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美總統大選會否改變美國對伊朗政策


9月21日美國宣布繼續制裁伊朗。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3:00 0:00

從2016年當選以來,特朗普總統已退出伊朗核協議,並施加嚴厲的經濟制裁,使伊朗經濟陷入癱瘓。華盛頓和德黑蘭之間的關係在十一月三日美國大選之後將如何變化?

2020年初,美國和伊朗劍拔弩張,美國一月三日定點捕殺了備受尊敬的伊朗將領卡西姆·蘇萊曼尼,在德黑蘭激起憤怒,華盛頓指控蘇萊曼尼在該地區策劃多次襲擊。

德黑蘭對美國在伊拉克的基地進行導彈襲擊做為報復,沒有美國軍事人員因此身亡。衝突得以避免,但特朗普總統持續施加壓力。

特朗普總統說:“美國將立刻對伊朗政權施加額外的懲罰性經濟制裁。”

特朗普2018年將美國從伊朗核協議中撤出,聲稱這是一個有缺陷的協議,因為它允許伊朗繼續進行彈道導彈項目,還支持該地區的代理武裝團體。歐洲盟國以及中國、俄羅斯和伊朗仍是協議的簽署國,而且希望美國重新加入。

日內瓦國際制裁網絡協調員埃里卡·莫雷特說:“眾所周知,美國退出又稱伊朗核協議的聯合全面行動計劃,是對全球治理和多邊主義的最大打擊之一,因此,當然,外界對未來重回協議的可能性寄以厚望。”

其它美國盟友,包括以色列和沙特阿拉伯,繼續支持美國退出這個協議。

自從退出後,特朗普對伊朗施加了所謂“最大壓力”的行動,也就是多重製裁,用意在減少國際融資渠道,阻止石油出口以及嚴重削弱伊朗經濟。特朗普政府表示,無法信任伊朗,而製裁是約束該國行為的最佳途徑。

莫雷特說:“全世界許多公共和民間部門的公司就是非常害怕跟伊朗這樣的國家打交道。”

特朗普的對手喬·拜登說過,他將尋求重新加入伊朗核協議,但會對踐踏人權、恐怖主義和伊朗的彈道導彈計劃施加有針對性的製裁。

安全分析師朱莉·諾曼說,在特朗普退出2015年的協議之後,德黑蘭可能不再信任西方。

倫敦大學學院安全分析師朱莉·諾曼說:“美國在這項條約和協定方面的信譽相當受到質疑,我們以為伊朗至少可能會在一開始抗拒,設法運用他們所有的籌碼,話雖如此,伊朗現在實際上處於困境,他們真的需要一切能讓他們重新參與的現成幫助。”

伊朗定於明年初舉行總統選舉,分析人士說,這使得美國要和德黑蘭重建關係只有短暫的窗口,還要顧慮到伊朗政權的強硬派可能贏得權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