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大象打架螞蟻定會遭殃嗎?美中競爭 東南亞國家的選擇


印度尼西亞是蓬佩奧10月29日此次南亞和東南亞之行的倒數第二站。圖為蓬佩奧(中)與印尼官員合照。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20:11 0:00

南亞和東南亞地區最近成為美中爭奪的最新戰場。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剛剛結束對南亞和東南亞的訪問。在此之前,中國外長王毅以及負責外事的中共中央外事工作委員會辦公室主任楊潔篪也訪問了該地區。在東南亞地區,有一句流行的諺語, “大像打架,螞蟻遭殃”。這句話也曾被一些人用來形容美中對抗中,東南亞和南亞相對較小國家未來的命運。不過,分析人士指出,這些較小國家並非在無望地等待自己的命運,他們或多或少在採用“制衡”(balancing)或是”對沖” (hedging)的戰略,有的甚至“操控”大國,來保護自己的利益,使自己避免成為“大國競爭”的犧牲品。

越南:拉起美國“重度對沖”中國風險

蓬佩奧星期五(10月30日)結束對越南的訪問。越南原本並不在此次蓬佩奧南亞和東南亞之行的行程中。越南媒體報導,蓬佩奧的此次行程是應越南副總理兼外長范平明的邀請而臨時增加的。

在美國國務院10月29日公佈的有關此行的聲明中,蓬佩奧此行展示了美國對一個“強大、繁榮和獨立”的越南的支持。蓬佩奧在與范平明會面後通過推特寫道,“我們慶祝建交25週年之際,我們的伙伴關係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加牢固”。

與美國建立“更加牢固”的關係”正是越南運用“對沖”戰略來應對來自中國的日漸增加的威脅的最重要手段之一。不僅越南,大部分東南亞國家為避免成為美中對抗的犧牲品而採取了類似的“制衡”或是“對沖”的戰略。

“對沖”原本是金融學術語,指的是以降低風險為目的的投資策略。在國際關係,被用來解釋某個國家為規避風險而採取的戰略。通常,對沖戰略指的是指相對弱小國家在面臨鄰近大國崛起時,常常不是單純地進行“制衡”或“追隨”,而是採取一種既接觸又制衡的策略組合。

莫瑞·希伯特(Murray Hiebert)是華盛頓智庫“戰略與國際研究重心(CSIS)東南亞項目資深研究員。他告訴美國之音:“很明顯地,如果沒有美國在他們身後給予某種支持,越南是很難與中國對抗。 ”

越南和中國以及文萊、馬來西亞、菲律賓還有台灣同時宣稱對南中國海地區擁有大部分或是部分主權。由於越南在南中國海佔的島礁最多,與中國的爭端矛盾最多。今年以來,中國海警船隻幾次撞擊了越南漁船。越南對中國在南中國海地區的頻繁軍演也表示抗議。

在美國國務院的聲明中,美國再次明確了自己在南中國海問題上的立場。聲明重申了蓬佩奧今年7月13日發表的聲明,明確宣布美方認為北京對南中國海大多數海域的離岸資源權利主張“完全不合法”,並拒絕接受中國對越南近海萬安灘周邊海域的海權主張。聲明說:“美國做好準備採取堅定行動反抗中國的欺凌。”

美國著名的中國問題專家大衛·藍普頓( David Lampton)說,大國競爭中,受多重利益的驅使,小國並非只是被動適應或是接受,它們會尋求與能幫助它們將其利益最大化的一方合作,它們甚至可以“操控”大國。

他說:“當大國競爭時,較小的國家有能力找出為他們優先發展項目出價最高的競標者,這給了他們一定程度的選擇自由。”

藍普頓剛剛與另外兩名作者一起完成了一本新書《鋼鐵河流,高鐵網絡和中國在東南亞的影響力》(Rivers of Iron Railroads and Chinese Power in Southeast Asia)。通過審視中國在東南亞打造“汎亞鐵路網”的努力,這本書在揭示中國此項計劃的政治優勢和弱點的同時,也展示在這項行動中,東南亞國家是有能力拒絕、影響甚至可以“操控”中國。藍普頓說,不僅是越南,甚至是更小的柬埔寨也能這麼做。

近幾年,越南與美國愈走愈近。過去三年中,越南兩次邀請美國航空母艦訪問越南峴港。去年,美國印太司令部司令菲利普·戴維森(Philip Davidson)和美國國防部長馬克·埃斯珀(Mark Esper)首次訪問了越南,以強調美越安全關係的不斷增強。 2020年,華盛頓還連續第二次邀請越南參加今年的太平洋沿岸(RIMPAC)演習。另外,美國還調動了兩艘漢密爾頓級海岸巡邏艦,幫助加強越南海岸警衛隊的能力。 7月22日,越南和美國簽署了一份關於南中國海漁業合作的諒解備忘錄,其中包括加強越南執法能力。

