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年終報導:中國“一帶一路”中亞擠壓俄羅斯但面臨諸多挑戰

  • 白樺 莫斯科

俄羅斯仍然主宰中亞安全領域。2014年莫斯科郊外的一個武器展上,哈薩克代表團成員了解俄羅斯武器性能。(美國之音記者白樺拍攝)

中國借助“一帶一路”2017年繼續在中亞地區加強活動,俄羅斯在當地的傳統影響不斷受到中國挑戰。與此同時,中亞國家對中國威脅的擔憂也在增加,這為俄羅斯利用這張牌抵制中國在中亞影響提供了機會。

與中亞關鍵國家加強合作

中亞是中國推動“一帶一路”戰略的關鍵地區。幾個主要中亞國家領導人都出席了中國2017年5月主辦的“一帶一路”峰會。

被稱作中亞十字路口的烏茲別克斯坦是中國在中亞推行“一帶一路”戰略的關鍵國家。一年前上任的烏茲別克新總統米爾濟約耶夫利用在北京出席“一帶一路”峰會對中國進行了國事訪問,兩國當時簽署的商務協議總金額超過200百億美元,顯示中國在中亞地區影響日益擴大。

中國同另一個關鍵國家哈薩克斯坦繼續加強關係。中國領導人習近平2017年6月訪問了哈薩克時簽署了70多億美元的商務協議。

習2013年哈薩克首提“絲路經濟帶”

剛剛訪問中國的哈薩克副外長卡馬爾濟諾夫說,2018年將是習近平在哈薩克首次提出“絲路經濟帶”5週年,哈薩克斯坦到時將主辦一場有全球各國智庫參加的大型國際研討會,兩國智庫還將組建專家委員會推動深化戰略合作。

哈薩克斯坦最近在上海主辦了哈薩克語言和文化週活動。哈薩克簽證服務中心最近也在北京開門服務。這家哈薩克在國外開設的首個簽證中心將為中國人去哈薩克旅遊和經商辦理簽證提供更多方便。兩國今年還在哈薩克斯坦舉辦了中國旅遊年活動。

中吉烏三國鐵路

剛剛執政的吉爾吉斯斯坦新總統熱恩別科夫說,吉爾吉斯在保持同俄羅斯戰略合作的同時,也將繼續同中國發展戰略夥伴關係。

作為“一帶一路”中亞地區的一個主要項目,已經談判了10多年的中國-吉爾吉斯-烏茲別克斯坦三國鐵路項目今年重啟談判,有消息說,2018年可能簽署項目協議。

俄中亞受中國擠壓

多家俄羅斯智庫所發表的中國在中亞推進“一帶一路”戰略的幾份報告認為,中國不但已經成為中亞主要貿易夥伴,中國在當地投資從過去集中在石油和天然氣等能源領域擴展延伸到了農業、旅遊等其他領域。

俄羅斯在中亞的傳統影響感到受到了來自中國的擠壓。俄羅斯同中亞地區的貿易和投資規模都在減少。俄羅斯過去曾是土庫曼和烏茲別克天然氣主要買主,但這兩個國家的天然氣目前主要出口中國。俄羅斯2016年已全面停止購買土庫曼天然氣。

被認為最親俄羅斯的吉爾吉斯在當地媒體上最近也出現了“向中國學習”的呼聲,特別是在吉爾吉斯的商界和軍界,主張同中國加強關係的人越來越多。

中亞日益依賴中國

俄羅斯智庫認為,中國大筆向中亞各國提供貸使這些國家對中國的依賴越來越深。吉爾吉斯斯坦和塔吉克斯坦外債的幾乎一半都來自中國。哈薩克石油開采的四分之一被中國控制,土庫曼斯坦68%出口商品的目的地是中國。中國在與中亞貿易中更積極推進使用人民幣結算。

一家俄羅斯智庫今年年初舉辦的討論會上,哈薩克的中國問題專家說,中亞各國之間矛盾重重,彼此競爭都想獲得中國投資和貸款,這使中亞國家在同中國的有關談判中處在下風,中國貸款一般都附帶很多條件,包括使用中國設備、技術和工人等。

中國擴張軟實力俄羅斯受打擊

中國同樣在中亞大舉擴張軟實力。中國的大外宣和孔子學院在中亞各國越來越活躍。更多的中亞學生去中國留學,新疆已經成為中國為中亞各國培養人才的主要基地。中亞學者說,哈薩克斯坦去中國留學人數現已達到1萬3千人,這一數字雖然少於哈薩克人在俄羅斯留學數量,但增長速度非常快,而且中亞留學生在中國沒有遇到他們在俄羅斯所遇到的挑釁好鬥,以及歧視和沙文主義現象。

