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美俄安全談判前景不樂觀 普京是否會對烏克蘭開戰?


俄羅斯坦克在俄羅斯克拉斯諾達爾地區的莫爾基諾訓練場參加演練。(2021年12月14日)
美俄安全談判前景不樂觀 普京是否會對烏克蘭開戰?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2:15 0:00

在美俄兩國總統就俄羅斯在烏克蘭邊境集結軍隊的問題進行了通話並互相警告之後,兩國外交官員將於下星期在日內瓦舉行談判,以期開啟緩和緊張局勢的途徑。但是,有分析人士表示,鑑於美俄目前分歧巨大,他們對談判的前景不抱樂觀。他們擔心會談失敗,普京有可能對烏克蘭採取軍事動作。

普京開出的條件觸及美國和西方紅線,談判前途未卜

美國副國務卿溫迪·謝爾曼(Wendy Sherman)1月9日和10日將在日內瓦與俄羅斯副外長謝爾蓋· 里亞布科夫(Sergei Ryabkov)會晤,兩人將共同主持雙邊安全會談。這是兩國為緩和烏克蘭東部與俄羅斯邊境緊張局勢作出最新的努力。美俄會談後,1月12日和13日,俄羅斯還要分別與北約和歐洲安全與合作組織會談。

目前,俄羅斯向其在與烏克蘭接壤的邊境派駐了大約10萬大軍,預計,最後兵力會高達17萬5千人之多。美國和西方認為俄羅斯大舉集結是意圖入侵烏克蘭, 不過,俄羅斯否認有計劃入侵烏克蘭,並表示派駐部隊是為了演習需要。俄羅斯還向西方國家提出條件,要求北約保證接納烏克蘭入盟並減少在歐洲東部和中部的部署。

分析人士對本次會談能否取得進展表示不樂觀。

美國杜克大學研究外交和冷戰歷史的副教授西蒙·邁爾斯(Simon Milestone)告訴美國之音說:“我這麼想原因有兩個。首先,俄羅斯列出的清單上的要求非常廣泛,在很大程度上是美國外交政策無法接受的,烏克蘭和北約也無法接受。我不認為美國在其中一些非常重要的問題上做出很多讓步,其中許多問題甚至不在美國的能力範圍內。美國的總統不能替代烏克蘭政府作出決定,其中很多都與烏克蘭的政治有關。”

邁爾斯所說的“清單”指的是俄羅斯12月15日向美國和北約提出的所謂安全保障條約草案。俄羅斯要求美國和北約作出書面安全保障,條款包括“北約停止東擴”、“烏克蘭和格魯吉亞不能加入北約”以及美國不在非北約成員國的前蘇聯加盟共和國領土上建立軍事基地、不同這些國家發展軍事合作等。

美國已經明確表示,俄羅斯的這些要求不會是本次談判的基礎。北約秘書長斯托爾滕貝格也明確拒絕了俄羅斯的要求。在俄羅斯向北約提交安全保障條約草案的當天,他就表示,烏克蘭是否加入北約,將由該組織的30個成員國以及基輔決定,而不是俄羅斯。

北約的一個關鍵原則是成員資格對任何符合條件的國家開放,任何局外國家都不會擁有會員否決權。儘管短期內烏克蘭獲准加入北約的可能性很小,但美國及其盟國不會排除這種可能性。

烏克蘭一直在積極努力加入北約。2019年2月,烏克蘭甚至將加入北約和歐盟作為國家基本方針寫入憲法。支持者認為,烏克蘭只有加入北約才能得到最好的安全保障。不過,有觀察人士指出,俄羅斯的反對在某種程度上已經大大推遲了烏克蘭和格魯吉亞加入北約的時間表。

杜克大學的邁爾斯認為本次會談不太會取得進展的第二個原因是俄羅斯在烏克蘭邊境集結的部隊數量之多。他說,這實際上是軍事行動,需要長時間才能有所回撤。

白宮提供的照片顯示拜登總統在他位於特拉華州威爾明頓的私邸與俄羅斯總統普京通話。(2021年12月30日)
白宮提供的照片顯示拜登總統在他位於特拉華州威爾明頓的私邸與俄羅斯總統普京通話。(2021年12月30日)

