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美全國暴力活動 殃及洛杉磯柬埔寨社區


美全國暴力活動 殃及洛杉磯柬埔寨社區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3:37 0:00

美國全國各地因為明尼蘇達州的喬治·弗洛伊德的死亡事件而舉行的示威活動,也隨之出現了一些搶劫和故意破壞的行為,在洛杉磯附近的一個移民社區,當地居民目睹自己的生計在一夜之間遭到摧毀之後,感到既憤怒又恐懼,這個最新體驗勾起了過去的痛苦回憶。

當新聞攝像機從空中拍攝到趁火打劫者的畫面,種族滅絕的倖存者、現在是小企業主的倫波·奇姆正站在事發現場的中心。

長灘市柬埔寨城店主倫波·奇姆說:“太可怕了,這就像電影劇本里的情景一樣。

我是說,他們從四面八方逼近。我不得不用槍指著他們,我一定要告訴他,我說,你得離開。 ”

奇姆最終離開了他的飯館,當他返回時,他發現自己的生意遭到破壞,他姑嫂的珠寶店被燒毀了。

奇姆說:“我們從紅色高棉倖存下來,死裡逃生來到這裡,當我們剛來美國,我還是小孩子,成長過程中曾遭人毆打。”他說:“而現在發生的有如歷史重演。人們可以說'黑人的命也要緊,'但整體而言,亞裔的生命和一般人的生命要不要緊呢?”

長灘市的許多居民和小企業主逃脫了1970年代柬埔寨發生的紅色高棉滅絕種族的恐怖事件,奇姆說,作為移民,他們在美國也面臨種族主義。他說,這些被趁火打劫的建築物是另一種不公正。

隨著全國各地對喬治·弗洛伊德之死的抗議活動繼續下去,許多柬埔寨裔美國人也希望把他們多年來的經驗表達出來。

社區活動家查爾斯·宋說:“這不僅影響非洲裔美國人社區民眾的生活,也影響所有的少數族裔,所有的少數族裔。實際上,我們遭遇過的,在大多數情況下,我們並沒有報案。”

查爾斯·宋看到歷史在重演,他在1990年代曾擁有一家小企業。還熬過了洛杉磯暴動的暴力事件。

他說:“我記得我和我朋友在屋頂上,我拿AK47步槍,而他有一把霰彈槍。答案很明顯,那些有能力保護自己的人,他們今天仍然擁有自己的商店。”

但這一次,他擔心有些企業可能無法恢復。他說:“事到如今,無法改變,但我擔心後果。”

柬埔寨城居民勞拉·宋姆說:“這對我來說很痛苦。”她說:“我必須體驗種族滅絕期間的所有回憶以及我小時候害怕的程度。”

勞拉·宋姆住在柬埔寨城。她在這裡辨識出創傷的症狀。她說:“我知道趁火打劫的人在痛苦,我知道我的社區成員在痛苦,我知道非洲裔美國人在痛苦,而唯一的辦法就是讓我們團結起來。”

她說:“而且我要肯定我們不會責怪趁火打劫的人。社會體係是整個問題背後的原因。”

對於那些為了社會變革而訴諸暴力的人,勞拉有一個信息。她說:“你必須採用非暴力方式示威,你必須坦率公開地說,”倫波·奇姆說:“…而且,你不要傷害別人,包括我的同胞。”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