結盟。就像今天美國要與中國對衡時,其中一個方法就是要確立TPP,在裡面一些不同的貿易協議與中國角力。”

周永康解釋,美國一些權益團體會擔憂在TPP的談判過程中,會否像過往30多年那樣,美國工人的利益被放棄;同樣像“流散”這樣的在美港人組織憂慮香港人權議題會否被排斥。他稱,這正是香港國際線游說工作者需要與美國本土社運權益團體互相結合,向美國政府施壓的關鍵,將兩者分別關心的議題,都在與中國談判的過程中得到重視。

三位講者總結時重點提出,不管香港抗爭者喜歡拜登與否也好,國際線的游說任務就是要超越某一政黨、某一總統,使之成為一項持之以恆的工作。

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