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2019全球清廉指數發表 中國依然位居“中下游”


致力全球反腐的非政府組織透明國際(Transparency International)發布《2019全球清廉指數》(Corruption Perception Index 2019)。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6:26 0:00

總部在德國的國際反腐敗非政府組織“透明國際”(Transparency International)1月23日發布了年度《全球清廉指數》(Corruption Perception Index)。在全球180個國家和地區中,中國的排名比2018年的第87位小幅提升至第80位,但依然位於“中下游”水平。丹麥與新西蘭排名並列第一,美國的排名則再度下滑一位至第23位。

“透明國際”的《全球清廉指數》依據專家和商界人士對全球180個國家和地區公共部門腐敗程度的感知進行評分。該組織認為,在過去一年裡,全球的反腐敗運動勢頭得到了增強,表現在公眾對政治領導人和機構的腐敗感到厭倦,無論是發生在政府最高層的欺詐行為,還是阻礙獲取醫療和教育等基本公共服務的小額賄賂。然而在100分為滿分(非常清廉)的基礎上,僅有不到三分之一國家的得分在50以上,2019年的全球平均得分僅為43分。

排名最高的國家依然以西歐國家為主,包括丹麥(87分)、芬蘭(86分)、瑞典(85分)和瑞士(85分)。另外兩個國家來自亞太地區,包括新西蘭(87分)和新加坡(85分)。排名墊底的五個國家分別是委內瑞拉、也門、敘利亞、南蘇丹和索馬里。

繼去年排名跌出前20後,美國2019年的排名又下滑了一位,得分(69)也低於2018年的71分。“透明國際”引述美國皮尤研究中心的數據稱,“這正值美國人對政府的信任度處於17%的歷史低點之際”。

視頻截圖顯示,眾議院首席彈劾經理人希夫眾議員在參議院彈劾審判上做開場陳述。(2020年1月21日)
視頻截圖顯示,眾議院首席彈劾經理人希夫眾議員在參議院彈劾審判上做開場陳述。(2020年1月21日)

《全球清廉指數》報告稱,美國正面臨著廣泛的挑戰,從對其製衡體系的威脅,到政府中特殊利益集團日益增長的影響力,再到犯罪分子、腐敗個人甚至恐怖分子利用匿名空殼公司來藏匿非法活動。報告說,雖然特朗普總統在競選時承諾要“排幹沼澤”(drain the swamp),但一系列醜聞、辭職和不道德行為表明“付費遊戲”(pay to play)的文化正變得更加根深蒂固。特朗普總統本人也正面臨國會參議院對他濫用職權和阻撓國會的彈劾審判。

在亞太地區,除了新西蘭和新加坡外,排名靠前的還包括澳大利亞(77分)、日本(73分)。台灣以65分位居第28位。值得注意的是,在經歷了近半年的“反送中運動”的動盪後,特別是對警察濫用警權和警黑勾結的指控,香港依然以76分的高分位居全球第16位。

2019年7月2日在抗議者衝進香港立法會後,香港防暴警察對立法會外街道進行清場行動。
2019年7月2日在抗議者衝進香港立法會後,香港防暴警察對立法會外街道進行清場行動。

“透明國際”表示,在政治誠信和治理方面,亞太地區的總體表現僅略好於全球平均水平。許多國家將經濟開放視為前進方向,然而,從中國到柬埔寨再到越南,該地區各國政府繼續限制參與公共事務,壓制異議聲音,並將決策置於公眾監督之外。

中國的得分較2018年相比小幅提升了兩分,排名也從2018年的第87上升到2019年的第80,但總體上變化不大。“透明國際”並沒有特別解釋中國排名小幅提升的原因。

就在《2019全球清廉指數》報告發布的兩天前,天津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剛剛以受賄罪判處前國際刑警組織主席、原中國公安部副部長孟宏偉有期徒刑13年六個月,並處人民幣200萬元罰款。批評人士稱,北京當局對孟宏偉的處置清晰地展示了中共總書記習、中國國家主席近平治下的當今中國的司法黑暗和出於政治目的的選擇性反腐。

中國公安部副部長出身的國際刑警組織主席孟宏偉走上國際刑警組織世界大會的講台,準備講話(2017年7月4日)
中國公安部副部長出身的國際刑警組織主席孟宏偉走上國際刑警組織世界大會的講台,準備講話(2017年7月4日)

中國政府的批判者、中國民主黨全國委員會主席王軍濤對美國之音表示,中共沒有幾個腐敗分子是按照其罪行的到處理的,都是根據政治需要。他說:“國際刑警組織主席、發通緝令的人自己被抓了、被判了,這個很滑稽。”

孟宏偉2018年9月從國際刑警組織總部所在地法國里昂回北京時突然失踪。後來中國承認他是被中紀委和國家監察委的人帶走的。一些中國政壇的觀察人士認為,孟宏偉被抓與他和原來掌控中國政法系統的已落馬的政治局常委周永康的關係有關。

中國官方的新華社說,孟宏偉在2005年至2017年間,利用其職務之便,為有關單位和個人在企業經營、職務升遷等事項上謀取利益,或者利用本人職權、地位形成的便利條件,通過其他國家工作人員職務上的行為,為他人謀取不正當利益,非法所得財物折合人民幣約1446萬餘元。

旅居美國的王軍濤對“透明國際”《全球清廉指數》的科學性提出質疑。他表示,這份排名並不能真實地反映出各國的清廉或腐敗程度。王軍濤說:“我們在做政治意見和政治心理的橫向比較時發現我們提不出問題。”

他還說:“比如'民主好不好'這樣一個問題對美國人的理解和對中國人的理解是很不一樣的,他們的知識和經驗就導致他們有不同的理解。”

王軍濤表示,不能理解是什麼原因導致中國在“透明國際”《全球清廉指數》上的排名提高了。他說,如果僅從表面上看,的確中國的公款吃喝、公款消費可能減少了,但真正的腐敗應該與濫用權力有更為直接的聯繫。

王軍濤指出,絕對的權力導致絕對的腐敗。他說:“如果以川普總統的彈劾案來看,用手中的公權力來鞏固自己的個人政治地位就算腐敗的話,那習近平定於一尊,向他看齊,這又算是什麼?”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