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中共政治新常態- 政治會議前加媒體網絡控制


資料照:天安門廣場紅旗後的北京人大會堂
中共政治新常態- 政治會議前加媒體網絡控制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5:47 0:00

中共網絡監管部門加強媒體管控,在中共十九大五中全會前下發通知,要求媒體加強宣傳管控力度,為五中全會營造一個穩定、祥和的政治和輿論氛圍。觀察人士指出,加緊媒體控制已經成為中共在重大政治事件前的新政治常態,顯示中共對其威權統治愈來愈不自信和恐慌。

中共10月26日召開十九大五中全會。有分析認為,這次全會將研究制定中國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四個五年規劃,以及中國2035年遠景發展目標,審議《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工作條例》等內容。

中國是中共一黨專制的國家。從1949 年建政以來,中共一直嚴密控制著宣傳部門,指導媒體的宣傳導向,在中共重大政治會議或事件前更會加大力度,嚴格管控,尤其是對網絡信息的傳播。

全方位管控網絡

為了配合五中全會的召開,中共宣傳部門“網信辦”日前下發通知,詳細規定了對網上涉及所謂“政治謠言”、“國家領導人”、“意識形態”、“維穩”等方面的內容要進行嚴格管控。

主要報導中國社會和政治的網絡平台“中國數據時代”(China Digital Times)10月22日刊登了被網民稱為中國的“真理部”發布宣傳指令(通知)。 (真理部是網民對中共宣傳部、網信辦、國新辦、中央文明辦、廣電總局、出版總署、文化部等一系列言論出版審查機構的總稱)為保護消息來源,該報導沒有提及中共網信辦何時下發的這份宣傳通知。

這份洩露給媒體的通知,從“政治謠言”、“國家領導人”、“意識形態”、“維穩”和“其它”等五個方面,對宣傳管控提出了詳細的要求。

中共網信辦的通知要求管控“境外傳播的有害政治謠言及污衊攻擊類信息”、“炒作高層內鬥、權鬥、二十大人事佈局、下屆領導班子、確立接班人的信息”、“攻擊、調侃、造謠領導人及重要講話的有害信息”、“涉人事變動關聯領導人的有害信息,如派系鬥爭、習派等”、“發布港獨、台獨及支持港、台獨人物言論的信息”、“攻擊我國政治制度、 社會體制、黨和政府的有害信息”、 “吐槽五中全會管制的負面信息,如擾民、民不聊生信息” 等等。

該通知還特別禁止互聯網各平台的熱榜、熱搜等不得在首頁首屏、頭圖區、熱搜榜等重要位置推送涉及惡性刑事案件,群體性事件,校園侵害事件等報導,不得擅自轉引境外消息。

中共管控新常態

長期以來受到中國當局的國保和警察監控的北京知名人權活動人士胡佳說,中共歷來都會在重要會議召開前加緊管控媒體,如2012年的中共十八大和2017年的中共十九大。胡佳說,在中共“頂級”的會議召開前,當局對媒體的管控也是“頂級”的,這種管控已成為習近平時代的中共管控的新常態。

他說:“在習近平統治時代下,這種管控叫做新常態,把原來在特定的、重大的黨政的重要的議題,所謂的政治節點的事情,已經強化到了極致,每年兩會是維穩的高峰,但其實黨代會在權力上是更加核心的,就像權力分贓的黑箱。在這期間,是不容社會,尤其是中國內部,有任何形式的造次的。”

胡佳說,中共網信辦下發的所謂“加強媒體管控力度”的通知,其範圍覆蓋互聯網的各個網絡平台,並延伸到自媒體、流媒體。這些網絡平台若不全面貫徹執行上面的規定,在審查過程中出現疏漏,讓“通知”中所涵蓋“信息”出現在他們的平台上,將會因此受到當局的懲罰,付出代價,輕則涉事的應用程序被限期整改,重則被迫停止運營,下架。

他說:“他們一定要為他們的黨召開的會議營造一個安全、穩定、祥和的氛圍。他們的這種祥和的氛圍,實際上就是一種高壓維穩的狀態。清除所有發出聲音的管道,同時讓那些有可能發出聲音的人,要提前加以管控、噤聲。他們下發這個通知後,說明這些步驟已經開始全力運轉,尤其是在會議召開的那個階段更加滿負荷運轉。”

