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走向新冷戰?美中意識形態對立愈加強烈


蓬佩奧星期四在加州的尼克松總統圖書館發表題為“共產黨中國與自由世界的未來”的演講,(路透社)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1:32 0:00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星期四(7月23日)稱“習近平是破產的極權意識形態的忠實信徒,他甚至呼籲中國人民改變中國共產黨前行的方向。他將中共與自由世界的競爭提升到關於生存的高度。他說,“如果自由世界不改變中國, 終有一天被中國改變。 ”分析人士指出,美中在意識形態領域的競爭在螺旋式上升。這樣的美中競爭與30年前的以意識形態掛帥的美蘇爭霸究竟有什麼異同?

蓬佩奧: 習近平是破產的極權意識形態的信徒

蓬佩奧星期四在加州的尼克松總統圖書館發表題為“共產黨中國與自由世界的未來”的演講,他提到了美中在意識形態領域的根本不同。

他說:“就像奧布萊恩大使所解釋的,我們必須記住,中國共產黨是馬克思列寧主義政權,習近平總書記是破產的極權意識形態的忠實信徒。幾十年來,帶著這樣的意識形態,他們尋求中共在全球的霸權。就像中國從來沒有忽略那樣, 美國再也不能忽視兩國在政治和意識形態上的根本不同。”

蓬佩奧指的是美國國家安全事務顧問羅伯特·奧布萊恩(Robert O’Brien )6月26日發表的有關中國共產黨意識形態的講話。奧布萊恩在演講中承認,美國的對華接觸政策之所以失敗是因為美國之前沒有在意中國共產黨的意識形態。

他說:“我們為甚麼會犯這樣的錯誤?我們為甚麼不能看清中國共產黨的本質?答案很簡單,是因為我們沒有注意中國共產黨的意識形態。…。我們只相信我們希望相信的方面,認為這些黨員只是名義上的共產主義者。”

奧布萊恩稱中共領導人習近平是前蘇聯獨裁者斯大林(Josef Stalin)的繼承人。他還說,習近平對意識形態管控的野心不僅限於本國人民。中國共產黨宣稱的目標是建立一個人類命運共同體,並任由中國共產黨來重塑整個世界。

蓬佩奧在講話中呼籲自由世界攜手應對來自中共的威脅,捍衛自由。他還表示,他相信自由世界一定會勝利,因為自由世界曾經這麼做過,也因為自由世界正在覺醒。他顯然指的是美蘇對抗中,蘇聯垮台的事實。

蓬佩奧承認中國與前蘇聯的不同,但是他認為中共在重複蘇聯的錯誤。他說:“我之所以這麼篤信,是因為中共共產黨在重複前蘇聯的錯誤, 孤立他們可能的盟友,打破國內外對他們的信任,拒絕承認產權以及法治。”

美國對中國意識形態的認知在改變

這不是蓬佩奧第一次強調美中在意識形態上的不同。 5月20日,白宮公佈的的《美國對中華人民共和國戰略方針》,這份戰略方針首次將“價值觀挑戰”與“經濟挑戰“和”安全挑戰“並列在一起,稱這是中國對美國的三大威脅。

蓬佩奧在報告發表當天舉行的一個新聞發布會上說:“自從1949年以來,中國一直被一個殘暴的威權政權、一個共產黨政權所統治。” 他還說,:“我們大大低估了北京在意識形態和政治上對自由國家的敵對程度。全世界正在看清這一事實。”

《戰略方針》說,“北京顯然自以為正與西方進行一場意識形態競爭。”方針說, 2013 年,習近平總書記呼籲黨為兩個競爭體系之間的“長期合作與衝突時期”做準備,但“資本主義最終消亡,社會主義最終勝利”。

方針還說,中共的強制意識形態認同運動並沒有止步於中國的邊界。近年來,北京干涉主權國家的內政,謀求對其政策的認同。在國際上,中共打著“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旗幟,推動習近平的全球治理願景。

華盛頓布魯金斯學會中國戰略計劃主任杜如松(Rush Doshi)說,兩國在意識形態領域的競爭已經呈現螺旋式上升的趨勢--一國所謂的“防禦”意識形態努力被另一方視為“攻擊型”的意識形態行動(或是意識形態的輸出),從而觸發另一國的反應,導致競爭升級。他說,兩國在意識形態上的差距正在影響所有的一切。

美中意識形態的不同也體現在聯邦調查局局長克里斯托弗·雷 (、司法部長威廉·巴爾(William Barr)等政府高級官員最近的講話中。

司法部長巴爾(William Barr) 在7月16日的演講中把美中競爭與未來的生存聯繫起來。他說,美國與中國的競爭將決定未來“是由美國及其自由民主盟國繼續塑造自身的命運,還是由中共及其專制朝貢國來掌控未來。”

巴爾最後呼籲:“自由世界採取‘全社會’的方式‘贏得爭奪制高點的競爭’,就像‘美國以前做到過的’一樣。”

紐黑文大學東亞安全中心主任布萊特·麥考密克(Brett McCormick)認為,巴爾最後的這番言論是“對冷戰的明確召喚”。

聯邦調查局局長克里斯托弗·雷(Christopher Wray)在7月8日的演講中,也強調來自中共的威脅。他說,中共“正在不擇手段地鑽我們開放制度的空子,同時利用它自己封閉制度的優勢。”

區分中國和中共,美國挑戰中共政權的合法性?

