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廣州番禺一村委會遭自殺性爆炸 分析:社會矛盾激化的產物


資料照:中國廣東省廣州市番禺區在新冠疫情期間的一個街景。 (2020年2月11日)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8:42 0:00

中國廣東省廣州市番禺區化龍鎮明經村村委會週一上午召開例會期間,有村民攜帶爆炸物闖入並引爆,當場造成5死5傷。這是中國多年來罕見的針對官員的“自殺性”同歸於盡事件。有分析表示,如果日益增多的社會矛盾不通過法律公平合理地解決,這類事件可能還會發生。

爆炸致五死五傷

據廣州番禺警方星期一晚些時候通報,3月22日10點許,化龍鎮明經村發生一起刑事案件。經初步調查,59歲的胡姓嫌疑人攜帶可燃爆物到該村一建築物內並引燃,造成胡某在內5人當場死亡,5人受傷。案件仍在進一步調查中。

網傳的爆炸後村委會辦公樓二層的視頻顯示,牆身及樑柱嚴重受損,天花板被炸落,雜物遍地,包括樓梯等處的牆上地上血跡清晰可見,有傷者或死者倒在地上,消防員已進入現場。另有視頻顯示,警察在樓外拉起警戒線。

美國之音記者幾天來撥打網上搜索出的明經村的多個手機和電話號碼,不過都是“通話中”或無法打通。有廣州當地消息轉述,目前警方對化龍鎮事發當地的封鎖嚴密,很難獲取第一手信息。記者週三聯繫上的一位在被炸村委會辦公樓邊上班的人士表示,當天爆炸的聲音很大,警方很快便將附近公路、道路等等封鎖很長時間。目前,不清楚引爆的詳細原因。

網友評論有人“叫好”有人譴責

目前還沒有關於這起自殺性爆炸起因的官方說法。網上轉發的據信是與一位明經村村民的社媒對話截圖。截圖顯示,事涉魚塘徵收補償問題,引爆炸彈者驗出肝癌,與同村幹部“一拍兩散”(同歸於盡)。據該村民介紹,共16傷7死,包括書記、2名高層官員,2名隊長,2名黨員。兇手明知開黨員會議去炸,顯然是有計劃有預謀。

據網上據信是來自一位村民的粵語音頻介紹,有一個人渾身綁著炸彈,衝進去炸。當時黨員村幹部在開會,他們賣了人家很多地。維權了很久但也搞不定,拉橫幅又被人捉。目前,網上的截圖和粵語音頻都無法得到獨立核實。

另據香港親中媒體東方日報的東網報道,有居住在化龍鎮的港人透露,胡姓男子是退伍軍人,因憤恨村官不作為且涉嫌貪腐而採取極端手段。網傳消息則指,事件或涉及明經村近日展開的舊村改造工程。

這次針對官員的爆炸事件發生後,網上有一些人對這位胡姓男子不傷及無辜平民百姓或學生的做法叫好。

有網友說:“誰的過錯就去找誰比亂砍學生的強多了”,“敢於對政府下手而不是對比自己更弱的平民下手,這才是真漢子”,“總算明白'冤有頭債有主',不到路上隨機砍人或到幼兒園門口發洩了”。

不過,也有些網友擔心未來這類的自殺性爆炸會增多。有人說,“以後這種情況會越來越多”,“暴政必然促生暴力。全國都是火藥桶”。還有人認為,這種行為是“恐怖”的,“反人類”,不應有這麼大的仇恨。

上訪路被堵死 此類事件不可避免

前紐約時報北京記者站中國研究員趙岩近年在美國組織和參與多宗訪民攔截習近平在內的訪美中共高官申冤維權的行動。

趙岩表示,在目前基層民眾面對上下串通貪腐,上訪之路基本被堵死,而一切聽黨的法律又無法為民伸張正義舒緩利益衝突的情況下,出現番禺這樣的自殺性同歸於盡的爆炸案是不可避免的。

他說:“在法律沒有作用,要看黨委書記的眼色才能運轉的前提下,那這種情況的出現是早晚的,也是必然的。老百姓在法律面前就是弱者,如果你想實現正義的話,就只能自我實現正義。各級紀委對這些基層貪官的保護是已經到了破壞法律的、無以復加的地步,才逼迫老百姓不得不行而反之。”

趙岩還表示,以往發生的例如陝西村民怒殺村官一家的案件不如這次番禺的爆炸案更具警示性。在大批各級官員利用手中的權力不斷侵蝕百姓權益的情況下,如果當局只想維穩捂蓋子,而不為民眾解決矛盾維護他們的權益,官民對抗會更加激化。

民殺官事件時有發生

隨著官民矛盾激化出現的幾宗重大的“民殺官”事件曾引起社會的關注和討論。

北京青年楊佳2007年10月在上海遊玩騎車被民警叫停,因警察要求楊佳出示證件而發生糾紛,被強制帶到派出所後慘遭8警員毆打施暴。 2008年7月1日,楊佳在上海公安局閘北分局內刺殺6名警員、刺傷4警和1保安人員的重大殺警案,引發社會對警察暴力和公平正義的討論。

2011年5月26日,江西撫州市居民錢明奇對拆遷補償不滿,長期上訪訴冤無門,引爆撫州檢察院、臨川區政府、區藥監局3處,造成包括本人在內的4死5傷。

2012年12月13日中午,柳州市規劃局長何彬在家被一名上訪戶炸死,何妻受傷。

2015年2月19日,河北青年賈敬龍因婚房被村委會下令強拆,持射釘槍將村黨支書兼村長何建華殺害。該案因賈敬龍的遭遇及死刑審判中對情節的認定在中國法學界及社會引起了廣泛討論。

而就在賈敬龍2016年11月15號處決後一天,陝西延安延長縣村民黑延平因徵地補償糾紛刺殺村主任及家人,致4死5傷。

2017年3月17日,江西贛州南康區村民明經國因反抗強拆,用鐮鏟殺死鄉人大主席卓宇,事件曾轟動一時。

此類案件還會有,但不會更多?

趙岩說,儘管中共總書記習近平已發現政權當中存在這樣的問題,號召全國要反腐要從基層打黑開始,但是打了3年了,其結果是打出番禺這樣爆炸性的事件。

他說:“絕大多數老百姓都在忍都在讓,他不忍不讓沒有招兒呀要活命呀。這番禺事件是一個典型案件,也是對大陸政權再一次的警鐘。這種結果繼續下去,我們可以預見,中國大陸的明天就像一個高壓鍋一樣,爆炸的結果是一個什麼樣。”

因在中國代理多宗敏感,也包括維權案件而遭受當局打壓被迫逃離中國的北京人權律師陳建剛,曾在美利堅大學法學院做訪問學者。陳建剛表示,中共當局目前鐵桶式的高壓控制正在一步步“朝鮮化”,在包括高科技等各種嚴密監控之下,像番禺這樣有勇氣又有能力進行激烈反抗的民間人士少之又少,未來這類案件不會更多。

他說:“中國人逆來順受成為一種習慣,敢於反抗的是極少數。這是中共對民間的這種打壓封鎖造成的,因為老百姓真是手無寸鐵,中共又武裝到了牙齒。你反抗的結局就是滅亡。再加上幾十年的洗腦、奴化教育,把中國人的血性都已經耗盡了。第二呢,現在中國在猛烈地收緊民間的自由空間,在社會控制越來越緊的時候,人通常的做法會傾向於收縮、傾向於忍耐。”

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