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從“亞太”到“印太” 川普亞洲政策改名的含意

  • 葉林

美國總統川普2017年6月26日與印度總理莫迪(左)舉行聯合記者會

就在美國總統川普行將對亞洲進行為期十天的訪問之際,川普行政當局最近似乎在刻意避免前任多屆政府使用多年的“亞洲—太平洋”(Asia-Pacific)一詞,而是開始用“印度洋—太平洋”的表述指代這個橫跨印度、東亞、東南亞和澳大利亞的廣袤區域。有人認為這是在措辭上試圖與奧巴馬政府劃清界限,也有分析認為,這是在強調美國的地緣戰略利益。

川普星期三在內閣會議上使用了“印度洋—太平洋”一詞。白宮國家安全顧問麥克馬斯特星期四在介紹川普亞洲行的記者會上也多次使用這個詞,說川普總統就任以來與“印太”領導人通過43次電話。

美聯社的一篇報導指出說,“印度—太平洋”一詞被外交政策學者使用多年,印度、印尼和澳大利亞都偏好使用這個表述。

一些人認為,川普政府是在措辭上試圖與奧巴馬政府劃清界限。不過,也有分析認為,現任美國政府是在強調美國的地緣戰略利益不僅包括東亞、東南亞這些中國傳統的勢力範圍,更包括印度在內的南亞次大陸。

《大國的興衰》一書作者、耶魯大學歷史學教授保羅·肯尼迪11月3日在華盛頓的一場座談會上說,從現實主義觀點出發,必須認識到當今世界有四個大國——除中美俄之外,印度的作用不能忽視。

肯尼迪教授說:“要面對現實,就是要認清,我們世界上有這四個大國,還有其他幾個重要的國家,比如伊朗,還有越來越重要的印尼,它們都不想任人擺佈。”

肯尼迪還說:“而歐洲在經濟層面以外,沒有國家能擔任起大國的角色。歐洲的分裂太嚴重了。”

而川普外交政策的批評者認為,川普政府宣布退出跨太平洋夥伴關係(TPP)協定後,根本沒有明確其亞洲戰略。

美國進步行動基金中心國家安全和國際政策副主席凱莉·瑪格薩門(Kelly Magsamen)星期四在一次活動上說,希望川普總統的亞太政策能促進與盟友的團結。

瑪格薩門曾擔任美國國防部亞太安全事務官員。她說:“奧巴馬政府有亞太再平衡戰略,無論你說它是好是壞,至少它是有關美國與亞洲接觸的一個真正的理論。川普政府目前缺少的正是這樣的理論。我看到的大部分都是在這一地區走一步算一步的做法。”

她還說:“中國正在享受自己取得的新地位,這與美國的前進方向形成鮮明的對比。我們的亞洲盟友和夥伴還在觀察,美國是否會長期駐守這一地區。”

白宮表示,來自北韓的威脅將是川普此行與包括習近平在內的亞洲國家領導人會談的首要問題。一些學者警告,美國決策者不能在與中國打交道時在北韓問題上下太大賭注。

德國馬歇爾基金會高級研究員勞拉·羅森伯格(Laura Rosenberger)星期四說,雖然美國和中國在北韓問題上存在利益交集,中國與北韓也有利益交集。

她說:“我們必須要銘記,中國在北韓問題上的利益永遠都不會與美國在這一問題上的利益一樣。我們雖然可以設定目標,在朝鮮問題上讓中國做出某些改變,我們必須要明白哪些是可能的、哪些不可能,然後在其他問題上做好預案。”

羅森伯格認為,在那些中國不會幫忙的問題上,與盟友保持團結相當重要,而川普總統至今的言行似乎給美韓關係造成了負面影響。

您的意見

顯示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