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美日合作應對台海衝突 即將訪美的菅義偉將對北京更強硬


美國國務卿布林肯(中)和美防長奧斯汀(左)在東京與日本首相菅義偉合影。(法新社2021年3月16日)

就在日本首相菅義偉即將訪問白宮的前夕,日本媒體報導,美日兩國同意在中國與台灣發生軍事衝突時密切合作。國際社會對東京如何在北京和華盛頓之間尋找平衡密切關注。美國的日本問題專家說,菅義偉面臨的挑戰很棘手,東京可能會轉向對北京採取更強硬的立場。

日本經濟新聞(Nikkei Asia) 週日(3月21日)援引日本政府消息人士的話說,美國國防部長勞埃德·奧斯汀上週二(3月16日)在會見日本防衛大臣岸信夫時談到了台海衝突問題。岸信夫表示,中國戰機飛越台灣海峽中線的次數越來越頻繁,日本自衛隊正研究如何在中國犯台時與美軍合作防衛台灣。

美國霍夫斯特拉大學法學教授古舉倫(Julian Ku)在推特上對此評論說,中日關係正在走下坡,日本認真考慮協助美國防衛台灣、抵禦中國的消息,肯定會讓中國外交官員“氣炸了”(make Chinese diplomats' heads explode)。

與此同時,多家國際媒體報導,日本首相菅義偉將於4月9日訪問華盛頓,與美國總統拜登在白宮舉行首次面對面會談。

菅義偉有何要事與拜登相商

如同四年前時任日本首相安倍晉三一樣,菅義偉成為美國新上台總統在白宮接待的第一位外國領導人。國際社會普遍關注,菅義偉這次在白宮與拜登會談的首要議題是什麼。

位於華盛頓近郊的喬治·梅森大學(George Mason University)政府暨國際事務學院副院長萬明教授對美國之音表示,日本首相菅義偉有內外政策的理由和需求來和拜登見面。

萬明認為,菅義偉因處理新冠病毒大流行疫情,以及涉及他兒子的醜聞在國內受到批評。因此,他需要向日本選民表明,他有能力鞏固與美國的同盟關係。他說:“在日本有一種共識,即日本應該與美國建立牢固的雙邊關係。因此,日本領導人能夠通過與美國建立或保持密切關係,在政治上得分。”

“此外,菅義偉也有很強的外交政策理由和意願去維護與美國的關係。日本擔心中國的崛起,在當前充滿不確定性的世界環境中,日本需要美國的外交支持,”萬明說。

華盛頓智庫“史汀生中心”(The Stimson Center)高級研究員、日本研究項目主任辰己由紀(Yuki Tatsumi)向美國之音講述了她的分析。

辰己由紀認為,通常情況下,日本首相首次對華盛頓這樣的訪問,其目的主要是“見面認識一下”,並由此開始發展與美國領導人的個人關係。但菅義偉預計下個月的訪問將大不相同,因為兩人已經通過視頻見面了,“見面認識一下”的程序某種意義上說已經完成了。

辰己由紀同時指出,鑑於菅義偉的這次華盛頓之行,是在兩國已經初步續簽《特別措施協定》、四國虛擬峰會和美日2+2會議等舉行後不久進行的。因此,菅義偉此行的確會有其“要事”和拜登相商。

辰己由紀認為,菅義偉此次訪問的首要任務,是確保美國和日本在菅義偉認為重要的問題達成一致:中國和朝鮮的安全挑戰,也包括兩國在應對新冠病毒疫情領域的合作。

“此外,我猜想菅義偉或許會利用這次機會,試圖尋求美國支持日本今年夏天在東京舉辦奧運會;因為他如何處理這個問題,很大程度上會決定菅義偉能否在9月份後繼續掌權,”她說。

“四方對話”能否成為針對中國的軍事同盟

由美國總統拜登發起的“四方安全對話”峰會,3月12日通過視頻連線舉行。拜登和日本、印度和澳大利亞三國領導人,參加了這次四方會議。

坊間輿論稱,此次四方會談對外釋放出強烈信號:這一機制將成為印太區域外交與安全的新重要角色,說明拜登政府將該機制視為其印太政策的基礎。

更有分析說,四方安全對話機制正在形成並鞏固一個美國領導的軍事集團,為可能與中國爆發戰爭做準備。針對這一說法,史汀生中心日本研究項目主任辰己由紀認為,把四方安全對話稱作是美國領導的“準備與中國開戰”軍事集團的說法有點太牽強。

“但話雖然這樣說,美國和日本絕對是希望通過加強四方安全合作,能夠阻遏中國採取破壞印度-太平洋地區安全與穩定的行為,”她補充說。

辰己由紀表示,也許可以說,美國和日本(澳大利亞和印度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是如此)正在努力加強四方安全合作,以防止中國採取冒險主義行動,從而防止與中國發生戰爭。

不過,喬治·梅森大學日本問題專家萬明教授則認為,目前“四方安全對話”還不是一個聯盟,印度可能還在猶豫不決。“但取決於這四個國家與中國的關係未來如何發展,它確實有可能會演變成一個聯盟,”他說。

