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是飛碟還是中國無人機?美國政府UFO報告出爐


美國海軍拍攝到的不明空中現象視頻之一截圖。
是飛碟還是中國無人機?美國政府UFO報告出爐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9:22 0:00

應美國國會要求,美國情報總監辦公室星期五(6月25日)公開發布對“不明空中現象”的評估報告。報告沒有正面證實或否認軍方近年來觀測到的空中物體現像是否是外星飛行器,同時稱沒有證據表明它們來自中國或俄羅斯的先進飛行技術。

報告:144起不明現像只能解讀1起

在公共討論和大眾文化中,大眾所熟悉的“不明飛行物”(英文縮寫UFO)概念常常引發外星飛碟的聯想。不過,美國政府最近發表的這一報告對“外星人”的概念隻字不提。

美國政府和軍方的官方文件、研究這一現象的學術界和民間愛好者目前將這一概念統稱為“不明空中現象”(unidentified aerial phenomena,簡稱UAP),試圖以更科學、理性的角度對不明現象進行解讀。

報告評估的144起不明空中現象全部來自美國政府多個部門的觀測報告,以軍方為主,時間範圍從2004年11月跨越到2021年3月。

在144起UAP目擊事件中,報告只能解釋其中的一起,另外的143起現象至今無法解讀。報告說,唯一得以解釋的UAP事件中的物體是一個大型的漏氣氣球

報告說,80起事件中觀察到的物體被美國政府多個監測裝置監測到,大多數UAP物體干擾了美軍的軍事訓練。

這份評估報告說,一些UAP的目擊傾向於聚集在美國軍事訓練和軍事測試場地周圍,某些UAP展示了先進的技術。在21份目擊報告中描述的18起事件中,觀察者報告了這些物體“不尋常的移動模式或飛行特徵。

報告描述:“一些UAP似乎在高空風中或是保持靜止,或是逆風移動,或是作出突然動作,或以相當高的速度移動,且沒有明顯的推進方法。”

研究說,在少數情況下,在目擊UAP的同時,美國軍機的系統探測到相關的無線電射頻。

研究數據還顯示,UAP展示了某種加速能力,甚至具備某種隱藏身份的能力。

沒有證據證明UAP來自中俄技術

在報告發表前,有媒體和分析揣測,美軍近年來觀測到的某些不明空中物體可能來自中國、俄羅斯等美國對手國家、甚至是非國家行為者的技術。情報部門的報告的確也將這一假設納入了考量。

不過,報告說:目前沒有數據表明,UAP是外國情報蒐集計劃,也沒有證據表明它們源自美國的某個對手在技術上的突飛猛進。

報告說,UAP在美國的軍事設施附近被發現、搭載美國政府最先進傳感器系統的飛機也發現過UAP,因此,情報系統將繼續調查這種外國情報蒐集工作情況的可能。​

專家:需就UAP問題向政府問責

美國國會去年12月通過的情報授權法案要求情報機構和國防部官員提交這份報告。這項法案說,UAP對美國的國家安全具有潛在的威脅,美國政府在蒐集和分析有關不明空中現象方面的工作缺乏全面的聯同合作,但是情報界有義務協調一致地分析和調查這些不明現象,並引起美國政府高層官員的注意。

克里斯托弗·梅隆(Christopher Mellon)在克林頓和小布什政府時期在美國國防部擔任負責情報的副助理部長,是要求政府公開UAP相關數據的美國著名活動人士之一。梅隆認為,這份報告雖然措辭保守謹慎,但可說是UAP研究歷史上的轉折點。

梅隆對美國之音說:“這份報告僅僅是一次嚴肅的、歷史性討論的一個節點。它低估了(UAP)事件的數量和在某些情況下觀察到的、令人無法解釋的超然技術。但報告坦誠表示,這些(技術)不是我們的,也不是俄羅斯或中國的。現在的問題是,美國政府是否有足夠的能力對這一問題追究到底。”

力推這項法案的國會參議員魯比奧在報告發表前對美國之音說:“我們應該認真對待這些目擊事件的報告,不是因為我認為它們是來自外星,而是因為那些在最受限制的軍事空域運行的機器不是我們美國的。”

