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俄是否與中國聯手在非洲抗衡西方


為期兩天的俄羅斯-非洲峰會星期四在索契落下帷幕。圖為普京(右)10月23日在索契峰會上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5:57 0:00

俄重返非洲 與中國競爭?聯手中國抗衡西方?

在經過了蘇聯解體後的長期缺席後,俄羅斯正高調重返非洲,擴大在那裡的戰略影響。有別於中國,俄羅斯採取其他方式與非洲國家互動。引人關注的是,俄羅斯能否與中國在當地爆發利益衝突?或是雙方將在非洲大陸共同聯手對抗西方?

為期兩天的俄羅斯-非洲峰會星期四在索契落下帷幕。雖然中國-非洲峰會活動已舉辦多屆,但俄羅斯舉辦相似活動還是首次。

非洲大陸的所有國家都派代表團參加了在俄羅斯黑海渡假地的這次峰會,其中包括40多名國家元首和領導人。一些非洲與會代表過去曾留學蘇聯,或是在蘇聯受訓,他們重返俄羅斯,顯示了俄羅斯對非洲大陸的影響從未中斷。

在這次索契峰會上,俄羅斯用高規格禮遇,著名的黑魚子醬和其他當地美食款待非洲代表,還有意展出了新式民航客機,戰機,各種防空導彈系統和射擊武器。

安全防務和武器交易被認為是俄羅斯與非洲國家互動的強項。據報導,非洲大陸目前能佔俄羅斯對外武器出口額的30%到40%。但在這一領域,俄羅斯也同樣面臨來自中國和其他國家競爭。

在索契峰會開幕的同時,俄羅斯同樣不忘向非洲大陸高調展示軍事實力。構成俄羅斯戰略空軍核打擊主力的2架圖-160戰略轟炸機從俄羅斯起飛,飛越里海、阿拉伯海和印度洋,在經過10多個小時的長途飛行和空中加油後在南非降落。為配合這次行動,俄羅斯空軍的多架伊爾-62,安-124等大型軍事運輸機已先期抵達南非。

普京在峰會上表示,俄羅斯將大步進軍非洲,擴大同非洲大陸的貿易,同時免除非洲國家所欠的200億美元債務,這大約相當於目前俄羅斯與非洲的年貿易額。

與長期在非洲經營的西方主要大國相比,俄羅斯與非洲國家的貿易規模仍然很小,無法與美國與非洲,法國與非洲貿易規模相比,更遠遠低於中國與非洲的貿易額。

但與目前積極在非洲活動的中國相比,俄羅斯採取了另一種完全不同的方式與非洲國家互動。俄羅斯媒體說,有普京大廚稱號,目前被美國列入製裁黑名單的財閥普里戈仁是俄羅斯在非洲許多重要活動和項目的具體實施人。普里戈仁來自普京的家鄉聖彼得堡,他因為與普京和俄羅斯軍方關係密切而聞名。

由俄羅斯軍方情報機構在背後操控,由普里戈仁出面組織的俄羅斯私人武裝2017年後就在中非共和國,以及其他非洲國家積極活動,並與20多個非洲國家簽訂了合作協議。除了幫助一些非洲國家訓練軍人,提供武裝保護,從事武器交易外,普里戈仁還派出政治技術專家為一些非洲領導人充當顧問,以此操縱當地選舉,並藉此擴大政治影響。有的政治技術專家還獲得了克里姆林宮的授勳表彰。作為交換,俄羅斯方面能獲得了一些非洲國家的金礦和其他礦產,以及石油等自然資源的開采和經營。


俄羅斯的一些非洲問題學者說,不同的行事方式讓俄羅斯與中國暫時還沒有在非洲爆發利益衝突。此外,歷史因素也影響到俄羅斯與中國在非洲的活動。比如,蘇聯控制的共產國際早在1928年就開始在南非活動。俄羅斯和中國在南非和津巴布韋均同時都擁有影響。安哥拉傳統上一直親蘇聯和俄羅斯,這使俄羅斯在當地的活動比中國更活躍。而俄羅斯目前積極活動的中非共和國過去則是法屬殖民地,俄羅斯媒體稱,俄羅斯正在那裡趕走法國影響。


俄羅斯、中國和非洲主要國家南非目前都是金磚國家成員。俄羅斯與中國在非洲的活動雖然有時被批評為滋生當地腐敗,挑戰普世價值觀,但有俄羅斯媒體認為,不排除未來俄羅斯與中國聯手在非洲共同對抗西方。

時事評論人士尼科里斯基多年前曾與友人編輯過非洲事務的雜誌。他說,蘇聯解體後的90年代,俄羅斯在非洲幾乎銷聲匿跡。 2000年以後,俄羅斯在非洲的活動開始逐漸活躍。 2014年與西方交惡後,普京政權為了打破孤立,在轉向中國之後,接下來想到了非洲。

他認為,另一個刺激俄羅斯重返非洲的因素是中國在非洲的影響不斷擴大。尼科里斯基說,俄羅斯的官方智庫和非洲研究機構這些年來一直重視和跟蹤中國在非洲的活動,俄羅斯在非洲的策略也在不斷改變調整。

尼科里斯基:“俄羅斯官方高層多年前還認為,蘇聯當時在非洲的許多項目和活動都不成功。他們甚至直接認為,在非洲的中部和南部地區,俄羅斯在那裡的影響應該讓位給中國。但現在他們顯然放棄了這種想法。”

冷戰時代,非洲大陸曾是蘇聯與西方較量的重要舞台,不過那時蘇聯在非洲的活動特別強調意識形態。蘇聯在非洲的影響80年代初曾達到頂峰。許多分析人士說,俄羅斯與非洲的聯繫互動在蘇聯解體後雖然大幅減少,但沒有割斷,這為今天俄羅斯重返非洲創造了條件。

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