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香港逾萬人金鐘排隊獻花 悼念反送中運動首名抗爭者逝世一周年


超過一萬名香港市民響應網上號召6月15日晚到金鐘太古廣場外獻花,悼念反送中運動首名犧牲性命的抗爭者梁凌杰逝世一周年。(美國之音湯惠芸)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0:18 0:00

持續超過一年的香港反送中運動,去年6月15日身穿黃色雨衣的抗爭者梁凌杰,在金鐘太古廣場外掛上五大訴求的標語,失足從高處墮下,不幸身亡,成為反送中運動首位犧牲性命的人士。星期一梁凌杰逝世一周年,超過一萬人響應網上號召到金鐘太古廣場外獻花悼念,有身穿黃色雨衣戴上V刹面具的年青人表示,與梁凌杰有共同的想法,為民主自由站出來抗爭,他認為梁凌杰過世激發去年6月16日200萬人上街遊行。

去年6月9日反送中運動首次100萬人大遊行,要求港府撤回俗稱”送中條例”的《逃犯條例》修訂草案,特首林鄭月娥當晚沒有回應遊行訴求,堅持去年6月12日在立法會進行二讀,引發4萬人6-12包圍立法會阻止草案二讀,有示威者衝擊立法會大樓,警方施放催淚彈及橡膠子彈等彈藥驅散,釀成反送中運動首次大規模警民衝突,警方將6-12定性為暴動。

梁凌杰掛五大訴求標語失足身亡

民間人權陣線再次發起去年6月16日大遊行,在遊行前夕的6月15日特首林鄭月娥宣佈”暫緩”草案二讀。同一日身穿寫上”林鄭殺港、黑警冷血”字句的黃色雨衣的抗爭者梁凌杰,在金鐘太古廣場外掛上”全面撤回送中、我們不是暴動、釋放學生傷者、林鄭下台、Help Hong Kong”,五大訴求的標語。

化名V的年青人穿上樑凌傑死前的黃色雨衣,象徵與梁凌傑同樣為民主自由站出來抗爭。 (美國之音湯惠芸)
化名V的年青人穿上樑凌傑死前的黃色雨衣,象徵與梁凌傑同樣為民主自由站出來抗爭。 (美國之音湯惠芸)

在掛標語的時候,梁凌杰失足從高處墮下,不幸身亡,成為反送中運動首位犧牲性命的人士。

星期一(6月15日)梁凌杰逝世一周年,有網民及民主派區議員在香港多區發起悼念活動,超過一萬人響應網上號召到金鐘太古廣場外梁凌杰墮下身亡的地點獻花悼念。網民在行人路邊的花糟掛上一件黃色雨衣,擺放”一個都不能少”等標語,設置向梁凌杰獻花的祭壇。

大批身穿黑衣黑褲的示威者6月15日晚在金鐘太古廣場內揮舞香港獨立的旗幟及高呼口號。(美國之音湯惠芸)
大批身穿黑衣黑褲的示威者6月15日晚在金鐘太古廣場內揮舞香港獨立的旗幟及高呼口號。(美國之音湯惠芸)

大批防暴警察到場戒備,多次警告在場聚集的人士涉嫌違反公眾地方不可以超過8人聚集的”限聚令”,警方可以採取拘捕及驅散行動。

年青人穿黃雨衣模仿梁凌杰

身穿黃色雨衣、戴上V刹面具,化名V的年青人一度被警方截查,他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警方指他身邊有超過8人聚集,要求檢查他的身份證,但是沒有對他開出違反”限聚令”罰款2千港幣(約260美元)的告票。

V表示,他一身模仿梁凌杰的打扮,包括V剎面具代表的自由意志,與梁凌杰一樣都是為民主自由站出來抗爭。

V說:”首先這個面具最代表的就是自由意志,即是如果從那部電影來看,其次就是因為在一年前的梁義士他也是在這個位置犧牲的,我現在用同一件雨衣,象徵我跟他有一樣的想法,以及這個面具亦都代表著可能我們是不同的人,但是我們同樣為了民主自由而付出,而站出來的象徵。”

V表示,梁凌杰的過世很大程度上激發去年6月16日200萬人上街遊行,也是鼓勵很多香港人持續抗爭的象徵,不過,V坦言,在”限聚令”仍然實施以及警方佈防愈來愈嚴密的情況下,今年再有超過一百萬人上街遊行並不樂觀,但是他認為,那裡有壓迫,那裡就會有反抗,他會堅持抗爭。

香港市民I小姐及T小姐在口罩上貼上反對港牌國安法的標語,呼籲香港人發揮流動文宣的創意。(美國之音湯惠芸)
香港市民I小姐及T小姐在口罩上貼上反對港牌國安法的標語,呼籲香港人發揮流動文宣的創意。(美國之音湯惠芸)

V說:”覺得始終是不樂觀的,因為始終尤其是現在的情況、局面愈來愈嚴峻,可能好多人都會愈來愈怕,不敢出來,而且現在都有9千多個、接近上萬位被人拘捕的人士,這個也可能令到大家會願意付上更加多成本出來抗爭的人愈來愈少,所以其實不樂觀,但是同時間我們始終持續了一年,我們見到仍然是有人出來抗爭,即是那裡有壓迫,那裡就會有反抗,我是這樣想的。”

