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美國議員追憶六四:自由道路上中國似乎走錯方向


美國國會山。(資料圖片)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1:15 0:00

“我永遠不會忘記天安門廣場上站在坦克前面的那名青年,那個場面證明了大眾希望追求基本自由的精神以及為之而奮鬥的勇氣,”來自新澤西州的民主黨籍參議員梅嫩德斯(Sen. Bob Menendez, D-NJ)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回憶起30年前天安門廣場上血腥鎮壓說,那幕“坦克人”的畫面深深震撼了他。

身為參議院外交委員會首席民主黨成員的梅嫩德斯議員還說,“我曾經期望他可以成為中國為人民實現開放的一個轉折點,但很不幸,結果是更嚴厲的壓迫。”

一名北京市民在長安街孤身站在坦克車隊前。(1989年6月5日)
一名北京市民在長安街孤身站在坦克車隊前。(1989年6月5日)

對於30年前中國政府選擇出動坦克鎮壓,最後以流血衝突收場的天安門運動,在美國國會中有許多與梅嫩德斯議員感到相同失望的議員。

“顯然,當時全世界似乎正進行變革,各地都在發生變化,人們希望那是一個新時代的開端。不幸的是,人們展現出巨大的勇氣,但並沒有帶來我們期待中國人民看到的民主開放,”來自佛羅里達州的共和黨籍參議員魯比奧(Sen. Marco Rubio, R-FL)對美國之音說。

魯比奧參議員同時是美國國會暨行政當局中國委員會共同主席。他還說,中國的民主發展是一種渴望,“必須從中國人民身上萌生出來的渴望,”而現在的中國共產黨政府是30年來最封閉、最不開放的。

“這令人深切擔憂,在自由的道路上,中國政府似乎走錯了方向,”魯比奧說。

來自俄亥俄州共和黨籍眾議員夏伯特(Rep. Steve Chabot, R-OH)回憶起30年前看到天安門事件的新聞,也提到了“坦克人”。

“我還記得當時在電視上看到這名青年,並被他那種精神和那所代表的意義深深感動,”眾議院外交委員會成員夏伯特說。

“我當時想,也許中國人民從此將擁有自由,就像發生在鐵幕後面的東歐人民一樣。突然之間,在學生與政府的幾天會談,基本上學生的訴求、非常合理的訴求被拒絕之後,坦克出動,人們被殺害,可能有幾千人,雖然中國一直都不公開那個數字。”

議員擔憂:天安門事件30年了,問題是我們現在是什麽處境?

參議院外交委員會亞太小組主席、共和黨人加德納參議員(Sen. Cory Gardner, R-CO)說,他至今仍然記得天安門廣場上中國人民挺身反抗中國高層及其決定的勇氣與勇敢。

他憂心的說:“問題是我們今天的處境。中國的走向令我擔憂。中國的自由在減少、機會在減少,他們的經濟自由似乎越來越多,而個人社會自由卻越來越少。 ”

來自馬里蘭州的民主黨籍聯邦參議員卡丁(Sen. Ben Cardin, D-MD)在與美國之音的訪談中感嘆說,至今為止,那場血腥鎮壓仍是一場悲劇。

“我們看到很多中國人民反抗高壓政府的勇氣,可是當局的做法令人憤慨,它激起了反對該政權的國際輿論。到今天為止,那都是場悲劇,它像徵了抗議者的勇氣和中國政府的壓制,”卡丁議員說。

議員:期盼有朝一日中國人民也能有被尊重的機會

加德納參議員稱,他了解每個國家都有自己的體制,但民主政治其實是政府對人民的一種尊重。

“但我希望他們(中國)能尊重每個人及其發聲的尊嚴,希望他們能尊重不同種族、文化和宗教的差異,”加德納對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回答說,“希望他們能尊重我們希望共同努力推動人權發展,並且能在貿易領域和對待人民方面在國際上扮演負責任的角色。”

卡丁參議員也說:“(希望)中國政府從尊重自己人民開始,中國人民的基本人權,選擇他們想要信仰的宗教,有表達的自由,有遷徙的自由,能擁有機會。在中國這都不是往正確的方向進展,所以希望看到中國政府能開始從尊重本國人民做起。”

夏伯特眾議員則提到,雖然共產黨統治下中國民主30年來的發展令人失望,未來也難以樂觀期待,但他期盼中國人民未來能真正享有自由,包括宗教和言論自由。

“(中國)人民不是真的自由。他們比起幾百年前生活好多了,絕大部分人民今天不再餓肚子,但他們渴望自由,那是他們真正需要的。”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