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議員與專家國會山激辯:是否應褫奪主權豁免而就新冠損失向中共索賠?


共和黨聯邦參議員格雷厄姆(Sen. Lindsey Graham, R-SC)2019年12月9日在記者會上發言。(資料圖片)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8:28 0:00

美國是新冠病毒大流行病疫情中受創最為嚴重的國家之一,國會多位共和黨人目前正試圖為修改主權豁免法律,為美國民眾向中國政府提出訴訟和求償掃除法律障礙。不過,一位法律專家在國會聽證會上對議員們表示,如果削弱主權豁免原則,美國損失只會更大。一位重量級共和黨參議員當場對這位專家提出激烈質疑。

共和黨領袖:想不到比起訴中國更有力的做法

“我認為,有鑑於中國共產黨長期以來的行為,我們應該考慮是否需要新工具來解決老問題,”參議院司法委員會主席格雷厄姆參議員(Sen. Lindsey Graham, R-SC)星期二(6月23日)在一場探討美國國會是否該修改《外國主權豁免法》(Foreign Sovereign Immunities Act)的聽證會上一再強調,新冠病毒大流行病已經是21世紀以來第三個源於中國的傳染病。

自新冠疫情在美國爆發後,多次對中國嚴聲譴責的格雷厄姆不只一次公開要求中國儘速關閉所有運營中的“濕貨市場”。“濕貨市場”為一種西方術語,指出售和現場宰殺家禽、家畜和海鮮以及野生動物甚至稀有動物的市場,這類市場充滿了血液、糞尿和髒水,時常引發有關公共衛生安全的疑慮。

格雷厄姆稱,這些濕貨市場正是培育傳染病的溫床。“全世界感覺像是被中國耍弄了一樣,全世界都需要向中國共產黨發出一個強烈的信號,那就是:這一切可以休矣,”格雷厄姆說。

“我想不到比允許美國人或美國團體起訴罪魁禍首中國政府,讓他們對美國家庭、經濟和國家精神損害進行賠償更有力的想法了,” 格雷厄姆接著說。

在美國目前有超過12萬人因新冠病毒相關原因死亡,疫情導緻美國4000多萬人失業,對美國乃至全球經濟所構成的損失難以估量。格雷厄姆參議員稱,“這一切彷彿是一場噩夢。”

議員們把目光焦點對準了美國的《外國主權豁免法》。

“我們過去曾使用《外國主權豁免法》,也曾在過去對有關內容進行修改,以追究那些傷害美國人並對我們生活方式構成威脅的人的責任。”

共和黨推動修法褫奪中國主權豁免

1976年制定的《外國主權豁免法》涉及對外國政府責任的評估,以及是否可以在美國法院對外國政府提起訴訟等問題。這是世界上最早的專門關於外國國家豁免的國內立法。這項法律基本堵住了美國公民在本國起訴外國政府的法律途徑。

目前,美國一共有兩個州正式在當地法庭向中國政府提出司法訴訟,包括密蘇里州和密西西比州。

今年4月,密蘇里州成為了第一個就新冠病毒疫情起訴中國政府的州。共和黨籍的州司法部長埃里克·施密特(Eric Schumitt)在提出訴訟時發表聲明稱,“中國壓制信息、逮捕舉報人,並否認病毒的傳染性,導緻密蘇里州人民死亡和失業。”

密西西比州也隨後跟進。共和黨籍的州司法部長琳·費奇(Lynn Fitch)也對中國政府提出訴訟,成為了第二個代表當地州居民向中國提出訴訟和賠償的州。

此外,佛羅里達州、加利福尼亞州、內華達州、賓夕法尼亞州和德克薩斯州也有民間人士對中國提起至少五項集體訴訟。

為了掃除法律道路障礙,使得這些法律訴訟得以進入美國法庭審理階段,來自密蘇里州的共和黨聯邦參議員霍利(Sen. Josh Hawley, R-MO)今年4月推出《為新冠病毒受害者追求正義法》(Justice for Victims of COVID-19 Act),提議剝奪中國政府的主權豁免。

