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七一佔領香港立法會宣言者美國露面﹕永不言悔


梁繼平(右)9月15日與黃之鋒一起到紐約時報廣場高唱榮光歸香港的歌曲。(美國之音中文部)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5:28 0:00

一度“失蹤”兩個多月﹐曾於7月1日參與佔領香港立法會會議廳﹐是唯一除下口罩並發表宣言的香港青年梁繼平(Brian Leung)近日首度在美國紐約亮相﹐證實了他已經逃離香港。他在紐約出席與香港人的座談會時謙卑回顧﹐縱使他的命運可能從此一生改寫﹐但對當晚行動仍然無悔﹐並勉勵香港人將目前的反送中運動延續下去。

唯一一位在7月1日晚上佔領香港立法會的公開面貌反送中示威者梁繼平﹐自7月初接受過香港英文南華早報簡短訪問後﹐一直沒有公開露面。有網媒曾經報導他已經抵達台灣﹐但得不到證實。

25 歲的梁繼平在2013年至2014年擔任香港大學學生刊物《學苑》總編輯,是《香港民族論》編者之一。他在香港大學獲取政治學與法學雙學位﹐隨後在美國華盛頓大學攻讀政治學博士,在7月1日佔領立法會事件發生前﹐原定打算完成學業後回港任教。

梁繼平當晚在立法會上一刻聲撕力竭﹐大聲呼籲其他示威者傚法台灣太陽花學運﹐留守立法會﹐期望有過千人參與﹐達致佔領成果。儘管最終失敗告終﹐但該段宣言視頻在反送中示威網民中瘋傳﹐引起支持者共鳴。

“我們越多人,這裡就越安全。我拉下口罩是想讓大家知道,其實我們香港人真是沒有東西可以再輸了。我們香港人真是不可以再輸了。當我們再輸,是十年。你們想想看,十年。我們的公民社會就會一沉百踩。”梁繼平當時是這樣說的。

梁繼平9月15日(星期天)與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一起出席在紐約與香港人的交流座談會時首次公開地回顧了這次個人發表立法會宣言的心路歷程。他回憶到﹐自6月後﹐當他在美國留學期間看到太多香港警暴﹐每天哭泣洗臉﹐促成他回港參與反送中運動的決心。

他百感交集地承認﹐7月1日當晚一切來得太突然﹐除了道德呼喚外﹐歷史時刻上的巧妙安排﹐成就了他這次演講。但他向外界強調﹐無需歌頌他。他認同衝擊佔領立法會﹐也經歷了多年的思想掙扎。他說﹐早於2014年雨傘運動後期﹐已經同情一批主張佔領立法會的年青人。

梁繼平說﹕“當時其實我已經對他們有很強烈的同情。那一刻﹐我也未必完全認同所有的升級行動。但他們也是一批年青人抱著共同的目標﹐想這場運動達到他們的訴求﹐很熱切去做一些事﹐但為何會帶來這麼多的不信任與排斥﹖”

梁繼平所指的﹐是主張和平﹑理性﹑非暴力與主張勇武抗爭一派的對立。他很希望扮演調解角色﹐彼此了解對方﹐在公民抗命的運動中能做到互不攻擊﹐彌補對方的不足。7月1日當晚﹐當大批示威者在立法會內進行涂鴉﹑破壞時﹐他很害怕佔領行動因此被外界質疑與誣蔑﹐運動會被分裂﹐所以便頓時促使他站著發表宣言。

梁繼平說﹕“策略上﹐(當天佔領立法會)可能是一個錯判﹐但道德意義上﹐我一直都很想去維繫著整場運動﹐所有的派系。很巧妙地﹐歷史陰差陽錯下﹐這發展沒有走向分裂﹐而是看到更多派系的理解與團結。”

分享期間﹐儘管他表達了原本很希望能回港執教的宏願﹔但他也深明短期內不能返回香港的政治現實。他說﹐雖然打擊巨大﹐但他沒有後悔。目前﹐他只是希望在美國完成學業後﹐發揮學者的影響力﹐多做國外游說工作﹐為香港的長遠利益貢獻一己所長。

梁繼平說﹕“現在這夢想沒有辦法實現。究竟是一時間沒有辦法實現﹐還是永遠沒有辦法實現﹐我也不能肯定。這對我來說﹐是一個很大的打擊。我讀博士(課程)的動力﹐好像已經完全沒有了。 ”

對於香港人能如何在這場反政府運動中堅持延續下去﹐梁繼平說﹐只要能成功說服國際社會認同香港民主的淪陷﹐等同自由世界的失守﹐那已是成功的開端。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