最近,越南還追隨美國的腳步,禁止華為5G在越南使用。

蓬佩奧在越南時,與越南官員們討論了湄公河流域的資源問題。越南也參與了美國倡導的“湄公河-美國夥伴關係”項目。 9月11日,美國與柬埔寨、老撾、緬甸、泰國和越南以及東盟秘書處啟動了“湄公河-美國夥伴關係”。中國指責美國“不斷炒作湄公河水資源問題,故意製造熱點,挑撥地區國家關係,破壞瀾-湄合作氣氛”。湄公河在中國境內被稱為瀾滄江,發源於青藏高原,經雲南出境後被稱為湄公河。

美國的這一行動,也迫使中國國務委員兼外長王毅於10月11日至15日對柬埔寨、馬來西亞、老撾、泰國進行正式訪問,並過境訪問加坡,以期鞏固與這些國家的關係。

華盛頓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的東南亞項目資深研究員希伯特強調說,美越關係加強是互相需要。隨著美中關係的進一步惡化,由於越南的戰略位置、增長的實力,越南在美國印太戰略中的地位更加重要。

雖然美越愈走愈近,但是,一些分析人士認為,與印度和澳大利亞不同,越南只是在用“重度對沖”(heavy hedging) 戰略應對中國的威脅,因為越南並沒有選擇“一邊倒”倒向美國,還在謹慎推進與美國的關係。

有報導說,美國希望租用越南的金蘭灣軍事基地,與越南加強軍事合作,但越南還沒有答應。金蘭灣控扼連接太平洋和印度洋的戰略性航道。

2019年11月25日,越南發布了《2019年越南國防白皮書》,強調, “越南主張不參加軍事聯盟、不聯手這個國家反對另一國家、不允許外國在越南建立軍事基地或利用越南領土來反對其他國家,在國際關係中不使用武力或以使用武力相威脅。”

比如,今年7月,蓬佩奧對南中國海問題發表立場聲明後,越南並沒有表現的歡呼雀躍,相反略顯曖昧。越南甚至沒有提美國的名字。越南外交部發言人說:“越南歡迎各國符合國際法的有關東海(越南對南中國海的稱謂)問題的立場。”

另一方面,越南也在維繫與中國的關係。 2017年,中越簽署了“一帶一路”倡議合作備忘錄,不過,推進該倡議在越南一直沒有取得重大進展。

越南也沒有拋棄社會主義的帽子。鑑於此,有中國人認為,與中國維護和平友好的外交關係,始終應當是越南外交優先考慮的議題。中國民族主義小報《環球時報》的主編胡錫進甚至建議“越南同志們“利用蓬佩奧訪越的機會當面”好好當面教訓他(蓬佩奧)”。

越南“對沖”中國風險的方式不僅僅局限於加強與美國的關係。近年來,越南也加強了與日本、澳大利亞以及印度的關係。美國是越南第一大貿易夥伴,日本是越南第一大援助國。日本新首相菅義偉首次外出訪問將將目的地定在了越南和印尼。越南同印度還有著雄心勃勃的共同戰略。除此之外,越南還加強了與俄羅斯的關係。

印度尼西亞:對美中同時說“不”

印度尼西亞是蓬佩奧此次南亞和東南亞之行的倒數第二站。在蓬佩奧和印尼外長蕾特諾·馬爾蘇迪(Retno Marsudi)會晤後的記者會上,蓬佩奧盛讚印尼政府勇敢抵抗中國在南中國海咄咄逼人的行為。

印尼與中國因位於南中國海西南段的納土納群島(Natuna Islands)護漁問題陷入緊張。印尼指控中國多次派遣海警船隻護衛漁船在印尼專屬經濟區捕魚,而中國則主張其在南中國海的主權與印尼納土納海域部分重疊,中國漁民的捕魚活動“完全合法和合情合理”。

印尼政府在納吐納群島問題上對中國態度強硬,不僅致函聯合國秘書長,稱中國的主張並不符合《聯合國海洋法公約》,更派出多艘軍艦及軍機到該區域捍衛主權。印尼總統佐科今年年初還高調前往大納土納島視察,強調納土納群島及其海域是印尼的領土。

蕾特諾在記者會上也不點名地批評中國在納土納群島海域的行為不合法。不過,她同時強調印尼“獨立自由”的外交政策,並表示,印度尼西亞不准備加入華盛頓領導的對付北京的陣營。

華盛頓智庫“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CSIS)東南亞項目資深研究員莫瑞·希伯特(Murray Hiebert)說,印尼可能是東南亞國家中將美中兩國同時“拒之於一臂之外”的國家。他認為,印尼有能力這麼做,與這個國家的地理位置、規模、以及保持獨立的文化有關。

