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2020年中國傳媒自由迅速下滑 新冠疫情成新的傳媒限制手段


駐華外國記者在中國外交部的新聞發布會上。(2020年3月18日)

駐華外國記者協會(FCCC)星期一(3月1日)發佈​年度報告說,2020年中國的媒體自由迅速下滑。報告說,除了慣用的恐嚇和簽證限制,中國還將冠狀病毒疫情作為限制外國媒體的新手段。

這份報告的題目是“追踪、跟踪、驅逐:大流行中的中國報導”。在駐華外國記者協會220名會員中,有150名會員參加了調查,其中有記者和分社負責人,這份年度報告就是基於這150名受訪者的回复完成的。

受訪者中沒有一個人認為他們的工作條件有所改善。這樣的結果已經連續第三年出現在駐華外國記者協會的年度報告中。

報告指出,“當中國的宣傳機器努力重新控制圍繞這場公共衛生災難的敘事時,外國媒體在報導這場流行病的努力中一再遭到阻撓”。報告表示,“所有的國家權力機構--包括為遏制冠狀病毒而引入的監控系統--都被用來騷擾和恐嚇外媒記者、他們的中國同事以及外國媒體試圖採訪的人。”有些記者“在被要求離開否則就得接受隔離檢疫後,被迫放棄採訪行程”。

大約42%的受訪者表示,當局以公共衛生擔憂為由,拒絕記者進入敏感地區,而他們並未構成風險。報告說,記者還被要求遵守其他人沒有被要求遵守的措施,冠狀病毒檢查和接觸者追踪應用的引入為“中國當局收集數據和監視外國記者及其消息來源創造了更多機會”。

簽證限制也被用來對外媒記者的報導施加壓力。駐華外國記者協會表示,至少有13名記者獲得了有效期不超過6個月的記者證。常駐中國的外國記者通常會獲得為期一年的簽證,而且必須每年續簽。

在美中關係惡化之際,中國當局自去年9月起,停止發放新記者證給美國新聞機構的記者。中國驅逐了十幾名在美國媒體機構工作的外國記者。華盛頓大幅削減了允許在美國工作的四家中國主要國有媒體的記者人數。

駐華外國記者協會還提到,隨著中國與數個西方國家關係惡化,2020年出現“自30多年前天安門大屠殺後規模最大的外國記者驅逐行動”。外國記者成為中國與西方國家外交爭端中的“棋子”。

去年,中國當局先後拘留了在中國官方媒體工作的澳大利亞公民成蕾,以及在彭博新聞社工作的中國籍僱員範若伊(Haze Fan),兩人都被指控涉嫌危害國家安全。

駐華外國記者協會的報告說,2020年下半年,澳大利亞兩名記者在被中國國安部門要求接受有關澳籍華裔記者成蕾案件的問話後,在澳大利亞領事官員的幫助下緊急乘機離開中國。

新冠疫情爆發以來,澳大利亞便呼籲對疫情的源頭進行獨立的國際調查,引發了北京的不滿及憤怒。北京隨後便開始對澳大利亞實施了從“官方預警”到經濟打擊等多方面的報復措施,致使兩國關係再度惡化。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汪文彬星期一稱,駐華外國記者協會的報告“毫無事實依據”。他說,中國反對“借所謂新聞自由炮製假新聞,反對的是違反新聞職業道德的行為”。汪文斌還表示,“我們從未承認你提到的相關組織”。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