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VOA訪談:美參議員談美中關係、日本戰後重建及美日關係


來自美國南部田納西州的共和黨籍參議員威廉·海格提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8:47 0:00

來自美國南部田納西州的共和黨籍參議員、前美國駐日本大使威廉·海格提(William Hagerty)近日就美日關係、日本戰後重建、美中關係以及中國民主前景,在國會山接受了美國之音的專訪。

2017年,被前總統特朗普提名的海格提就任駐日大使。兩年後,海格提辭去大使一職,回到故鄉田納西州參選聯邦參議員。他在2019年選舉中以62.2%的得票率勝選。

現年61歲的海格提目前是參議院外交委員會、撥款委員會以及銀行和法規委員會。在獲任駐日大使之前,海格提活躍於商界和金融界,並曾在田納西州政府任職。

四年前,海格提在宣誓就任駐日大使時曾說,他將會直面美國所面臨的挑戰。四年後,海格提作為聯邦參議員在國會山接受美國之音專訪時,被問及四年後美國所面臨的挑戰有何變更。

海格提說:“在我看來,我們所面臨的挑戰更加嚴峻了,尤其是來自中國的挑戰。我們所目睹的,是中方在軍事、外交、經濟,以及科技領域持續不斷的攻勢。”

日本是美國的主要盟友,儘管這兩個太平洋軍事大國在二戰期間有過慘烈的衝突,但如今,不論在國際戰略或民主架構方面,美日關係都具有獨特的重要意義。

海格提參議員說:“二戰以後,我方付出了史無前例的努力。麥克阿瑟將軍帶領團隊進駐日本,推動、引領了日本經濟的重建。我擔任美國駐日大使期間,官邸就是麥克阿瑟將軍當年駐日時的官邸。我在這所住宅里甚至還找到麥克阿瑟將軍當年的一些親筆信。將軍的親筆信和其他的史料都讓我們了解到,美國政府付出了相當的資源和努力,勸說美國的企業購買日本產品,並在總體上給日本非常優惠的貿易機遇,鼓勵日本經濟的重建。1964年的東京奧運會更是讓日本以新的面貌踏上世界舞台。從那以後,日本的製造業以及科技產業大幅先前發展。日本與美國之間的關係在這中間無疑起到了極其關鍵的作用。時至今日,我們兩國之間繼續在貿易領域展開合作,同時也需要繼續深化戰略盟友關係,從軍事到經濟到外交。事實上,我們也正在同步朝著這個方向發展。我們之間的聯盟以及夥伴關係,對於整個區域的和平以及繁榮來說,至關重要。”

當前,日本在美國的印太戰略中舉足輕重,而海格提強調,亞太地區民主國家團結一致,同樣至關重要,更為重要。

海格提說:“現在我們同印度、澳大利亞,或許其他一些國家進一步發展關係,我希望大家都能夠團結在一起,並且我希望能夠展示我們所秉持的民主價值以及自由市場原則能夠給社會和民眾帶來的福利,而這也恰恰是最佳的戰略基本點。”

談到中國,海格提參議員說:“他們的體制和立足點與我們的截然不同,我們需要看清這一點。我們必須持續地抵制中方咄咄逼人的態勢,確保中方按照自由市場經濟的原則行事,確保中方認識到他們面對的不只是一個民主國家、民主體制。我們在今後也將一以貫之,基於民主國家體制的精神和基本點行事。”

海格提說,美國將會繼續關注中國侵犯人權的行為,不會停止施壓。

他說“接下來,我想你會看到美國會繼續盯住中國政府侵權、打壓的行為,並將其昭然於世,無論是新疆還是香港。他們在香港完全是在打壓民眾對民主的訴求。他們這樣做的結果,在我看來,只會引起亞洲其他國家的警覺,並促使這些國家更希望向我們的模式靠攏。這是我的期待。”

當前日本和美國的關係已和二戰剛剛結束時候麥克阿瑟將軍駐日時期大為不同。美國如今是否還有資源和政治意願,投資亞太地區,幫助亞太社會向前發展?海格提談到這些問題時,不假思索地說:“答案是,(美國)完全有資源、有意願,而且我本人將以美國聯邦參議員的身份,盡一切努力促成這項事業。”

