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俄羅斯西伯利亞人助中國訓練軍隊

  • 白樺 莫斯科

2015年參加在俄羅斯南部舉行的軍事比賽活動的中國和俄羅斯士兵。

俄羅斯在西伯利亞人煙稀少的原始森林中首次幫助中國訓練軍隊。中國軍方可把在西伯利亞所學到的軍事技能用在中亞和其他陌生地區。兩國在軍事領域的各種合作愈來愈多,但俄羅斯仍對中國存在戒心。

一批中國軍隊最近在西伯利亞南部的西薩彥嶺山脈接受了一個星期的野外生存,山地戰和特種作戰訓練。當地位於俄羅斯克拉斯諾亞爾斯克邊疆區南部與圖瓦共和國的交界之處,鄰近俄羅斯的阿爾泰地區和哈卡斯共和國,距離中國新疆的阿勒泰地區不遠,也是俄羅斯著名的自然野生公園所在地。中文版維基百科說,薩彥嶺山脈過去曾是滿清和沙俄的分界線,在中共建政前,那裡也曾是蔣介石國民黨所領導的中華民國版圖上的最北點。

俄羅斯中部軍區司令助理羅休普金上校不久前表示,這批中國軍隊主要由中級和下級軍官組成,他們首先被直升飛機空投到俄軍位於當地的葉爾加基訓練中心。這個訓練中心每年為俄軍訓練特種部隊和山地戰部隊。中國軍人在那裡先領取了俄軍單兵裝備和其他軍需品,然後被送到了人跡罕至的原始森林中,當地沒有手機信號和現代文明,一年中有9個月被積雪覆蓋。

羅休普金說,對當地非常了解的俄羅斯東正教舊禮儀派人士參加了訓練心動。舊禮儀派人士向中國軍人傳授了最基本的生存技巧,包括如何在西伯利亞原始森林中去火、尋找食物和飲用水、定位方向、提供醫療幫助、克服岩石和水流障礙,以及搭設帳篷和睡床等。

俄羅斯東正教幾百年前曾發生分裂,那些反對東正教禮儀改革,不願意遵守新禮儀的信徒被稱為舊禮儀派。舊禮儀派當時因為擔心迫害,許多人後來逃亡分散到全世界,以及俄羅斯各地,其中包括西伯利亞的原始森林中。媒體報導,舊禮儀派在當地定居300多年,擁有自己獨特的生活方式,他們是西伯利亞南部地區的開拓者,更是非常優秀的獵人,他們所掌握的野外生存技巧代代相傳。幾年前俄軍與他們達成協議,請求他們在西伯利亞原始森林中幫助訓練部隊。

隨著中國海外投資和各種對外聯繫愈來愈多,以及中國推動一帶一路計劃,中國需要應對如何在國外保護自己利益的挑戰。時事評論人士尼科里斯基說,中國正為必要時出動軍隊在遠離本土的陌生條件的有關軍事行動做準備。

尼科里斯基說:“俄羅斯這次在西伯利亞為中國訓練軍隊,讓人想起中國軍隊可能會在某種形勢下未來被空投到一個陌生地方,在那裡他們無法使用正常通訊手段,不能指望當地人幫助,只能依靠自己的力量生存下來並完成任務。”

尼科里斯基說,中國早已開發新疆對新疆很了解,中國軍隊在西伯利亞訓練可能與新疆局勢聯繫不多。他說,俄羅斯同印度關係密切,俄羅斯不可能捲入中印衝突,因此俄羅斯更不會向中國軍隊傳授技能用來在西藏對付印軍。

但中國幾年前已經鋪設了從中亞到新疆的天然氣管道,源源不斷輸送到中國的中亞天然氣目前能佔中國天然氣需求的很大一部分份額。中國同樣在中亞地區的能源和原材料領域大筆投資。尼科里斯基說,中國軍隊這次在西伯利亞接受訓練也可能為應對朝鮮和中亞局勢,特別是保護自己在中亞地區的利益有關。

尼科里斯基說:“因為中亞地區至今不平靜,在不久的將來也不會穩定下來,我們看到在哈薩克斯坦曾爆發過反對中國的大規模示威活動,我想當地的反中國情緒至今仍然很大,而且不會消退。無論哈薩克的納扎爾巴耶夫總統如何努力,他建立的中央集權在他去世之後會怎樣運做,未來的局勢會怎樣發展都很難說,所以中國正對此做準備。”

俄羅斯在西伯利亞訓練中國軍隊也是兩國軍方在相關領域首次合作。在不久前結束的上海合作組織阿斯塔納峰會上,中國與俄羅斯國防部長會晤並簽署了未來幾年兩國軍隊合作的路線圖協議。預計兩國軍隊的合作將更加密切,合作領域和規模,以及雙方所舉行的軍演數量都將擴大增加。與此同時,中國海軍艦隊兩天前已從三亞啟航前往俄羅斯聖彼得堡和最西部的加里寧格勒,將參加7下旬雙方首次在波羅的海舉行的海軍演習。兩國海軍9月份還將在日本海和鄂霍次克海舉行海上聯合演習。

但俄羅斯對中國的戒心仍然存在。評論人士尼科里斯基說,中國軍隊一兩年前曾在黑龍江舉行過部隊低溫條件下的耐寒訓練,引起俄羅斯和其他一些西方媒體關注,那次訓練讓人聯想中國是否對俄羅斯的西伯利亞感興趣,打西伯利亞的主意,因為只有西伯利亞才擁有相類似的氣候條件。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