胡佳以北京的管控為例說,無論是線上還是線下,無論是網絡還是警方的街頭維穩,國保的事先管控等等,都已經全面鋪開。他說,中共當局不惜動用巨額資金和社會資源來為其統治保駕護航。

想控制每個人 中共無法做到

中國著名報人、前《中國青年報》“冰點”欄目主編李大同說,中共對輿論、對網絡、對媒體的監控早已成為一種“政治常態”,“日復一日、年復一年”地在進行,所有他們不喜歡,不允許的信息,都要“精細化”地控制,他們要控製到每一個人,心裡才“踏實”,控製到每個想法,心裡才“踏實”。

李大同說,中共要實現其對網絡的控制,對人民的控制,除非完全關閉互聯網,回到“紙媒時代”,否則要想控制每個人,每個想法,是不可能的。

他說:“任何社會最重要的人群是'積極人群',積極人群導致社會的整個變化。是積極人群導致的社會變化,而不是芸芸眾生。這個積極人群在中國總人群中大概只佔百分之五,不會超過百分之十。這部分人群的信息是控制不住的,不可能控制住。事實上,美國發生的所有事情我們都可以同步知道,包括特朗普總統每天的推文。中共自以為控制住了,其實他們控制住的是芸芸眾生,那百分之九十的人,但是要了解這個世界正在發生變化的那百分之五的人,他們是控制不住的。信息是完全通達的,非常迅速,非常通達,他們沒有控制住任何東西。 ”

愈控制 愈缺乏信心

這位資深媒體人還表示,中共愈是要加強控制,愈表明中共對其統治的合法性和統治信心的缺乏。

他說:“他們從來都是惶惶不可終日,你以為這個政權強大嗎?這個政權一點也不強大,如果強大的話,他們就會公開。”

對於中共政權並不強大的認知,李大同舉例說,俄羅斯總統普京尚可敢於在網上直播中與網民交流,回答針對他的所謂貪污金錢的提問,哪個中共領導人能有這種自信和膽識? !中國已經成為警察國家,中共當局現在就靠警察統治。

他說:“網民說一句話,警察就上門呀,已經到了這種程度了。對所有的事情,都是由警察來控制。對付知識分子全是警察。你自信的話,有本事出來辯論呀!你公開出來辯論呀,他們有這個自信嗎?沒有呀。”

中共網信辦的這個通知中還特別強調要加強管控“煽動非法聚集活動,煽動串聯上訪和遊行示威,對政治敏感人物進行網上網下聲援的信息”。在此之前,清華大學前法學教授許章潤因發表批評習近平的文章曾被短暫關押,並被清華大學開除。在許章潤被關押期間,北京的文化人和出版人耿瀟男在網上和媒體採訪中為許章潤獲釋大聲呼籲,因而受到中國當局的打壓,9月9日被以涉嫌“非法經營罪”刑事拘留,10月15日被正式批捕。

觀察人士稱,許章潤因在網上發表批評習近平的文章,被當局以所謂“嫖娼”的罪名開除公職;前體制內的國企華遠集團董事長、中共紅二代任志強,因公開在網上批評習近平, 9月11日被北京一家法院以多項罪名重判18年;前中央黨校教授、自由派學者蔡霞因抨擊習近平是個“黑幫老大”被開除黨籍,並被取消退休待遇;北京文化人和出版人耿瀟男因為聲援許章潤,被以“非法經營罪”正式批捕,如此等等表明,中共當局不僅嚴厲管控輿論,尤其是網上的言論,而且更不惜自毀其宣稱的所謂“法治國家”招牌,對敢於挑戰其威權,批評其統治的人,假借所謂的“法律之名”進行打壓。

恐怖治國 殺雞儆猴

北京知名的人權活動人士胡佳說,中國目前的狀況是,任何人被抓,被捕,都不允許任何人為他/她發聲。他說,今年7月許章潤被當局帶走後,耿瀟男接受采訪,為許章潤獲釋奔走呼籲,並在網上呼籲更多的人加入,因此耿瀟男成為中共當局重點打擊對象。他說,中共當局希望以耿瀟男為例,讓那些潛在的“耿瀟男們”去自己“照鏡子”,是不是願意選擇耿瀟男的下場。