他告訴美國之音: “與其他位於大陸上的東南亞國家相比,印尼的確有幾個優勢。離中國較遠,這是一個。第二,它是迄今為止東南亞最大的國家, GDP幾乎是東南亞的一半。印尼是重要的力量,印尼還是20國集團的成員國。可以說是,印尼人用宗教般的狂熱來設法避免過分依賴任何一個國家。 ”

這並不是蕾特諾第一次強調印尼在美中之間保持中立。 9月8日,她在接受路透社訪問時,就提醒這兩個強國:“我們不希望陷入這場對抗。” 她還說,東盟(東南亞國家聯盟)需堅定不移地保持中立和團結。

印尼今年曾4次拒絕美國P-8“波塞冬”海上反潛巡邏機在印尼降落和加油的要求。 P-8“波塞冬”對於美國密切監視中國在南中國海的軍事活動至關重要。但印尼政府同時也拒絕了中國在印尼建立軍事基地的主張。

印尼國防部長普拉博沃·蘇比安托(Prabowo)在被美國禁止入境20年後,應美國國防部長埃斯珀的邀請於10月15日-19日訪問美國,並與美國討論了加強雙邊軍事聯繫和還說安全合作事宜。但最新的數據又顯示,今年前三季度中國成為印尼的第二大投資國,僅次於新加坡,超過日本。

在努力不捲入美中競爭的同時,與越南一樣,印尼也加強了與日本、印度和澳大利亞的的關係。和越南一樣,印尼也是日本新首相菅義偉首次海外出訪的目的地之一。

新加坡:致力於平衡的“平衡達人”

說到在美中之間保持平衡,新加坡可謂是東南亞國家中的“平衡術冠軍”。新加坡總理李顯龍(Lee Hsien Loong)7月28 日在美國智庫大西洋理事會發表演講時說,亞洲國家希望同時與美中保持友好的關係。

新加坡的“大國平衡術”可以追溯到前總理李光耀領導時期。李光耀很早就說過,“如果大象之間打起架來,它們腳下的小草就會無端遭殃。” 也是因為這個原因,李光耀一直致力於在美中之間保持平衡。例如,1990年10月,新加坡才與中國建交,11月便與美國簽訂軍事合作備忘錄,向美國提供海空軍基地。

美中關係緊張之際,新加坡與美中都保持著比較頻繁的交往。雖然這次蓬佩奧沒有訪問新加坡,但是,8月20日,中共中央外事工作委員會辦公室主任楊潔篪專門訪問了新加坡。 10月11日,中國國務委員兼外交部長王毅再次過境訪問新加坡。

8月31日,新加坡國防部長黃永宏和美國國防部長埃斯珀舉行視頻會議。在會議結束後,新加坡國防部發表聲明強調稱,美國保持參與亞洲事務的進程非常必要,新加坡與美國將繼續在軍事領域緊密合作。

菲律賓:最近對中國有點強硬

菲律賓是美國的盟友,但是,菲律賓現任總統杜特爾特上台後,菲律賓一直刻意保持著與美國的距離,並試圖減少對美國的軍事依賴程度。杜特爾特不僅在奧巴馬任期內發表了“與美國分離”的言論,2020年2月,他還終止1998年與美國簽署的《訪問部隊協定》,依靠這個框架,美國獲得了在菲律賓本土上駐紮軍隊、戰機等武器的權力。

另一方面,為了換取中國的投資和支持,在南中國海仲裁裁決後上台的杜特爾特,擱置了對菲律賓有利的判決,表現出明顯的和解姿態。

不過,最近菲律賓對中國的態度又有所改變。 2020年4月,菲律賓表示,對越南漁船在南中國海被中國船隻撞沉事件表示“深切關注”,並表示要與越南團結在一起。

7月,在美國發表南中國海最新立場後,而菲律賓國防部長洛倫扎納(Delfin Lozenzana)表示:菲律賓完全贊同美國的這一問題上的立場。

9月22日,杜特爾特在聯合國大會發表講話說,南中國海仲裁結果已經是國際法的一部分,菲律賓不會與中國妥協,菲律賓“堅決反對任何削弱它的企圖”。

同時,菲律賓也加強了與日本的關係,菲律賓甚至向俄羅斯拋出橄欖枝示好。

馬來西亞和泰國:“軟制衡”,或“輕度對沖”中國

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東南亞項目資深研究員希伯特最近也有一本新書出版,書名為《北京陰影下:東南亞的中國挑戰》。在這本書裡,把馬來西亞和泰國對北京的戰略叫做“軟制衡”(soft balancing)。