美國總統拜登和俄羅斯總統普京上個月已經就烏克蘭局勢進行過兩輪通話。在12月30日的通話中,拜登說,他已經告訴普京,如果俄羅斯進一步“入侵”烏克蘭,美國及其盟友和夥伴將作出果斷回應。而普京也強硬地回應,稱任何制裁都可能導致俄美關係破裂,這將是一個巨大的錯誤。雖然如此,兩人又都表示希望1月9日和10日的會談能有積極成果。

白宮發言人星期三(1月6日)說, 美國的方法將是“實際的,以結果為導向的,並表示不會對俄羅斯的要求逐一作出答复。

在美俄舉行會談之前,哈薩克斯坦爆發針對威權總統託卡耶夫的抗議。應託卡耶夫的請求,俄羅斯已經向哈薩克斯坦派出傘兵幫助平息抗議。

美國傳統基金會從事海戰和高科技研究的高級研究員布倫特·桑德勒( Brent Sadler)認為,這有可能會改變俄羅斯在烏克蘭問題上的盤算。隨著哈薩克斯坦的局勢的變化,普京需要考慮是否需要將派往烏克蘭的軍隊分派一些到哈薩克斯坦。

他說:“部署在烏克蘭邊境的部隊與被召集向哈薩克斯坦政府提供支持的部隊屬於一個軍區。因此,未來幾天我們看到的事態發展對普京來說可能會很複雜。他必須向哈薩克斯坦派兵幫助一個條約夥伴,同時他可能希望在烏克蘭問題的談判桌上軍事也是他的選項之一。”

桑德勒說,普京是否會從烏克蘭邊境撤軍以應對哈薩克斯坦的混亂局面值得關注。一旦烏克蘭的地面局勢發生改變,普京與西方的談判結果也會發生改變。

為了更好應對中國,美國和西方也不能對俄羅斯妥協

在美國,一些人建議拜登政府對俄羅斯的要求作出讓步,以便可以更集中力量應對中國,因為中國才是美國在21世紀的最大的對手。

美國著名的古典保守派政治評論員帕特里克·布坎南( Patrick Buchanan)最近就撰文說,美國應該明確告訴烏克蘭,其加入北約的要求不再被考慮,烏克蘭也不會被納入第五條款得到安全保障。根據北約第五條款,對某一個成員的攻擊就是對全體的攻擊。

他說,美國在烏克蘭危機中最應該做的是避免與俄羅斯開戰, 避免升級,讓敵手“體面退場”。

美國前駐烏克蘭大使、現在布魯金斯學會進行軍控和安全研究的史蒂文·皮弗(Steven Pifer)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說,美國不能對俄羅斯妥協,就算是為了中國也不能這麼做,因為這將向中國發出錯誤的訊息。

他說:“如果你現在開始做出讓步……這或許可以平息與俄羅斯人的危機,但那給中國傳遞了什麼信息?我認為這是一個同樣強有力的論點,如果不是更強有力的話。美國政府必須頂住俄羅斯,告訴他們我們這裡有紅線,我們有原則,我們不會犧牲它們。這也可能是能讓北京看到的一個有用的信號。”

俄羅斯和中國近年來加強了軍事合作,甚至新冠疫情也沒有阻止俄中的互動。12月15日,中國領導人習近平在與普京視頻會晤時罕見表態支持普京所提出的要求美國和北約對俄羅斯安全提供擔保的提議。

美國戰略預測機構歐亞集團在2022年的風險預測報告也提到,一旦西方不能妥善解決烏克蘭危機,一個顯而易見的結果是,中國不但在聯合國安理會支持莫斯科,而且,也會在南中國海地區進行更多的挑釁活動。

談判失敗,普京有可能採取行動

歐亞集團在2022年的風險預測報告中還把俄羅斯列為2022年度的第五大風險。報告說,在俄烏邊境陳兵數十萬,普京已經搭上了自己的信譽。報告說,如果普京不能從西方得到讓步,那麼他很可能會採取行動。

