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美中之間的較量是文明的衝突嗎?


中國四川自貢燈貿集團在美國維吉尼亞州勞登郡舉辦的燈會所展示的中國龍與美國國會大廈。(2018年12月22日)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7:41 0:00

美國國務院政策規劃主任斯金納日前在一個論壇上討論特朗普政府的對華政策時暗示,美中之間的大國競爭是兩個文明之間的衝突。這一說法立即遭到很多亞洲觀察人士的批評。他們認為,這種看法反映了對中國本身以及中國對美國構成的挑戰存在根本性的誤解,而且是一種種族主義的評估。

斯金納:美中爭鬥是與不同文明和非高加索人種之間的和競爭

美國國務院政策規劃主任斯金納。
美國國務院政策規劃主任斯金納。

美國國務院政策規劃主任斯金納(Kiron Skinner)星期一在智庫新美國主辦的“未來安全論壇”上談到了她對美中目前的較量為什麼與冷戰不同的看法。

她說:“這是與一個很不同的文明和不同的意識形態之間的爭鬥,而且美國以前沒有經歷過這種情況。”

在哈佛大學獲得政治與國際關係博士學位並師從前國務卿康多莉扎·賴斯的斯金納還提到,種族也是美國眼下與中國之間的爭鬥與冷戰期間美蘇爭鬥的另外一個不同之處。

她說:“特別引人注目的是,這是第一次我們將面臨一個強大的競爭對手不是高加索人種(Caucasian)。”

斯金納所負責的政策規劃司是國務院內部的研究機構。二戰後,負責過政策規劃的人包括遏制政策之父喬治·肯南、影響了美國冷戰期間防務政策的前副國防部長保羅·尼茨、約翰遜總統的國家安全事務特別助理羅斯托、前駐華大使洛德以及前副國防部長沃爾夫維茨等。

斯金納:美蘇冷戰是西方內部的爭鬥

寫過有關里根總統專著的斯金納博士在這個論壇上與新美國的負責人斯洛特(Ann-Marie Slaughter)對話時說,中國對美國構成了獨特的挑戰,因為北京的政權不是西方哲學與歷史的產物。

她說:“當我們想到蘇聯以及與它展開的競爭時,在某種程度上那是西方內部的一場爭鬥。”

她還提到了馬克思的理論與西方政治理論之間的聯繫,說這位德國猶太人發展出的哲學中的一些原則實際上屬於古典自由主義。

美媒:國務院準備與中國進行文明的衝突

在斯金納做出了這樣的表態後,美國的政治新聞網站和周刊《華盛頓觀察者》發表了《國務院準備與中國進行文明的衝突》的報導。報導說,蓬佩奧國務卿的團隊正在製定一項中國戰略,該戰略基於美國歷史上第一次“與一個真正不同的文明進行較量”的理念。

美國的一些亞洲問題專家看到這篇報導後都對斯金納的說法提出了批評。

前國防部官員:是對中國本身及中國對美國構成的挑戰的根本性誤解

威爾遜國際學者中心亞洲項目主任鄧志強(Abraham Denmark)發推說,“如果這篇文章準確的反映了國務院對中國的想法,那麼它意味著它對中國本身以及我們所面臨的挑戰都存在根本性的誤解。”

這位前國防部負責亞太安全的副助理部長說,如果說美中競爭是美國第一次面臨一個強大的競爭對手不是高加索人,那麼二戰的太平洋戰區怎麼算呢?他說,更重要的是,種族與這些有什麼關係?

鄧志強也指出,斯金納的基本觀點是正確的,即中國與蘇聯不同,美中競爭的本質也與美蘇爭鬥不同,因此需要一個不同的戰略。

史文:對中國威脅的本質做出的令人震驚的、基於種族主義的評估

卡內基國際和平基金會的中國問題專家史文(Michael Swaine)對斯金納的說法做出了更為強烈的反應。

他在推文中說:“如果(報導)準確,這是對中國威脅的本質的一種相當令人震驚的、基於種族主義的評估。而它來自國務院使情況更糟糕。顯然,問題不在於中國的體製而是中國的文化?”

史文在看了斯金納講話的視頻後發推說,報導沒有錯。他接著說:“美國政府真的走上了一條對中國這個挑戰做出瘋狂描述的非常危險和令人沮喪的道路。”

安德魯·楊:不是文明之間的衝突

美國天主教大學政治學副教授安德魯·楊(Andrew Yeo)也不贊同斯金納的這個說法。

他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說:“很容易建立不同種族的對比。就文明衝突而言,我不認為美中之間是一種文明的衝突,更多的是意識形態和價值觀的不同。 ”

這位美國天主教大學亞洲研究中心主任說,的確,美國與亞洲國家存在過緊張關係,在上世紀80年代日本崛起時甚至出現了種族方面的緊張,但這並不表明他們之間不能合作,儘管他們有著不同的文明背景。事實上有很多案例表明,美國與亞洲國家可以進行很好的合作,例如美日之間和美韓之間的合作。

他說:“我不見得認同這種描述。它不只是文明之間的差異,還有其他方面的組成部分,可能是美國的戰略,也可能涉及競爭與實力以及不同的價值觀,而不只是不同的文化與文明。”

華郵:很少的人認為種族是這場爭論的核心

《華盛頓郵報》的一篇分析文章說,與特朗普總統大多數外交政策所不同的是,他對中國的敵對態度在華盛頓相對受歡迎。許多人都認為,中國的貿易政策是不公平的,其侵犯人權的行為是不道德的,其在南中國海和台灣海峽咄咄逼人的姿態是危險的。

但是文章說,對於很多中國問題專家來說,他們並不認同特朗普政府對北京使用的一些措辭,事實上,很多人很不喜歡。他們無疑也不把特朗普政府與中國之間的爭端視為是“文明的衝突”,而更少的人認為種族是這場爭論的核心。

蕭良其:特朗普政府需要進一步說明,但目前不必胡思亂想

全球檯灣研究中心執行主任蕭良其(Russell Hsiao)也明確表示,美中之間的新冷戰並不是文明之間的衝突。不過他在一個推文中說,公平的說,斯金納並沒有直接說美中之間的較量是文明的衝突。在他看來,特朗普政府應當進一步說明它的意思,而目前人們沒有必要就這個問題胡思亂想。

在論壇上,當斯洛特說斯金納的有關說法聽起來像是亨廷頓的文明衝突論時,斯金納回答說,“有其中的一些信條,但是也有點不同。”

斯金納接著說,“我認為,我們不得不摘掉玫瑰色的眼鏡,認清這個威脅的本質。我認為,我們還必須對中國人尋求獲得的成就有一種尊重。”

亨廷頓的“文明衝突”論

文明的衝突是已故哈佛大學政治學教授亨廷頓(Samuel P. Huntington) 提出的一個著名的理論,即在二戰後的世界,文化與宗教認同將是主要的衝突來源,今後的戰爭將不在國與國之間爆發,而是在不同的文明之間爆發。

亨廷頓最早於1992年在美國企業研究所的一個講座上提出這一看法,93年他在《外交事務》雜誌上發表了“文明的衝突?” 一文,回應他的學生福山92年發表的《歷史的終結》一書。1996年,亨廷頓進一步擴展了他的這一理論,並撰寫了《文明的衝突與世界秩序的重建》。他的這個理論在政界和學術界一直引起很多的爭論,911事件的爆發使他的這個理論得到很多人的認同。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