他說:“我真正擔心的是,一些外國對手實現了某種我們沒有意識到的技術飛躍,如果我們被突然襲擊,是因為我們缺乏想像力。”

不明空中現象研究科學聯盟(Scientific Coalition for UAP Studies) 執行董事會成員羅伯特·鮑威爾(Robert Powell)對美國之音說:“我們應該向政府問責,因為這是美國憲法的框架和方式、這個國家的建立方式,就是信息自由,要讓公眾了解正在發生的事情。”

2019年,鮑威爾的組織與紐約州立大學奧爾巴尼分校物理系合作,根據美軍飛行員的口述和美國海軍拍攝到的不明物體畫面,研究了2004年11月美國海軍尼米茲號和兩架海軍F-18戰鬥機目擊的一起UAP事件。

鮑威爾說:“我們認為,俄羅斯、中國或任何其他國家的空中能力都無法解釋這一點,因為(飛行物)所展示的空中能力遠遠超出了當今任何國家的能力。”

評估報告說,不明空中現象威脅飛行安全,甚至可能威脅國家安全。美國國防部的UAP特別工作組有11份記錄在案的實例報告顯示,飛行員與UAP發生了驚險的“擦身而過”(near miss)。

從“藍皮書計劃”到專案組UAP研究漸成主流

報告承認,社會文化方面的羞恥感是收集UAP數據的障礙之一。報告說,無論是軍方飛行員還是軍情部門的分析人員,在敘述、報告和與同事談論UAP時都經歷過嘲諷和負面評價,“聲譽風險”可能會使許多目擊到UAP的人保持沉默,從而影響科學界探究這一議題。

《紐約時報》2017年一篇報導首次證實,五角大樓從2007年到2012年一直秘密進行的一個“先進航天威脅識別項目”,專門研究不明飛行物。該項目是由前參議院少數黨領袖里德推動進行的。

該項目在2012年中斷,但是從2020年開始,美國國防部又將其重新啟動,改名為“不明空中現象任務特別工作組”(UAPTF)。

2020年4月,美國海軍正式證實了此前從國防部洩露的三部UAP視頻的真實性。美國海軍發布聲明說:這三部視頻中,一個拍攝於2004年,另外兩部拍攝於2015年,三部視頻都是真實的,而且視頻中拍攝到的物體目前仍然“未知”。

美國國防部前官員梅隆對美國之音說,主流媒體的廣泛報導是UAP研究得以“正名”的推動力之一。

梅隆說:“我認為這種羞恥感正在被消除。我們看到了巨大的進步。我在五角大樓的朋友說,'哇,我可以不用再小聲談論這些事了。'情況已經在改善。”

這與美國政府上一次公開談論“UFO”的態度形成了鮮明反差。1952年,美國空軍成立了研究不明飛行物的“藍皮書計劃”(Project Blue Book)。這一計劃持續了17年後被終結。

該計劃的結論是,空軍所研究到的UFO不存在威脅國家安全的跡象、所謂的“不明”現像沒有超出已知的原理和知識範疇、UFO目擊現象與外星無關。

中國也在研究觀測人工智能能否“捕獲” UFO?

目前,在中國的軍事研究中,UAP對應的名詞是“不明空象”。香港《南華早報》最近報導說,中國軍事研究人員正在試圖使用人工智能(AI)研究各地觀測到的不明現象。

這一“大數據”策略與美國情報界提出的方案似乎“不謀而合”。美國UAP報告說,不明空中現象任務特別工作組正在尋找新的方法,希望在沒有美軍直接參與情況下,增加對UAP數據的收集。其中一個建議是,使用先進的算法來搜索雷達捕獲和存儲的歷史數據。

報告說,UAP的大部分數據來自美國海軍報告,但目前政府正在努力使美國軍種和其他政府機構的目擊報告程序標準化。UAP特別工作組還在努力獲取來自美國空軍和聯邦航空管理局(FAA)的UAP數據。

(美國之音記者李逸華對此報導亦有貢獻。)

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