美國前駐烏克蘭大使皮弗告訴美國之音,他認為普京要北約明確拒絕烏克蘭的條款很極端,他甚至懷疑普京故意提出這樣的條件,目的就是要讓美國和北約拒絕,以便俄羅斯有理由對烏克蘭動武。

他說:“在俄羅斯草案中寫下這一點的人必須知道,北約是不可能同意這一點。這讓人在一定程度上擔心該協議的目的並非是開啟認真的談判,而是從一開始起就被拒絕。我的意思是俄羅斯人可以這麼說,'西方不會回應我們的安全擔憂'。這只是他們利用它對烏克蘭採取軍事行動的一個理由罷了”。

俄羅斯一直希望將前蘇聯共和國烏克蘭重新納入自己的勢力範圍,並不希望烏克蘭與西方越來越接近。但是,從自2014年俄羅斯吞併烏克蘭的克里米亞以來,烏克蘭人越來越想擺脫俄羅斯。

入侵烏克蘭,普京的代價巨大

12月11日,拜登已表示,如果俄羅斯進一步侵略烏克蘭,美國和盟國將做出果斷回應。但是他同時表示,美國向烏克蘭派遣地面作戰部隊的可能性“從未擺在桌面上”。

即便如此,美國和西方還是可以讓俄羅斯付出巨大的代價。12月11日,拜登向俄羅斯發出警告說,稱若俄羅斯“入侵”烏克蘭,俄方的經濟將遭受到“破壞性的懲罰”和“毀滅性的後果”。

1月5日,美國國務卿布林肯表示,歐洲的北溪2號天然氣管道可以用來對付俄羅斯。他是在與德國外交部長安娜萊娜·貝爾伯克會談後,作出這番講話的。

北溪2號是一條由俄羅斯,繞過東歐國家,經波羅的海海底通到德國的天然氣管道,由俄羅斯天然氣技術股份公司(Gazprom) 和五家歐洲公司共同承建,2021 年9 月10 日,北溪2號天然氣管道宣布全部完工,目前還沒有正式“通氣”。

布林肯表示,很難想像在烏克蘭局勢惡化的情況下會開通這條天然氣管道。貝爾伯克則指出,華盛頓和柏林已同意在莫斯科將能源供應用作“武器”的情況下採取有效遏制措施。

美國前駐烏克蘭大使皮弗說,美國的可能措施還包括向烏克蘭提供武器,以便他們更好的實施自衛。

自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8月底訪美以來,作為拜登承諾的6000萬美元額外安全援助的一部分,包括“標槍”反坦克導彈在內的一批批彈藥和武器陸續運抵基輔。美國近期通過的2022財年《國防授權法》中提到,將分別對烏克蘭和波羅的海方向的安全援助計劃撥款3億和1.5億美元。

目前,立陶宛和愛沙尼亞已經表示要向烏克蘭移交致命性質的武器。另外,美國和北約也可以向波羅的海地區的北約盟國以及波蘭增派戰鬥部隊。這些應該都不是俄羅斯希望看見的。

另有報導說,對俄羅斯的製裁措施還可能包括限制俄羅斯銀行將盧布兌換成外幣,切斷俄羅斯與Swift全球金融支付系統的聯繫。

不過,皮弗認為,對俄羅斯來說,最大的代價應該來自烏克蘭的軍隊。

他說: “最大的代價是烏克蘭軍方帶給他們的,雖然他們沒法擊敗俄羅斯軍隊,但是,卻能讓他們付出代價。俄羅斯會有傷亡。烏克蘭人現在已經在討論如果俄羅斯人佔領了他們的領土,他們將如何進行游擊戰爭。我認為這可能是克里姆林宮在計較得失中的重要因素。我相信,我相信俄羅斯有很大一部分人口希望俄羅斯在國際關係上拿出強悍的聲音和強悍的立場,但是,他們不會喜歡看到俄羅斯士兵被裝在裹屍袋裡帶回來”。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