泰國是美國在東南亞的盟友之一,但是卻一直有中國有合作。希伯特認為,在“中泰鐵路”的談判過程中,泰國就展示了對中國的“軟制衡”戰略。

泰國境內的“中泰鐵路”是北京在東南亞打造的“汎亞鐵路網“的重要部分,也是中國領導人習近平推崇的“一帶一路”項目的重要組成項目。 10月28日,在歷時一年多,30多輪談判後,兩國終於就中泰鐵路合作項目一期(曼谷-呵叻段)線上工程簽署合同。

希伯特認為泰國人是“風向”大師,非常知道為自己爭取利益。他說:“泰國人是大師,他們隨風而動,玩轉八方。我覺得他們對中國人的態度有所降溫。他們修建鐵路問題上的抵抗中國人就很能說明問題。他們給中國人的不是很多。”

《鋼鐵河流,高鐵網絡和中國在東南亞的影響力》一書的另外一名作者,馬來西亞國立大學戰略研究與國際關係系副教授郭清水( Kuik Cheng-Chwee)也認為泰國人熟諳“對沖”戰略。

他說:“我們看到泰國人在與中國人就曼谷-廊開鐵路(中泰鐵路)談判時,特別把日本人也拉了進來。”

馬來西亞與中國同樣是南中國海的主權聲索國,理論上應該對中國採取強硬的方式, 但是一直以非直接、低調的方式應對北京的威脅。希伯特認為這是一種“軟制衡”。

希伯特說: “他們較少站出來抵制中國。去年和今年,中國對馬來西亞的船隻騷擾了幾個月,他們也沒有告訴媒體,他們什麼也沒說。他們的確與美國進行過軍事演習,但是他們在經濟上非常依賴中國,他們參加了好幾個'一帶一路'項目。他們很少說任何批評中國的話。儘管他們也與美國進行軍事合作,但與美國的態度卻比較冷淡。”

今年4月份,中國的“海洋地質八號”靠近馬來西亞國家石油公司運營的一艘勘探船,美國派出三艘軍艦介入“執行任務”,澳大利亞一艘軍艦後來也加入其中。美國國務卿蓬佩奧指責中國利用疫情時機“脅迫南中國海鄰國“,但是,馬來西亞外交部長希沙姆丁表示,南中國海的任何爭議都應該通過和平方式解決。

不過,馬來西亞2020年對外發布的首份國防白皮書以“佔領”及“軍事化”,“ 激進行動”來描述中國近年來在南中國海的活動。

10 月10日,馬來西亞海警在該國柔佛州附近水域扣留了6艘中國漁船和船上的60名漁民,原因是未能提供在馬來西亞水域捕撈的許可文件。

馬來西亞國立大學的郭清水最近在自己的一篇文章中提到,許多馬來西亞人認為, 像中國這樣遠在數千公里之外的泱泱大國,卻主張對距離馬來西亞海岸線僅僅及時海裡的珊瑚礁和環礁擁有主權,豈有此理。不斷出現在馬來西亞海域的中國船隻是對馬來西亞長期對華友好政策的背叛。

柬埔寨、老撾、緬甸:與“大象”討價還價的“小螞蟻”

柬埔寨和老撾一直被認為是中國的鐵桿的“追隨者”。兩國都和中國簽署了“建設命運共同體備忘錄” ,兩國長期與中國的親密關係導致一些人認為它們是中國在東盟的代理人。

新加坡退休外交官比拉哈里(Bilahari Kausikan)10月23日在東盟網絡研討會上表示,南中國海爭議中老撾與柬埔寨面對中國的態度將左右東盟的發展,認為必須“適度考慮”踢除兩國。

中國外長王毅10月12日訪問柬埔寨期間,雙方還簽署了自由貿易協定,這也是柬埔寨對外簽署的首份自貿協定。但是,即使是柬埔寨,也參加了美國的湄公河-美國夥伴關係。

曼谷朱拉隆功大學(University of Chulalongkorn University)政治學教授提塔南•蓬蘇迪拉克(Thitinan Pongsudhirak)曾告訴美國之音說,這五個湄公河國家希望避免過度依賴中國援助,特別是中國通過控制河流上游的水壩會使處於下游的東南亞國家土地干涸。他說,“美國提供的是一種抵消、制衡的力量。”他說,這些國家中沒有任何一國希望被中國控制。

弱小的老撾,在與中國有關高鐵的談判中也曾贏得過勝利。美國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的希伯特說:“他們與中國進行了長達五年的談判,使得中國人削減了利率,減少了對他們的要求,對高鐵兩邊的土地使用的多少,老撾人也有決定權。”

緬甸的皎漂港口是中緬經濟走廊(CMEC)的中心項目,中緬經濟走廊是"一帶一路"的一大重要環節。為了避免陷入債務陷阱,緬甸政府已經縮小了深水港項目投資規模,將成本從原來的72億美元削減至13億美元。

文萊是南中國海的一個主權聲索國,但是,一直以來與中國關係親密。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