拜登美日關係與特朗普有何不同

美國國務卿布林肯和國防部長奧斯汀3月16日在東京與日本外務大臣和防衛大臣舉行會談。在布林肯動身去日本之前,美國國務院發表聲明重申,美日聯盟“牢不可破”。

回想四年前,前總統特朗普入主白宮後接待的第一位外國領導人,也正是時任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國際社會普遍關注,拜登政府任內的美日關係,是否如美國國務院聲明所稱的“牢不可破”,與特朗普任內的美日關係會有什麼改變和不同。

喬治·梅森大學教授萬明認為,無論誰入主白宮,日本政府領導人都希望與美國領導人建立牢固的個人關係。不同的是,前總統特朗普當年只是希望日本能為美軍駐日提供更多的資金,但對聯盟不是特別感興趣。

“而拜登總統則熱衷於結盟,但期望日本在對抗中國方面能承擔更大的責任,而這將使一些日本人感到緊張;因為中國經濟對日本的重要性,另外中國又是日本永久的鄰國。越來越多的日本人認為,對日本來說現在集體安全是必要的,”萬明說。

史汀生中心的辰己由紀則認為,特朗普時期的美日同盟關係表面上似乎不錯,因為安倍晉三在特朗普任期內一直設法與特朗普保持友好關係。但是,安倍試圖與特朗普拉好關係的艱苦努力,是否會給日本帶來任何紅利,是一個一直揮之不去的疑問。

辰己由紀說,特朗普在其任內不斷採取許多“令日本驚訝”的動作:如向日本鋼鐵產品施加關稅;與金正恩舉行雙邊峰會;要求日本支付美軍駐紮日本所有費用的50%以上等等。

“而拜登領導下的美日同盟,將會更像特朗普執政之前的樣子,兩國在各個層面保持密切的政策協調,”她說。

也有分析人士認為,儘管拜登政府將會努力維持美日同盟是印太地區和平與繁榮基石的總體路線,菅義偉政府也希望至少得到安倍晉三政府時期華盛頓對東京的各項承諾,但是拜登時代的美日關係仍然會與特朗普時代不同。

華盛頓智庫“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CSIS)高級副總裁、高級研究員馬修·古德曼(Matthew Goodman)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表示,儘管菅義偉能夠得到拜登對以往美國對日幾乎所有承諾的重申,但目前來看至少不會得到美國重新加入“跨太平洋夥伴關係”(TPP)的承諾。

“其不同是很明顯的。因為安倍晉三現在下台了,在日本執政的是菅義偉。而你要知道,菅義偉目前還沒有明確表明,他會保持與安倍同樣的戰略方針和執行能力。他有可能會, 但他還沒有表明這一點。因此,我認為美日領導人四月份的會面真的很重要,”他說。

東京如何在北京與華盛頓之間尋求平衡

在過去的四年裡,美中關係在特朗普上台初期經歷了一年多的“蜜月期”,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特朗普上任後的當年4月初,就成為了特朗普海湖莊園的座上賓;而特朗普本人則是在當年11月初就對中國進行了國事訪問。

美中關係在特朗普發起對華貿易戰後開始出現緊張,直至2020年初新冠疫情爆發後,北京與華盛頓的關係跌至40年來的低谷。

與美中關係不同,中日雙邊關係在過去的四年裡從當時的劍拔弩張,到後來北京和東京雙方都開始努力改善雙邊關係。2018年10月底,時任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對中國進行正式訪問。

當時的訪問是日本首相時隔七年後的正式訪華。如果不是新冠病毒疫情而推遲,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2020年4月就已經對日本進行正式國事訪問了。如今國際社會密切關注,日本首相菅義偉將如何在北京和華盛頓之間重新校準這一三角平衡。

喬治·梅森大學教授萬明對美國之音說,在參加“四方安全對話”的四國中,日本現在與中國保持著最平靜的關係。而幾年前則是日中之間的關係最糟糕,雙方都作出了努力去改善兩國關係;但是未來日中關係如何發展還有待觀察。近幾個月來,日本積極發聲的情況增加,目前尚不知道北京將如何回應日本在這四國關係中的核心作用。

萬明認為,東京將會繼續在美中之間取得某種平衡,這意味著它不希望與北京的關係比華盛頓與北京關係更糟糕。但這樣做可能會變得更加困難。

“我自己的猜測是,美日兩國都有興趣維持不斷變化的世界的穩定;而現在這個不斷變化的世界,包括了美國國內政治和外交政策的不確定性,” 他說。

史汀生中心日本研究主任辰己由紀認為,在北京和華盛頓之間尋找平衡,這對菅義偉來說會很棘手,但從對其政府與拜登政府的最初互動來觀察,東京將會稍微轉向對北京採取更強硬的立場。

“但是由於拜登政府也如同日本一樣,尋求同時在堅持對北京強硬立場和尋求在一些領域合作之間取得平衡;這樣一來,對於菅義偉來說可能會稍微容易駕馭一些,”她說。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