蓬佩奧在講話中還再次將中國共產黨政府與中國人民作出了區分。他說,比起害怕外國的敵人,這個黨更加害怕來自自己民眾的真實言論。他號召中國人民來改變中共前行的方向。他說,中國人民一樣熱愛自由。

其實自2019年以來, 蓬佩奧在講話中就開始區分中共/中國政府與中國/中國人民。這也是美國政府對華新戰略的另一個特點。愈來愈多的美國政界人士強調,“美中衝突只是美國與中共的衝突。”

2019年10月底,蓬佩奧在紐約哈德遜研究所發表演講時,他將抨擊目標聚焦在中共政權上。他說,中國共產黨在挑戰美國、挑戰世界,以爭取世界上的主導地位”。他說:“美國如今也意識到了,中國共產黨對美國和美國價值觀懷有敵意。 ” 當時,中國外交部斥責蓬佩奧暴露了“陰暗的反共心理”,“挑撥中國共產黨與中國人民的關係”。

2019年11月8日紀念柏林牆倒塌30週年的活動上,在德國訪問的蓬佩奧再次將“中共”與“中國人民”進行拆分。他誇讚中國人民聰明、有能力,強調“美中衝突只是美國與中共的衝突”。蓬佩奧的講話再次受到北京言辭激烈的反擊,稱“企圖將中國人民和中共割裂對立的言行…是對全體中國人民的挑釁”。

據稱,蓬佩奧的這些做法是受到他的華裔智囊余茂春的影響。這位中國出生的學者最近在受訪時說,美國高層官員之前在聲明中經常提到“中國人”,未能區分“中國人民”和中共政權。他還認為,美國之前對華政策的一個重大缺陷是政治和政策精英,未能正確衡量北京的弱點和脆弱性,並採取相應的合理對策。他說:“實際上,中共政權的核心是脆弱而軟弱的,它害怕自己的人民,偏執地臆想來自西方特別是美國的對抗。”

中國前外交部副部長傅瑩認為,美國政府官員將中國共產黨與中國人民割裂和對立起來,是在“挑釁中國共產黨和政治制度的合法性,因此中方必須堅決與之鬥爭。”

在行動上,華盛頓也將中共與中國人民愈來愈明顯地區別開來。特朗普政府在考慮一項針對中國共產黨9200萬黨員的全面旅行禁令,禁止他們進入美國,並且可能驅逐目前在美國的中共黨員。

中共一直視美國為威脅

如果說,美國是近兩年才感受到意識形態在美中競爭中的重要性,而中共則一直視美國為威脅。

中國前外交部副部長傅瑩自己也承認,“從中方的角度看,美國從來沒有放棄顛覆中國共產黨領導的社會主義制度的企圖。”

中共一直高度警惕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對中國進行“和平演變"和"顏色革命”的圖謀。

中共十八大以來,習近平在不同場合就指出:“經濟建設是黨的中心工作,意識形態工作是黨的一項極端重要的工作”,“意識形態領域看不見硝煙的戰爭無處不在,政治領域沒有槍砲的較量一直未停。”

他還通過臭名昭著的“九號文件”和16條,嚴防西方思想對中國高校的滲透。

在美國新冠疫情失控,非洲裔美國人爭取平等權利運動時,中國官方媒體藉此對美國進行攻擊,強調中國價值觀和制度的優勢。

中共支持威權主義,挑戰美國的自由民主理念

不過,也有學者認為,美中在意識形態領域的競爭態勢與美蘇爭霸還是有很大的不同。他們認為,與美蘇爭霸不同的是,中國不像蘇聯那樣高度信仰共產主義,也沒有在全球範圍內推行共產主義,因此,美中競爭並沒有像美蘇那樣陷入意識形態領域的零和競爭。

傅泰林(Taylor Fravel) 是美國麻省理工學院的政治學教授,他告訴美國之音說:“從意識形態上講,在先前的冷戰中,美國和蘇聯都有普遍的意識形態,特別是蘇聯通過在世界範圍內傳播社會主義來建立自己的安全。今天,美國和中國在政治意識形態和政府體制、在民主與非民主的意識上顯然存在分歧,但是中國並不一定要讓世界其他地方的國家轉變成像中國這樣的馬克思列寧國家。中國很樂意與民主國家或專制國家合作。因此,意識形態的競爭與我們在冷戰中目睹的競爭是不同的。”

美蘇冷戰的一個主要特徵是兩國在意識形態領域的衝突。一方希望自己的意識形態能戰勝另一方的意識形態。蘇聯希望在全球建立共產主義, 而美國希望在世界推行民主和自由資本主義。

美國傳統基金會的成斌也認為,與冷戰時不同,中國沒有積極走出去尋求改變其他國家的制度, 但是,他認為中國對威權體制的支持對美國的意識形態理念形成挑戰。

他說:“中國對威權體制的支持確實會挑戰美國的意識形態理念:自由、民主和資本主義”。從這個角度來說,確實有意識形態的部分,但是與冷戰是非常不同。 ”

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