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失去白宮的特朗普還可能失去學位?


1月20日特朗普抵達佛羅里達西棕櫚灘時向支持者揮手(路透社)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6:49 0:00

美國前總統特朗普已經卸任並離開華盛頓,然而國會衝擊事件後,針對他的抵制和指責依然沒有消停。包括哈佛等多所美國高校正考慮或已經撤銷其學術文憑和榮譽學位,這樣的呼聲和決定引起不同反應。反對人士認為,這是高校把學位變成政治表達和報復工具,贊同者卻指出,高校有責任參與問責。

大學撤銷學位呼聲此起彼伏

本月初,美國賓州的里海大學(Lehigh University)撤銷了特朗普30多年前獲得的榮譽學位,紐約的瓦格納學院(Wagner College)董事會也決定撤銷2004年授予特朗普的榮譽學位,原因是特朗普的支持者參與散佈“虛假信息和不信任”,導致在美國國會大廈發生致命騷亂。

出於同樣原因,特朗普的母校沃頓商學院一些校友也呼籲學校撤銷特朗普的學術文憑。

常春藤名校哈佛大學的一些學生髮起請願書,點名特朗普的支持者和幕僚,包括共和黨籍德州眾議員丹·克倫肖(Dan Crenshaw),共和黨籍聯邦參議員泰德·克魯茲(Ted Cruz )和前白宮發言人凱莉·麥肯納尼(Kayleigh McEnany),要求學校撤銷這些人的學術文憑,並取消給特朗普的榮譽學位。

這份由哈佛大學在校生髮出的請願書中說,這幾名哈佛畢業生傳播煽動性語言,否認總統大選的有效性,造成騷亂。請願書說:“他們不代表,也不應代表一所大學致力的“加強民主”和“促進正義”。

請願發起人之一哈佛大學肯尼迪學院學生達羅德·古巴(Darold Cuba)告訴美國之音,“這份請願書是針對所有促成了1月6日國會衝擊事件的惡意行為。儘管特朗普已經卸任,他們中的大多數仍處於有影響力地位。沒有問責,就沒有團結,因為沒有什麼能阻止同樣的人使用導致國會衝擊事件同樣的策略。民間社會包括大學,有責任參與問責進程。”

撤銷學位的呼聲和做法引起了不同的反應。

哈佛大學政府系教授瑞安·埃諾斯(Ryan D. Enos)說,學術文憑(Diploma)和榮譽學位(Honorary Degree)不能相提並論。

他說:“文憑是人通過努力達到學校的要求之後取得的,這是事實,是他們在學校取得的成功。所以,我不知道怎麼能因為以後的行動而將那些人的文憑撤銷。另一方面,榮譽學位是一個人因為他們的角色或成就獲得的一種認可,它代表的是校方認為應該支持的東西。從這個意義上說, 我確實認為學校可以撤銷榮譽學位, 不是特別針對特朗普的支持者,而是針對那些破壞民主或鼓勵暴力的人。”

撤銷學位是麥卡錫主義?

艾倫·德肖維茨(Alan Dershowitz)是哈佛大學法學院榮譽退休教授。他說,不管是撤銷學術文憑還是榮譽學位,都是麥卡錫主義的回歸。

“這是上世紀50 年代麥卡錫主義的回歸,試圖對那些你不同意其政治觀點的人進行消聲。這完全不符合大學應展現所有議題所有觀點的角色。因此,我強烈反對哈佛取消學術文憑或榮譽學位的意向,若有任何哈佛畢業生的學位基於政治原因被撤銷,我願意無償為他們辯護。”

但是,哈佛大學校友,美利堅大學公共關係和戰略傳播專業教授斯考特·泰蘭(Scott Talan)卻不同意這種說法。

“我認為不管從邏輯上或政治上講,這與麥卡錫主義沒有任何联系。麥卡錫主義指的是不經過正當程序或討論,錯誤地指責人們是共產主義者。現在的情況正好相反。我們這裡討論的人,包括特朗普,朱利安尼等人,很明顯說了危險的話, 導致人員傷亡和民主殿堂的毀壞。”

他說:“這些行為非常嚴重,足以使一所大學討論是保留還是撤銷散播這些言論或做出這些行為的人士的榮譽學位。”

學位變為政治工具反對言論自由?

喬治華盛頓大學法學教授喬納森·圖利(Jonathan Turley)不同意撤銷任何學位,他認為這是把學位變成了政治表達和報復的工具。

“它將發出這樣一個信息:任何學位都可能受到大學政治風向變化的影響,學位只是暫時的,如果有多數人要求就可以撤銷,”他告訴美國之音。“尋求這種報復的努力不僅深化了我們的分裂,也擴大了對言論自由的打擊。”

哈佛大學教授埃諾斯提出反駁,他說:“這不是言論自由的問題。言論自由並不意味著你每說一件可怕的事情都會得到獎勵。要說明的是,他們說的話太可怕了。 ”

埃諾斯說,“哈佛作為公民社會和全球的領導者,應該儘自己的一份力量,支持民主。因此, 我認為大學作為教育我們年輕人的地方,在我們的公共話語中佔有重要地位,應該這麼做。”

哈佛的做法可能引發更多高校跟進

哈佛大學法學院榮譽退休教授德肖維茨則擔心,哈佛大學在這個問題上的決定非常重要,因為它是常春藤聯盟的龍頭,一旦哈佛做出決定,其他學校就會跟隨效仿。

“哈佛從未撤銷在二次世界大戰中為納粹而戰的學生的學位,也沒有撤銷曾在內戰期間為邦聯一方作戰的學生的學位,而這些學生參與了嚴重的犯罪行為。現在若只因為學生持不同政治觀點就剝奪他們的學位,這是錯誤的。”

德肖維茨繼續指出,一旦開始,這種撤銷學位的報復做法將永遠不會消停。

“20年後會有人說,'誰當年主張撤銷學位,我們現在該把那些人的學位撤銷。'這永遠不會停止,因為20年後,觀點看法將轉變,人們會說,'哦,我的天啊,真有學生在哈佛試圖撤銷別人的學位,只因為他們跟特朗普有關聯?我們把那些學生的學位撤銷吧。'”

埃諾斯強調說,不應把特朗普的全部同僚的學位撤銷,應該針對那些企圖推翻自由選舉結果的人。他還表示雖然特朗普已經卸任,但撤銷這些人榮譽學位的請願應當繼續下去。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