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中國人口危機嚴峻 問題豈止是3000萬男光棍?


中國人口危機嚴峻 問題豈止是3000萬男光棍?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9:22 0:00

在實行了三十多年的“一胎化”政策後,中國的人口問題及其衍生出的社會經濟問題越來越嚴峻。雖然中共五年前正式廢止了“一胎化”,並實行全面二孩政策,但這並未顯著提高人口出生率。

預計未來十年中國的人口將由目前的接近零增長到負增長的重大轉折,不僅面臨人口總量急劇萎縮的危機,也面臨人口老齡化進一步加劇、性別比例嚴重失衡的結構性危機。有專家估算,由於中國人口性別比嚴重偏高,這導致人口中有3000萬“男光棍”。

中國的人口問題到底有多嚴重?在中國第七次全國人口普查後,中國將出台什麼樣的政策應對日趨嚴重的人口危機?中共有無可能會全面取消飽受詬病的計劃生育政策?

美國威斯康星大學麥迪遜分校研究員、《大國空巢》一書的作者易富賢表示,中國人口危機的嚴重程度遠遠超過人們的想像。

他說:“中國的生育率在1991年就開始低於(世界)整體水平。從2000年開始,中國的生育率比日本還要低。這也就意味著,中國今後的老齡化問題比日本還要嚴峻。1980年中國的中位年齡只有22歲,當時印度也只有20歲,美國是30歲,但是2020年中國的中位年齡已經提高到41歲-42歲,而美國祇有38歲,印度只有28歲。到2035年,中國的中位年齡將高達49歲-50歲,而美國祇有42歲不到,而印度只有34歲。也就是說,到2035年中國將和印度有兩代人的差距。”

中國人口與發展研究中心預測,“未來十年中國人口將經歷從增長到下降的重大轉折,進入人口負增長階段。預計2035年人口自然增長率為-2.18‰,2050年為-5.65‰。從人口總量來看,2019年中國人口總量為140005萬人,預計2027年將達到峰值14.17億,此後將開始下降,2035年降至14.03億,2050年降至13.21億。”

為應對老齡化問題,中國在2016年正式廢止“一胎化”,並且全面實行二孩政策。但中國的出生率並未就此改善。《華爾街日報》11月27日的報導說,2016年,也就是二胎政策生效的那一年,中國新生兒數量從2015年的1,655萬上升到1,786萬,增長了7.9%,但此後逐年下降。據中國國家統計局的數據顯示,2019年中國新生兒數量下降到1,465萬。而過去三年,中國65歲以上的人口每年都有5%以上的增長。

《大國空巢》的作者易富賢表示,幾十年的“一胎化”政策已經徹底改變了中國人的生育觀念,全面二孩政策根本不足以改善中國人口出生率的問題。

他說:“為什麼中國的出生人數如此之少,生育率如此之低。一方面是因為東亞地區的生育率是全球最低。比如台灣跟韓國,他的社會發展水平超前中國大陸大概是十多年。他們在鼓勵生育的情況下,2001至2019年平均生育率大概只有1.14%、1.16%。我們的社會文化傳統與他們基本上一致。中國的情況更加嚴峻,因為中國幾十年的計劃生育宣傳已經改變了人們的生育觀念,大家都習慣了只生一個孩子,甚至不生孩子。中國整個經濟模式跟城市規劃也都是圍繞著主流家庭只生一個孩子來規劃的。即便人口政策上已經實行了二孩政策,但是社會經濟模式跟城市規劃很難改變,並且要繼續地延續,所以中國的生育率也會繼續下降。”

易富賢還表示,人口老齡化的問題將嚴重製約中國經濟、社會的可持續性發展,因為人口中過多比例的老年人口將給社會帶來沉重的養老負擔。

但中國經濟學者胡星斗認為,中國人口老齡化問題被誇大了。

他說:“老齡化、養老金等問題,其實在我看來都不成問題,這些問題其實都不存在。比如2019年中國的社保基金虧空12,000億左右,但是我們通過財政補貼了幾千個億。這個財政補貼也僅佔財政的百分之八點幾,並不算多啊。在美國、歐洲很多國家,財政補貼、社保基金都高大百分之二、三十以上。中國目前才財政補貼百分之八點幾,這並不算高。還有中國通過給央企的股權劃轉10%到社保基金。央企包括金融央企上百萬億的資產,假如都能夠劃撥10%,那就是十萬億的資產劃撥給社保基金。那每一年分紅的利益就在上萬億,那麼彌補社保基金的虧空一年12,000億完全沒有問題。一方面是財政補貼,另一方面是央企劃轉股權。所以解決養老金短缺其實在中國是不成問題的。現在很多學者把它誇大了,說未來中國幾十年養老金缺口幾十個萬億,等等等等。實際上把這個問題給誇大了,而且中國過去經濟發展這麼快,解決養老金短缺的問題可以說是小菜一碟。”

胡星斗也表示,中國應該放棄片面追求GDP的增長,轉而提升公民的幸福感,因此人口的多少並不重要。

他說:“一個國家是否是強國富民,關鍵還是國家的科技能力、人才聚集,它的憲法、它的製度才是關鍵。有人說像中國這麼低的人口出生率,再過二、三十年可能只剩四、五億人了。即使是四億人、五億人,再過幾十年,我認為也沒什麼了不起。只要中國的國民能夠幸福,我們為什麼要那麼大一個國家誕生大量的窮人,大量的生活水平非常低的這麼多的農民工。他們是低福利低工資,高勞動強度,高生育的代價。很多人感嘆中國的人口紅利沒有了,還應該延續農民工打工的模式。那為什麼農民工就永遠是那種低工資低福利來促進經濟發展呢?經濟發展的目的到底是什麼?經濟發展的目的還是要人民的幸福。”

《大國空巢》的作者易富賢表示,中國的人口統計數據不准確,涉嫌人為摻水和造假,這嚴重高估了中國的人口數量,不利於政府制定有效的人口和經濟政策。即使是正在進行的第七次全國人口普查也面臨著新的問題。

他說:“比如2000年的人口普查的原始匯總數字應該只有12億到12.2億左右,遠遠低於他們預期的12.7億。他們就進行反复的補查,最後找出了幾千萬人,最後是變成12.4億,但是仍然低於預期的12.7億。所以後面額外增加了兩千多萬,變成了12.658億,然後才免強與過去的數字保持連續。2010年人口普查也是這樣,原始匯總數據是遠遠低於預期,然後後面又進行調整。比如福建省,最後公佈的人口數據比原始普查的匯總數據要多出10.8%。我對這次人口普查充滿著很大期待,因為如果這次再不能獲得準確的人口數據,意味著中國的經濟、社會、政治、國防、外交,包括養老政策,都是建立在錯誤的人口數據的基礎上。

易富賢指出,這次人口普查一個特點就是增加了身份證,可以根據身份證號碼進行查重,避免重複。但即使這樣也令人擔憂。

易富賢說:“因為中國目前公安戶籍的水分比國家統計局公佈的人口數據水分還要多。根據公安戶籍,中國人口早在2018年就已經超過14億了。中國的戶籍大概有1.6億個重複戶口,這些戶口也會在這次人口普查中體現出來,所以對這次普查的質量造成很大影響。另外參與這次普查的人員很多仍是以前在國家統計局、國家計生委的人員,他們會本能地希望數字保持連續。如果數據存在相異的差距,那麼就意味著他們過去幾十年的職務犯罪被揭露了,他們就面臨著被追責。所以我對結果也是比較擔憂的。”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