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普京加緊鎮壓 反對派人士流亡被捕 再有獨立媒體歇業


資料照:俄羅斯總統普京
普京加緊鎮壓 反對派人士流亡被捕 再有獨立媒體歇業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7:30 0:00

最近一個多星期以來,多位知名俄羅斯反對派人士被迫流亡國外或是被捕。在普京政權持續嚴厲鎮壓反對派力量的氣氛下,又有幾家不受官方控制的俄羅斯主要網絡媒體宣布停辦。最新民調顯示,俄羅斯民眾參與街頭抗議活動的意願也開始下降。

官方施壓 知名反對派人士流亡

俄羅斯知名反對派人士和前國家杜馬議員古德科夫6月6日乘車越過俄羅斯與烏克蘭邊界後宣布,在遭受各種壓力和警告以及考慮了家人親屬的安全後,他決定離開俄羅斯。但他期望這一流亡行動僅是臨時的,不會持續太長時間。

在反對派領袖納瓦爾尼入獄之後,古德科夫被認為是一名目前仍能自由活動的反對派政治明星。今年40多歲的古德科夫一直試圖參加9月份將舉行的俄羅斯下議院國家杜馬選舉,並在莫斯科北部他所在的選區中擁有非常高的民意支持。強迫古德科夫流亡國外的舉動被普遍解讀成為當局不希望他參加議會選舉。

古德科夫的父親老古德科夫同樣是前國家杜馬議員和知名反對派人士。老古德科夫一年多之前已被迫流亡保加利亞。老古德科夫最近對莫斯科迴聲廣播電台表示,幾名克里姆林宮高官已警告讓他的兒子及時停下腳步,因為如果小古德科夫不顧警告執意參加9月份的杜馬選舉,當局會動用一切手段讓他的兒子坐牢。

在聯邦安全局秘密警察的指揮下,大批俄羅斯軍警6月1日包圍和搜查了小古德科夫在莫斯科市的住處和他郊外的別墅。當局指控他與一名親戚多年前所涉及的一件經濟糾紛事件有關。但因為找不到任何證據,古德科夫在莫斯科市內務部被關押了兩天後被釋放。

波蘭客機準備起飛被突然叫停 反對派人士機上被捕

另一名俄羅斯知名反對派人士皮沃瓦羅夫5月31日在聖彼得堡的普爾科沃國際機場被捕。皮沃瓦羅夫當時正搭乘波蘭航空公司的班機前往華沙。皮沃瓦羅夫雖然通過了各項過關手續,但當波蘭班機開始在跑道上滑行準備起飛時,卻突然接到機場命令讓班機掉頭返回停機坪,接下來俄羅斯軍警衝入飛機客艙將皮沃瓦羅夫帶走。

皮沃瓦羅夫目前被暫時判處兩個月的監禁。他被指控在俄羅斯從事不受歡迎的活動和其他罪名,有可能被判處6年徒刑。

皮沃瓦羅夫被認為是一名非常有前途的政治活動人士,受到持不同觀點的反對派力量尊敬。他曾參加俄羅斯地方議會的選舉,還曾是著名反對派組織“開放俄羅斯”的領導人。在國外註冊的“開放俄羅斯”組織被普京當局列入到了“不受歡迎組織”的黑名單中,為保護這個組織在俄羅斯境內成員和支持者的安全,“開發俄羅斯”5月27日已宣布停止運轉。

“開放俄羅斯”由目前流亡倫敦的俄羅斯前首富和普京的批評者霍多爾科夫斯基創建。最近幾年來,這個組織在俄羅斯境內越來越多的工作人員和支持者都因為各種罪名被當局逮捕判刑。