海格提參議員在訪談期間,還談及對一些中國相關問題的看法。他被問及是否能夠想像未來一個民主的中國,以及是否認為一黨專制之下的中國仍有民主的存在和潛力。

海格提說:“我們首先要意識到、要看清中國當下切實是一個由共產黨領導的政體。一個專制政體,和民主概念和體制格格不入,而且他們當下正在努力剷除香港的民主。我們需要支持香港的民眾,需要站出來,需要站出來反對、抵制中國政府對內、對外的欺壓行為。我們、即美國這樣做了,其他的國家看到我們這樣做了,我想他們也會加入到我們的行列中來。”

對於中國民眾,海格提說:“我希望中國的民眾也能夠看到這一點。讓我感到不安的不是中國的民眾,讓我感到不安的,是壓制他們的中共政權。我對中國民眾抱有很大的同情,現在中國政府利用新型科技,對全社會所實施的大規模管控措施,讓人深感憂慮。”

儘管美國國會在許多議題上存在黨派分歧,但海格提說,兩黨在中國議題上更多的是共識。

海格提說:“在這一議題上,參議院同仁之間,具有跨黨派的共識,都強烈堅持要為美國長期以來所堅守的價值站台,共同抵禦中國政府在國內和國際許許多多的欺壓行為。在美國,在這一點上,我們是共同一致的。”

至於美國民眾對這些議題是否有足夠的了解,或是否願意迎接這一頗為嚴峻的挑戰?

海格提參議員說:“我認為,田納西州的民眾,乃至美國各州的民眾,把自由看得比什麼都重要。我們不僅期待自己的國家是自由的,同時也期待中國的民眾、其他國家的民眾,也都生活在自由的社會環境下。我想我家鄉的民眾完全能夠看清中國政府是如何對待國內民眾的,不會支持中國政府當下無論是在國內、還是在世界其他地方,所採取的侵權和壓制行為。”

美日關係

日本首相菅義偉是拜登總統就任後第一位造訪白宮的外國領導人。海格提認為,日本首相此次訪美意義重大。

他說:“這不僅凸顯了美國對美日戰略同盟所給與的重視,同時也凸顯了那一區域對美國以及世界總體安全的重要性。”

海格提參議員還表示,在美日同盟議題上,如同在對華政策上,美國參議院同仁當中,有著極大的共識。他告訴美國之音,就在日本首相菅義偉抵達華府之前,他本人連同來自新澤西州的民主黨籍參議員兼參議院外交委員會主席羅伯特·梅嫩德茲(Robert Menendez)共同起草了一份表彰美日同盟的決議案。簽名支持的還包括來自紐約州的民主黨籍參議員克里斯·庫恩斯(Chris Coons)以及來自猶他州的共和黨籍參議員米特·羅姆尼(Mitt Romney)等。

對於美日之間在哪些領域可以更進一步加強關係,海格提表示:“我們需要盡可能地密切合作。有一點要明確,那就是,我們需要非常留心(產品、科技)供應鏈這一塊。日本,如同美國一樣,遭遇來自中方的知識產權盜竊。美國已經把一些中國公司放在制裁名單上,禁止對中國出售有助於半導體產業的器材。我想要強調、並確保的是,日本方面明白這一點。”

海格提說,注意到日本一些廠商向中方出口半導體等相關科技產品方面的動向。他強調說,美日兩國必須要在這一領域步調一致。“日本的廠商絕對不能拆我們的後台。”他說,既然美日在共同抵禦來自中方威脅這一點上是戰略同盟,在行為上就應當做得像戰略同盟。

這位曾經出任美國駐日大使的參議員同時還表示:“我們在日本的駐軍人數比在世界任何其他地方駐軍人數都多。我會盡一切力量,確保給與我國在日本的軍事態勢以強有力的支持,確保我軍與日軍之間在運作上最大可能地協調一致。”

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