口罩貼流動文宣發揮抗爭創意

在口罩上貼上”國安滅你聲”標語,一同獻花悼念梁凌杰的20多歲大專學生I小姐及T小姐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這是一種表態的方式,反映香港人的自由愈來愈被收窄,很多遊行集會都以”限聚令”為理由不批准,貼連儂牆文宣等方式都被當局打壓,她們認為香港人應該發揮創意,將文宣貼在口罩上,是一種流動文宣的方式,避免受當局打壓。

大批參與悼念梁凌杰逝世一周年的市民身穿黑衣,繫上白絲帶,獻上白色的鮮花。(美國之音湯惠芸)
大批參與悼念梁凌杰逝世一周年的市民身穿黑衣,繫上白絲帶,獻上白色的鮮花。(美國之音湯惠芸)

T小姐說:”少少文宣都不能做,我覺得是不可以,其實自由度是大減,另外很多時候連儂牆其實是一個很有用、散播訊息的一個方法來的,但這個時候都被人不斷破壞,或者不准再重建(連儂牆),我覺得如果市民是可以有一個流動式的文宣,是一個很好的方法來的,所以這個可以讓大家看到,原來可以貼口罩又或者是現在這個Logo都很可愛的,是真的貼著我們的嘴。”

I小姐表示,她們的貼紙是關於港版國安法,呼籲香港人關注實施之後可能會消滅香港人的聲音,限制言論自由,違反一國兩制。

I小姐說:”其實國安(法)是可以滅你聲,即是你以後都會沒有了言論自由,你所有不滿政府的東西,你全部都會被人滅聲,我不知道它(政府)用甚麼手法來報復或者追究你講了的言論,所以這件事情是很恐懼,所以想提醒大家這件事情,國安法其實完全違反一國兩制。”

從五大訴求到爭取香港獨立

T小姐表示,梁凌杰的黃色雨衣是一種象徵,香港人不會忘記他的身影,他因為關心香港政治而失去生命,令很多香港人難以忘懷,她認為還有這麼多人獻花悼念梁凌杰,是因為一年過去大家都未忘記當初100萬人、200萬人上街反送中的初心。T小姐表示,除了五大訴求,她認為更要爭取香港獨立。

T小姐說:”我覺得演變到現在其實五大訴求,我覺得、我自己來講,我會比較贊成香港獨立的。為甚麼呢﹖因為你現在見到一國兩制已經不可行,其實有這個共產黨一直在支配著香港的話,香港人還是會有很多很多不同的要求出來的,五大訴求只是其中之一,你不斷有其他法例出來打壓的時候,就會有更多更多其他的訴求,我覺得最主要的問題就是香港人要自己自立,或者現在就是要民族意識很強。”

市民排隊超過1.5小時獻花

星期一傍晚在金鐘太古廣場外排隊獻花悼念梁凌杰的人龍,延伸到紅棉路纜車總站對面,排隊獻花的人龍到午夜前才陸續散去,防暴警察進入祭壇驅趕。另有大批群眾聚集在太古廣場內,揮舞反送中運動”光復香港、時代革命”以及”香港獨立”旗幟,並高呼口號。

反送中運動首位犧牲性命的抗爭者梁凌杰逝世一周年,網民在他墮下身亡的地點設置祭壇,掛上他死前穿著的黃色雨衣,供市民獻花。(美國之音湯惠芸)
反送中運動首位犧牲性命的抗爭者梁凌杰逝世一周年,網民在他墮下身亡的地點設置祭壇,掛上他死前穿著的黃色雨衣,供市民獻花。(美國之音湯惠芸)

群眾高呼口號:”香港人、建國;沒有暴徒、只有暴政。”

排隊超過1個半小時向梁凌杰獻花的K小姐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相比梁凌杰付出生命,她花一個半小時排隊算不上甚麼,她認為梁凌杰的死對反送中運動來說可以說是一個號角。

K小姐說:”我覺得他的死可能對於這場運動來說是一個號角,可能本身有些人沒有這樣的打算,或者沒有這樣的想法要出來,或者有些人是沒有想著要走去前線的,可能因為他的死而引發到他們(有些想法),你說他的死是否值得,我會覺得每個人的性命都很重要。”

許智峯指梁凌杰的死牽動港人情緒

參與獻花的民主黨立法會議員許智峯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反送中運動持續超過一年,今年在限聚令下,6月9日、6月12日,以至6月15日梁凌杰逝世一周年,仍然有超過1萬人上街悼念,反映香港人仍未忘記抗爭的初心,仍然有鬥志繼續抗爭下去。他認為,梁凌杰的死仍然牽動香港人的情緒。

許智峯說:”梁凌杰先生應該是在(反送中)運動當中最早那批、甚至第一個人在這個運動裡面是失去性命,我想在情緒上牽動香港人真的很大,亦都令到很多市民下定決心,這個代價已經付出了,我們不可以兩手空空回來,我們要爭取到東西,所以奠定了整個運動很大的情緒及決心。”

去年6月16日,200萬香港人上街反送中,創有史以來最大型和平遊行人數的紀錄,星期二6-16一周年,大批市民分別在各區進行紀念活動。晚上有超過100人在中環國際金融中心中庭舉行6-16一周年回顧,反對港版國安法立法,以及反對中國國歌法,宣傳預防武漢肺炎的資訊。大批防暴警察中午開始在香港島各區戒備,截查年青人,防止人群聚集。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