他說:“你想要組織、策劃呀,無論是你在不針對特定人群的公開互聯網,還是針對特定人群的,比如說微信群裡,或者說微信朋友圈裡,甚至你在自己家裡,在一個飯館包間裡,都是觸犯了當局的底線,都會有警察把你的言論形成案卷,形成罪證,進行司法方面的追究,目的就是形成一種恐怖治國的氛圍。”

資深媒體人李大同說,中共當局以“開除”教職,“取消”退休待遇,乃至“剝奪”人身自由十數年的手段來懲罰挑戰其威權統治的人,就是拿這些人來“開刀” ,嚇唬那些同類人,殺雞儆猴。不過他表示,中共當局鐵腕的恫嚇,嚇唬不了人們,只能暴露出他們自己的虛弱,一點作用也沒有。

缺乏自信 惶惶不可終日

李大同表示,中共缺乏統治的自信,甚至還不如晚清時的統治者。他說,晚清時,報紙可以報導皇宮裡每天發生的事情,但現在的中共當局,還不如晚清,這樣的中共統治,離人心離的太遠,而且愈離愈遠,“這種統治還能維持多久?”

權利活動人士胡佳說,中共當局對其統治大談什麼“四個自信”(道路自信、理論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但這恰恰反映了其相反的心態。

他說:“他們那種惶惶不可終日的心態,他們那種如坐針氈的心態,他們那種像熱鍋上螞蟻的心態,而且中共官員不敢開言論(自由)的口子,無論是對歷史還是對現實問題,共產黨的禁忌太多了。不可談,不可言之的敏感點太多了。只要你放開三個月的言論管控的話,這個國家將大亂。”

謊言仍在重複

今年是中共所說的“抗美援朝”70週年紀念。 10月23日,在“紀念中國人民志願軍抗美援朝出國作戰70週年”大會上,中共總書記習近平大談中朝人民軍隊,抵禦了帝國主義侵略擴張,“歷經兩年零9個月艱苦卓絕的浴血奮戰,贏得了抗美援朝戰爭偉大勝利”。

但是,西方的學者和觀察人士則明確指出,這場被中共所說的抵禦美帝國主義侵略擴張的“抗美援朝、保家衛國”的戰爭,實則是當年北韓領導人金日成於1950年6月25日悍然發動的一場侵略戰爭,越過三八線大舉進攻南韓,企圖統治整個朝鮮半島。聯合國安理會6月25日通過決議,要求北韓立即停止侵略南韓,將軍隊撤回38線以北,以避免韓戰的全面爆發。

資深媒體人李大同說,上個世紀50年代初這場朝鮮半島戰爭,卻被中共改為抵禦美帝國主義侵略擴張的戰爭,不僅在戰後的國內宣傳中矇騙中國的老百姓,在70年後的今天,互聯網上關於韓戰史實的真實信息都能很容易獲取時,仍以掩耳盜鈴的方式,繼續矇騙和愚弄中國百姓,不禁讓人們感覺到中共散佈假新聞和謊言達到了利令智昏,貽笑大方的程度。

權利活動人士胡佳說,對於中共當局來說,可以用謊言矇騙中國百姓,但絕不允許人們探討,追憶,尤其是不允許讓年輕人,知曉一些政治敏感話題,如六四事件等。

強化宣傳導向 兩大喉舌社長換人

中共當局在加強對網絡控制力度的同時,也強化對輿論和媒體的宣傳。在中共五中全會召開前不到一個星期,中共10月21日同時任命了最重要的兩家喉舌媒體,新華社和人民日報的新社長。

新華社新任社長何平1957年生,1982年畢業於北大中文系新聞專業。何平是中紀委委員,2007年起擔任新華社總編輯。新任人民日報社長庹震1959年生,畢業於武漢大學經濟學經濟專業。庹震是中央候補委員,2018年3月起擔任人民日報總編輯。

庹震2012年5月任廣東省委宣傳部長後,對敢言的南方報業集團進行強力監控並直接插手和刪改南方周末2013年“新年賀詞”。庹震插手南方周末編審權的做法,在報社編輯和記者中引起強烈反彈,他們聯名寫信呼籲庹震辭職下台。因整肅南方周末報業集團,庹震被批評人士冠上“新聞自由殺手”。

觀察人士指出,中共兩大喉舌媒體同一天更換新社長,絕非巧合,顯而易見的是,中共將進一步加大對官媒的領導,並以此引導中國輿論和媒體的走向,為中共總書記習近平,為中國共產黨的長期統治“搖旗吶喊”。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