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美俄關係山窮水復面臨新轉折


2011年3月10日拜登訪問莫斯科時與俄羅斯總統普京(右)見面資料照。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3:20 0:00

過去四年,由於俄羅斯干預2016年美國總統大選的指控帶來長期損害,美國和俄羅斯的關係一直處於低潮,但因為喬·拜登預計在2020年大選中獲勝,俄羅斯現在的辯論集中在如果有改變,哪些方面會改變。

過去二十年,俄羅斯總統普京目睹幾任美國總統上任、卸任。

這是對美國的權力轉移的傳統,也對普京盤踞克里姆林宮所做的見證。

特朗普總統像他的幾位前任一樣,當選之初承諾要克服以往和莫斯科的分歧並改善關係。

專家說,拜登領導的新任政府不大可能重演這種模式。

帕維爾·沙里科夫是美國加拿大研究所的高級研究員。

沙里科夫說:“兩國關係走的是條坎坷的道路,在最近的將來,基本上不可能討論復原的問題。我認為與其說恢復,不如說還有惡化的空間。”

在敵意的背後:2016年的政治影響餘波未了。

聯邦調查指控俄羅斯幫助特朗普競選入主白宮。

特朗普和克里姆林宮都否認這一指控。但這引發美國對莫斯科的一系列制裁。

快進至2020年,普京到現在還沒有祝賀拜登勝選。

甚至當官方媒體公然將拜登的勝利描述成偷竊之際,克里姆林宮官員仍堅稱,這是出於尊重特朗普總統正在對選票進行的法律挑戰,以及他們置身於華盛頓政治鬥爭之外的意願。

儘管這些積怨,一些美俄觀察家表示,克里姆林宮渴望與將上任的拜登政府就一個關鍵問題開展合作:軍備控制。

莫斯科國立國際關係研究所分析師亞歷山大·契可夫說:“俄國的主要目標是續訂《新起點條約》,在協商續訂削減戰略武器條約時,他們願意就戰略穩定進行更全面的討論”

《新起點條約》是在奧巴馬時期簽署的,明年二月正式結束,

雖然特朗普政府要求改變協議而在過去一年造成談判障礙。

拜登候選人說過,他準備與普京合作擴大協議,這是俄羅斯資深外交官希望可能樹立新基調的跡象。

俄羅斯/蘇聯武器談判員維克多·米津說:“如果在這個地區的這個領域能取得一些積極進展,我認為這可能為兩國關係總的前景帶來良好動力,因為這非常重要,是吧?”

幾乎沒有人比預計的總統當選人拜登更清楚。

擔任奧巴馬入主白宮期間的副總統,他也嘗試過俄羅斯的“重新啟動”遊戲。

2011年美國副總統喬·拜登說:“一個非常好的消息是,總統和我百分之百同意,有需要和俄羅斯建立愈來愈緊密的關係。”

他很快就要決定他希望進展的程度,而這一次是以總統身份尋求避免新的核武競賽。

無論過去有什麼怨恨,這都是他和俄羅斯領導人聲稱的共同目標。

山窮水復的美俄關係面臨新轉折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3:06 0:00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