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七國集團聲明提南中國海日本或為推手

  • 詹寧斯

在這張於2017年4月21日從菲律賓空軍C-130運輸機上拍攝的照片中,可以看到中國在渚碧礁上修建的飛機跑道和建築。

在紙面上,世界最富裕七個國家的領導人在上個月的聯合聲明中一致警告不要軍事化有爭議的南中國海。北京正在那裡修建人造島礁,用於起降戰鬥機和安裝雷達系統。

但是分析人士認為,是日本推動七國集團領導人發表了上述警告。日本在亞洲與中國爭奪政治影響力。

日本擔憂

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學的海事安全研究員許瑞麟說:“我認為在近段時間,日本試圖利用各個不同的地區和國際論壇,說的不好聽點,宣傳中國的軍事擴張和相關活動。所以我認為,在這種情況下,七國峰會是個尤其合適的平台。”

七國集團包括日本、美國和其他幾個歐洲國家。他們在5月26-27日在意大利舉行的峰會後發表的領導人聯合聲明中對東中國海和南中國海局勢表示“關切”。聲明說,七國集團“堅決反對任何可能加劇緊張局勢的單方面行動”,“我們敦促各方停止軍事化有爭議地物”。

中國從事南中國海軍事化行動

聲明雖然沒有點名中國,但是從在資源豐富、面積達350萬平方公里的南中國海上進行軍事化行動的規模上來看,中國無出其右。中國在帕拉塞爾(中國稱西沙)和斯普拉特利群島(中國稱南沙群島)的圍海造島面積預計達3200英畝,人造的島礁可以支持海軍和空軍設施。

日本同這場爭議有特別的利益關係。日本對南中國海沒有主權聲索,但是爭取與東南亞那些聲索國結成盟友,與北京抗衡。

日本和中國在東中國海上的一處地方有主權爭議。東京控制那個有爭議的地區和八個無人島。去年有30多天有中國船前往那些島嶼附近宣示主權,日本緊急出動飛機應對。

另外,中國仍然在二戰時期日本侵略中國的遺留問題上對日本不滿。

日本希望參與南中國海問題

華盛頓智庫史汀生中心東亞項目高級研究員孫韻說:“日本首相堅決認為,日本需要在南中國國問題上堅持有原則的立場。”

她說,在美國暫時在這個問題上保持低調之際,“我認為,日本可能最擔心中國的動態。”

日本外務省網站說,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在七國集團峰會上“領導討論”海上安全等議題。

外務省說:“當在討論中提到中國時,安倍首相既表示與中國關係的重要性,也表示,七國集團應當敦促中國在國際社會中發揮建設性作用。”

美國暫時迴避

台灣淡江大學戰略學教授黃介正說,日本官員感到特別擔憂也許是因為美國總統唐納德·川普在1月就任以來一直避開南中國海問題。

日本和華盛頓一直共同合作制衡中國的擴張,但是川普目前希望中國幫助遏制北韓,因此被認為在合作期間不太可能會去激怒中國。

許瑞麟說,日本領導人曾利用東盟會議來發出“警告”,也利用歐洲的高級別會議“來發出那些觀點,以尋求對其立場的支持。”

中國不滿七國聲明

中國稱七國集團的聲明是“不負責任的”。黃介正說,北京可能不滿七國集團再次提起南中國海問題。

他說:“中國基本上是想讓這個問題平息的。如果七國集團不提有關南中國海的任何事情,那對中國來說是再好不過的狀況了。我覺得,中國是認為,他們做歸做,但沒必要在這個時候提這個問題。”

去年海牙的一個國際仲裁庭判決北京聲稱對南中國海95%的水域擁有主權的聲索缺乏法律依據。在那之後,中國政府尋求與四個專屬經濟區同中國聲索區域有重疊的東南亞國家進行對話。

具體說來,北京向菲律賓提供發展援助,與越南討論合作,向汶萊和馬來西亞提供資金。5月,中國和東盟就為避免海上意外的南中國海行為準則框架達成一致。

部分是作為對中國的回應,日本執政黨起草了日本自衛隊法修正案,旨在賦予軍方更多行動空間,而不僅限於作為一支在二戰後設立的自衛力量。

許瑞麟說:“我們確實看到一些跡象表明,緊張局勢得到緩和。但是我認為,日本不想讓人們忘記,在這些談判在進行的同時,事實是中國還在繼續加強建設。”

七國集團領導人在聯合聲明中還說,他們希望“通過外交和包括仲裁在內的司法途徑和平解決海洋爭端。”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