除此之外,時常在中國問題上持強硬立場的阿肯色州聯邦參議員科頓(Sen. Tom Cotton, R-AR)與德克薩斯州的共和黨聯邦眾議員克倫肖(Rep. Dan Crenshaw , R-TX)4月中也推出法案,允許美國人向美國聯邦法院起訴中國政府,並要求北京對其在疫情中承受的損失或死亡提供賠償。

國際法專家持反對意見與共和黨議員激烈交鋒

然而,加州大學哈廷斯法學院國際法教授凱特納(Chimene Keitner)在星期二的聽證會上多次對希望通過修改《外國主權豁免法》的共和黨議員直言,修法並不會為美國帶來實質好處。她主張美國可以採取強有力的外交手段,但不應削弱主權豁免原則。

“外國政府豁免原則並無法免除任何國家為其錯誤行為所應負的法律責任,這是需要強調的一個重點,”她在陳述證詞中說,“豁免原則也無法阻止美國因他國違反相互義務而讓其承擔嚴重後果。它也不會強求,更不用說會認可,剛剛(密西西比州)司法部長所提到的'外交盲點'。”

凱特納表示,一旦美國為美國人在國內起訴中國並向中國求償而修改《外國主權豁免法》,美國的損失將會大於獲益。

她繼續說道,“《外國主權豁免法》所防止的是在一國法庭針對另一國的非自願訴訟。相反,我們可以通過外交手段、包括強制性的外交措施以及在具有雙方同意的管轄權的國際法庭解決爭端。由於我們全球的足跡無人能比,如果削弱豁免原則,美國的損失最大。”

凱特納教授指出,美國也很有可能有朝一日將面臨被其他國家採取同樣的處置手段。

不過,共和黨議員當場質疑。

“凱特納女士,請問您支持徵收'大流行病關稅'嗎?”格雷厄姆參議員向凱特納提問。

“參議員,我不是經濟學家,不過我在書面證詞中有引述一份報告,我相信是美國經濟研究所公佈的報告,裡面以令人信服的細節說明為什麼徵收大流行病關稅是個糟糕的想法,”凱特納回答道。

“好,您不支持關稅。那您支持制裁中國嗎?”格雷厄姆追問。

“是的,我認為在某些恰當的情況下…”

格雷厄姆隨即打斷凱特納並追問:“您告訴我哪裡,您會怎麼做?”

“行政部門在《國際經濟權力法》中有能力,事實上,也曾經使用過這樣的能力施加製裁,既包括州一級…”

凱特納再度被打斷。

“那麼國會呢,我們能怎麼做?”格雷厄姆問。

“國會可以提供總統進一步的指導,告訴他你們希望實施哪種類型的製裁,就像最近剛剛通過的《維吾爾人權法案》一樣。”

“那您有見過任何對中國施加製裁後,中國改變他們行為的例子嗎?”格雷厄姆繼續追問。

凱特納表示自己並非中國問題專家,但稱在經濟間諜活動方面似乎曾有正面進展,儘管目前情勢可能又出現倒退的跡象。

格雷厄姆笑道,他將凱特納的回答視為沒有明確例證顯示制裁能有效改變中國行為。

“當然沒有,我們現在所做的任何事情都無法改變中國的行為。這就是為什麼我們要召開這場聽證會,”他說。

共和黨領袖計劃繼續推進修法為在美國起訴中國掃除法律障礙

2016年美國國會曾修改《外國主權豁免法》允許911恐怖攻擊事件中的受難者向沙特阿拉伯提出法律訴訟,這項修法的舉動被當時總統奧巴馬否決。不過,國會又成功取得三分之二多數的表決結果否決了奧巴馬總統的否決。

根據修訂後的《外國主權豁免法》,如果要在美國法庭起訴外國政府,有關行為必須涉及犯下恐怖主義行為,在美國造成人身傷亡,通過商業活動損害美國及其公民,或者非法扣押美國或美國公民的財產。

目前仍然不清楚國會兩黨議員是否能達成共識,針對追責中國政府問題而對《外國主權豁免法》進行修改,但格雷厄姆參議員星期二表示,他希望盡快召開會議,就有關修正案進行討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