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美國與南北韓欲宣布半島終戰 中國不高興


北韓最高領導人金正恩在板門店北韓一側會晤南韓總統文在寅,這是南北韓首腦一個月來第二次會晤。(2018年5月26日)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7:50 0:00

美國總統川普6月7日在白宮與來訪的日本首相安倍晉三舉行聯合記者會時表示,美國與北韓“有可能”在新加坡舉行的美國北韓首腦峰會上簽署一份協議,正式終止韓戰。此前,有南韓媒體披露,6月12日“川金會”召開時,南韓總統文在寅也將加入,由南北韓和美國三方共同宣布韓戰結束。但中國官媒《環球時報》說,沒有中國,朝鮮半島的“終戰宣言無效,可隨時推翻”。

美國與南北韓商討宣布終戰

隨著美國北韓首腦下星期在新加坡的歷史性會晤已進入倒計時,各方預期美國與南北韓三方有可能聯合宣布韓戰正式結束,而這將是此次“川金會”最引人注目的成果,甚至超過就北韓去核所達成的意向性的協議。

南韓《中央日報》網站6月3日曾援引知情人的話透露,在6月12日的美國北韓首腦歷史性峰會上當天或次日,美國、南韓和北韓三國首腦將共同宣布韓戰正式結束。南韓《韓民族日報》6月5日亦報道說,終戰宣言將加入南北韓和美朝互不侵犯的內容,但著重點是美國承諾不對北韓發動軍事進攻。

川普總統星期四在白宮與安倍首相聯合舉行記者會時說,他對在6月12日的新加坡峰會上簽署終止韓戰爭的協議抱持開放態度。

三方的宣言與四方的條約

眾所周知,韓戰1953年7月27日結束時,中國、北韓與聯合國三方僅簽署了《韓戰停戰協定》,而不是和平條約,因此從技術角度講,朝鮮半島仍處於交戰狀態。今年4月27日,南北韓領導人在板門店非軍事區南韓一側舉行會晤後,雙方發表了《板門店宣言》,明確表示,要在《韓戰停戰協定》簽署65週年的今年宣布結束戰爭狀態,推進停和機制轉換。換言之,南北韓有意達成和平條約,以取代停戰協定。

宣言還說,要為建立永久和平機制努力促成南北韓美國三方會談或南北韓美中四方會談。所謂南北韓美國三方和南北韓美中四方的說法來自於南韓總統文在寅對朝鮮半島和平機制的設想。南北韓板門店峰會後,《韓民族日報》5月3日的一篇報道說,南韓總統府青瓦台的設想是:政治意義的終戰宣言由南北韓與美國三方參與,而由制度保障的和平條約由包括中國在內的四方制定。

中國的擔憂

作為當年韓戰的主要交戰方之一,中國官方、學術界和民間對於美國與南北韓三方可能會在中國缺席的情況下聯合宣布韓戰正式結束的消息異常敏感。察哈爾學會研究員曹辛4月26日在《金融時報》中文網上撰文稱,“參與結束韓戰幾乎已是中國唯一合法、合理介入半島事務的切入點,一旦失去,中國必將在半島走向邊緣化。”

中國國際關係學者、人民大學國際關係學院美國研究中心主任時殷弘對美國之音說:“中國是參戰方之一,任何人要排除中國作為朝鮮半島終戰的角色之一,這是不對頭的,中國一定會很不愉快。”

中共黨媒人民日報旗下的《環球時報》6月4日則刊登文章,直截了當地說,“如果沒有中國參與,美國與北韓或者美國與南北韓三方簽署的終戰宣言,無法從技術層面取代《韓戰停戰協定》。說白了,它只是一份雙邊或三邊文件,隨時可以被推翻。”

法理與現實

但美國霍夫斯特拉大學(Hofstra University)國際法教授古舉倫(Julian Ku)認為,對於一份僅具有政治意義而不具法律約束力的韓戰終戰宣言來說,並沒有一定要中國參與的必要,原因是中國已與韓戰的主要交戰方北韓和南韓都建立了正常的外交關係。而嚴格從法律意義上來講,中國政府並未正式“加入”韓戰。當年參戰的,在名義上是“志願軍”,不是中國政府的正規軍。

他說:“單從法律的角度而言,中國並沒有正式參與(韓戰)。參戰的是所謂的來自中國軍隊的志願者,不是正規部隊,不屬於中國政府。在正式的名義上,中國政府從未加入韓戰。中國政府的代表並未在停戰協定上簽字。簽字的是中國志願軍的司令員。”

華盛頓保守派智庫傳統基金會(The Heritage Foundation)東北亞問題高級研究員布魯斯·克林納(Bruce Klingner)表示,韓戰和平條約的締結既有法理問題,也有現實問題。

他說:“北韓長期以來一直堅稱南韓沒有資格與其談和平條約,因為南韓當年拒絕在停戰協定上簽字。而美國的說法是,如果南韓不在場,美國代表就不會走進談判室。同理,中國從法理上講也不能參與談判,因為按北京的說法,當年是百萬志願軍自發入北韓,而不是中國政府派遣。但現實是,南北韓必須參與談判,再加上中國和美國,從而形成四方參與的和平條約,或者是'2+2'的模式,與當年兩德統一模式類似,也就是東西德先簽署,然後再由四個大國作為擔保方簽字。”

克林納還表示,真正意義的和平條約還必須得到聯合國的認可。如果中國被排除在相關談判之外,而中國對達成的條約內容又不滿意,那麼,作為聯合國安理會常任理事國的中國就有可能否決該條約,儘管這麼做在道義上有可能對中國的國際形象不利。

霍夫斯特拉大學的古舉倫說,和平條約的談判將是一個漫長而復雜的過程,涉及相互承認的問題、邊界劃定問題、賠償問題和歸還陣亡軍人遺骸的問題等等。“有時候,(和平條約)談判會持續數年,”他說,“不可能兩三天就搞定,因為涉及的議題太多了。”

中國再攪局?

中國國際關係學者時殷弘警告說,如果在韓戰終戰的問題上不高興,中國出來製造障礙將是輕而易舉的事。“我估計,儘管他們三方都有強烈的動機(發表終戰宣言),如果他們一定要搞這個,中國暫時也沒什麼辦法,但是南韓和北韓都清楚,如果要排除中國的作用和權利,這恐怕不是很穩當吧?如果中國發急,要給他們製造點障礙,那是小菜一碟。”他說。

青瓦台發言人金宜謙6月7日表示,隨著時間的推移,文在寅前往新加坡的可能性正在降低,但還無法斷言美國與南北韓三方首腦峰會開與不開。

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報導說,如果“川金會”進展順利,峰會有可能延長一天。目前還不清楚,屆時文在寅是否會臨時飛抵新加坡。《韓民族日報》6月8日的報導說,如果新加坡無法實現美國與南北韓三方峰會的話,下一個窗口期將是7月27日,也就是《韓戰停戰協定》簽署65週年的紀念日。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