當局也試圖把反對派領袖納瓦爾尼所領導的幾個機構定性為“極端組織”。納瓦爾尼所領導的這幾個機構不久前也宣布停止運轉。

選舉僅讓自己人參加 對反對派關上大門

俄羅斯已經實施和準備實施的多項法律正把越來越多不想接受當局控制的反對派人士阻擋在選舉活動之外。這些活動人士或是普通民眾如果涉嫌與被當局列入黑名單的所謂“外國代理人”、“不受歡迎組織”、或是“極端組織”有關聯,就將被禁止作為候選人參加選舉活動。與這些組織有關聯指的是曾是這些組織的成員,支持過這些組織,曾為這些組織捐款,或是為這些組織充當過志願人員等等。

當局顯然僅想讓受克里姆林宮控制的政治力量的代表參加選舉活動。獨立網絡媒體“重要歷史”剛剛報道說,最近14年來,在俄羅斯的各級選舉中,有多達12萬人無法作為候選人參選,其中有10萬人都不是目前國家杜馬中受克里姆林宮所控制的4大黨派所推舉的候選人。

獨立媒體生存環境惡化

不受克里姆林宮控制的一些有影響的俄羅斯獨立新聞媒體的生存環境同樣繼續惡化。 20多年來一直在俄羅斯傳媒界擁有重要影響的網絡媒體NEWSRU.COM 5月31日宣布停止工作。這家媒體發表的聲明說,這一決定雖然與政治無關,但普京當局所創造的氣氛導致廣告商都害怕與這家媒體合作,喪失廣告收入來源使這家媒體無法再繼續辦下去。

在荷蘭註冊的知名網絡媒體VTIMES最近宣布將在6月12日停業。普京當局5月14日把這家媒體列入到“外國代理人”名單後,這家媒體立刻喪失了廣告收入來源。

VTIMES由俄羅斯主要大報《公報》的主要記者在去年秋季創建。美國華爾街日報和英國金融時報曾經入股的《公報》去年春季任命了聽命於克里姆林宮的主編,導致報紙多數記者抗議,這些記者隨後出走創建了VTIMES。

普京當局不久前還把另一家主要俄羅斯網絡媒體《墨杜薩》列入“外國代理人”名單,同樣使這家媒體喪失廣告收入,這家媒體目前依靠讀者支持苦撐。

專制體制不容忍反對力量存在

許多政治分析人士說,擁有全國知名度、在俄羅斯仍然能享有自由的反對派人士現在已經屈指可數。其他人即使沒有流亡或是被判刑,也是官司纏身。

莫斯科迴聲廣播電台6月7日的一檔政論節目說,俄羅斯目前正在建立專制獨裁體制,不容許任何挑戰當局的政治力量存在。

目前定居烏克蘭基輔的前俄羅斯知名媒體人基謝廖夫在當地名叫《政治》的網絡頻道節目中說,如同在斯大林時代富農和農民作為整個階級被消滅一樣,普京目前也想徹底消滅反對派力量。

俄羅斯人權活動人士達維吉斯說,許多歐洲國家正成為俄羅斯政治流亡者的匯集地。

他說:“他們都能找到一些事情幹。立陶宛就有很大的俄羅斯政治流亡者社群。在其他的波羅的海國家,在波蘭、英國、法國、捷克等地也有很多政治流亡者。很顯然,這些政治流亡者逃避迫害的同時,仍然都非常關心俄羅斯目前的政治局勢。”

烏克蘭政治學者博爾特尼克在YOUTUBE頻道上說,最近幾年來,烏克蘭已接受了數千名來自俄羅斯和白俄羅斯的政治流亡者。

最新民調:民眾抗議意願下降

俄羅斯主要民調機構列瓦達中心剛剛發表的最新民意調查顯示,俄羅斯民眾的上街抗議意願開始下降,已經返回到了去年春季時的水平。目前僅有接近三分之一的人認為在自己的城市會出現有政治和經濟要求的抗議活動,而今年一月份時,持這一觀點的人數比例曾達到45%左右。

此外,有68%和64%的人認為近期不會出現帶有政治和經濟要求的大規模民眾抗議活動。

俄羅斯反對派領袖納瓦爾尼今年年初回國被捕後,俄羅斯曾出現過多起大規模的抗議示威。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