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為緩解電荒 中國多地調高電價


北京商業中心區旁的輸電塔。 (2021年9月28日)

在中國電荒持續蔓延之際,中國多個供電缺口較大的省市已經獲准電價上浮,但是電價漲幅仍控制在10%以下,而且暫時不涉及居民用電。

進入9月中下旬以來,中國大約有20個省市出現嚴重電荒,特別是在擁有1億居民的東北三省,拉閘限電不僅嚴重衝擊工業生產,而且波及民眾生活。

中國國家統計局星期四(9月30日)公佈9月份中國採購經理人指數(PMI)運行情況,結果發現,9月份中國製造業採購經理人指數為49.6%,比8月份下滑0.5個百分點,降至50%的榮枯線以下,製造業景氣面回落被認為與近期的電荒有很大的關係。

據中國官媒報導,東北有些城市一天之內無預警地多次停電,有時一次停電超過12小時。瀋陽市有些地方連紅綠燈都停電,引發交通堵塞。長春市的市民抱怨說,停電的時間越來越長,而兩次停電之間的間隔卻越來越短。

根據遼寧電力公司的說法,9月中旬以來,受電煤價格上漲等多方面因素影響,火力發電量下降嚴重,一度還直接威脅到電網安全,以至被迫執行引起廣泛民怨的“拉閘限電”。隨後中國國家發展改革委員會介入,提出3項能源保供措施,強調提升東北“有序用電”管理水平,堅決做到“限電不拉閘”和“限電不限民用”。

據中國官媒報導,儘管北京已經介入展開多方調度,而且中國還向俄羅斯緊急求援,要求增加向東三省供電,但這三個省的供電仍然吃緊,其中又以遼寧的情況最為嚴峻。目前東三省仍在實施“有序用電”,但是做法上已經改為優先限制工業用電,同時力保居民用電。

電荒對工業生產和民眾生活造成的衝擊,顯然已經引起中國最高當局的重視。

國務院總理李克強星期四在北京會見28位新任駐華使節時強調,中國會維護產業鏈、供應鏈的穩定,保證能源電力供應。

據中國官媒報導,主管能源和工業生產的國務院副總理韓正在本週一次緊急會議中,要求煤炭、電力和石油等能源國企,必須不惜一切代價確保供電,“不允許停電”。

而中國國務院國有資產監督委員會主任郝鵬星期五前往“國家電網”公司、國家電力調度控制中心和國家電網應急指揮中心考察後表示,目前電力供需形勢依然嚴峻,“電網企業要進一步提高政治站位,要講政治、顧大局,堅決打贏保電攻堅戰”。

不過有觀察家認為,如果靠政治站位或講政治就能緩解電荒,那問題就好辦多了。有分析認為,中國新一輪電荒一方面是因為煤炭供應跟不上需求,很多電廠煤炭庫存不多,煤炭價格又暴漲不停,而供電價格則受到國家嚴格限制,因此出現電廠發電越多虧損越大的奇怪現象。有些電廠不僅沒有發電的積極性,而且為了減少虧損,甚至以設備檢修為藉口減少或停止發電。

倒是中國國家發展改革委員會提出的從電價入手,通過市場調節緩解電荒的措施引起各界的關注。

發改委本週三發文指出,在確保民生、農業、公益性領域用能價格穩定的情況下,要嚴格“按價格政策合理疏導能源企業生產運行成本”。發改委提出,要嚴格落實燃煤發電“準價+上下浮動”的市場化價格機制,讓更多電量進入市場交易,讓“價格合理反映電力供需和成本變化”。

據中國官媒報導,在電力緊缺和電煤價格倒掛的雙重壓力下,自今年7月以來,至少已有內蒙古、四川、寧夏、上海、山東、廣東、湖南、安徽等8個省市區批准上網電價上調,不過電價上浮暫時並不涉及民生用電。

此外,包括廣東、貴州、廣西、安徽、浙江和河南在內的6個省區則將高峰與離峰的電價價差拉大,以鼓勵用戶“錯峰用電”。

有專家認為,中國這一輪電荒,其實不是因為供電不足而引起,而是現有電網的調峰能力不足所致。

中國水力發電工程學會高級工程師張博庭近日在該學會網站上發文表示,中國目前總體上並不缺電,因此緩解目前的電荒“也不能再簡單地依靠增加發電能力,而是要在增加電網的調峰能力,解決好電力負荷與電力供應之間嚴重不匹配矛盾的同時,解決好‘源荷互動’的矛盾”。

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