中亞學者說,今天中亞各國權貴階層中許多人都是蘇聯當年培養的當地精英,但中國在收買這些中亞權貴的同時,接收大批中亞留學生的舉動將使未來中亞權貴階層更多擁有中國背景。

俄羅斯軟實力在中亞遭受的另一個沉重打擊是,哈薩克總統納扎爾巴耶夫最近簽署法令,到2025年時,將分階段讓哈薩克語放棄使用俄文的基里爾字母,轉為使用拉丁字母。

擔心中國威脅

但中亞地區對來自中國威脅的擔憂也在增加。由於擔心土地法修改後中國將大量收購土地,哈薩克2016年也爆發了主要針對中國的大規模民眾示威。

俄羅斯政治學者米赫耶夫認為,那種認為中國撒錢就能主宰中亞的想法過於簡單。他說,中亞領導人一方面樂於同中國合作,獲得中國貸款和投資,但歷史經驗也使中亞領導人特別害怕中國威脅。

米赫耶夫:“中亞地區土地當年併入俄國版圖恰恰是因為中亞國家害怕中國擴張,因此他們尋求俄國保護,成為俄羅斯的勢力範圍來對抗中國。所以,中國現在在中亞積極活動,推動'一帶一路'項目,但這並不意味著中亞領導層完全處在中國的影響下。而中國撒錢的同時,暫時在政治、安全和軍事領域也沒有向中亞國家提出要求。”

中亞害怕中國威脅俄藉機利用

俄羅斯學者認為,俄羅斯也可利用中亞對中國的恐懼和擔憂,來限制中國影響。恰好俄羅斯在中亞的安全、政治和軍事領域佔據主導地位,中國不但無法挑戰俄羅斯在這些領域的影響,中國在中亞加強經濟活動時可能被迫有求於俄羅斯,需要俄羅斯的配合幫助。

但有中亞媒體報導說,俄羅斯在有意誇大中亞安全威脅,以便突出俄羅斯在中亞的地位限制中國影響。

中俄分工明確俄仍有影響

也有一些分析認為,不應過分誇大中國和俄羅斯在中亞的競爭,兩國似乎都不想損害中俄關係,雙方甚至已分工明確,俄羅斯著重中亞的政治和安全,而中國專注經濟和投資。

俄羅斯政治學者薩林說,中亞的吉爾吉斯、塔吉克斯坦和烏茲別克斯坦有大量勞工在俄羅斯工作,這些勞工匯回的工資數額幾乎能佔這些國家國內生產總值的一半,這成為俄羅斯影響中亞國家的另一個關鍵工具。

中國或陷入中亞泥潭

一些俄羅斯的研究報告和媒體文章認為,中國在中亞推行“一帶一路”戰略時,似乎忽視了安全因素,以及當地民族主義情緒。“公報”說,中國在中亞的投資貸款越多,中國就越有可能陷入中亞泥潭,不得不捲入解決中亞的一些安全、政治和軍事事務。

吉爾吉斯首都比什凱克2016年曾發生了針對中國大使館的自殺汽車炸彈攻擊行動。有分析認為。中國在中亞推行“一帶一路”戰略時有可能成為恐怖攻擊目標。

俄羅斯一家媒體最近報導,即使在被認為是中亞火車頭的哈薩克斯坦,中國在那裡的投資也面臨很多風險,這包括當地官員的腐敗、低效管理和懶散。報導舉例說,中國雖然投資在當地開設煉油廠,但中國技術人員卻很難及時獲得工作簽證去操作昂貴設備。

中亞民族主義同時針對中俄

哈薩克政治學者薩特帕耶夫說,哈薩克的民族主義一方面針對中國,同時也針對俄羅斯。特別是在俄羅斯吞併克里米亞,以及製造烏克蘭東部衝突後,哈薩克社會也非常擔心俄羅斯的威脅。

中亞的政治分析人士說,為了避免中亞地區過於依賴中國和俄羅斯,中亞國家未來也會更積極發展同歐盟、美國和日本關係,引入第三方力量來平衡中國和俄羅斯影響。

一份研究報告說,無論是中國在中亞的“一帶一路”戰略,還是俄羅斯提倡的“歐亞經濟共同體”,都沒有考慮人權、法律至上和打擊腐敗,以及公共健康和環保這些普世價值。而中國在中亞推行“一帶一路”戰略時,更時常伴隨著腐敗和賄賂等醜聞。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