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西方學者齊慕實 (Timothy Cheek):從十場人生看中共一百年


長期致力於研究中共黨史的西方學者齊慕實博士 (視頻截圖)

7月1日,中共舉行建黨百年慶祝,引發海內外關注。長期致力於研究中共黨史的西方學者齊慕實(Timothy Cheek)博士,與合作者共同編輯了《中國共產黨,一個世紀十個人》(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A Century in Ten Lives)一書。齊慕實最近接受美國之音《時事大家談》專訪,從一個西方學者的視角看中共建黨百年。

齊慕實表示,他的這本書是與另外兩位漢學家合編的,從1921年中共成立開始,每十年選一個代表性人物,十個人十個故事。

他說:“我們就選十個人、十個故事,100年,每十年的,就是二十年代、三十年代、四十年代、五十年代等等,因為黨的正式建立就是1921年。所以我們選一些不同的人,有些是領導人,比如王明。王明是三十年代、四十年代初黨的總主席。還有趙紫陽,他是八十年代的領導人。我們也選普通的、中間的黨員,比如王實味,他是延安時代的。還有另外一個姓王的,九十年代的王元化。我們也選一些黨外人,1949年建國以來,有一些人離不開黨的社會,比如說五十年代的電影明星上官雲珠。一直到最後一章,2010年後就談郭美美和中國媒體的情況。我們就是這樣選不同的題目。我們的論點,可以說是中共歷史是多元化的,不是一個故事,不是一條路,有好多的偶然性。”

齊慕實認為,中共是一個有意識形態的政黨,而最近20年最重要的思想就是江澤民提出的“三個代表”,也就是中共代表最先進的生產力、最先進的文化、還有全民的利益。

他說:“這是什麼意思呢?就是說資本家可以入黨,知識分子也可以入黨,還有不要繼續做階級鬥爭。這就是我的西方的解釋。這是江澤民在黨的憲章非常重要的,因為我們西方人看共產黨,有點像天主教的歷史。因為是非常大的組織,是犯過錯誤的組織,但是也有理想的組織。這就是中國的政府跟西方的政府不同,就是思想問題。應該有比較系統的和清楚的思想,就是說為什麼、做什麼。你知道我們西方的政治,我們就談利益,你有什麼interests。可以經過民主投票可以決定誰的利益為最高。但是在中國就是談思想,思想意識問題講到的。所以最重要的新階段,就是'三個代表',就是歡迎企業家和專家。所以現在當代中國共產黨的社會基礎包括這些階層。”

齊慕實認為,雖然有很多猜測認為中共會倒台,但他相信中共很有可能會存在下去。

他說:“人們都要想過十年、二十年、五十年,還有沒有中國共產黨。我從歷史看,我可以說在最近100年有幾次,有人說,共產黨倒霉了,就要下台了。三十年代應該下台,五十年代應該下台,八十年代應該下台,沒有下台。所以我想不管你本人、我本人有什麼看法,我想我們應該承認,很可能黨會繼續。但是怎麼樣的黨?這是重要問題。從歷史我們可以看兩個方向,一個是開放的,一個是閉門的。開放的是比較confident自信的,中國看開放可以吸收外來的影響,但是有它自己的東西。閉門的是比較注意信仰的,開放的是實用主義看法的。江澤民時代是這樣的。今天回到閉門和信仰方面的。但是未來這個是重要的,一定會有共產黨,不一定有什麼樣的共產黨。”

中共一直在避免重蹈蘇聯的覆轍。齊慕實認為,中共與蘇共有著很大的不同。

他說:“我們都知道這就是中國領導都非常關心的問題,就是蘇聯的覆轍,怕中國會這樣。所以分裂主義就是他們最大的敵人。不管什麼樣的人,他們就怕分裂主義者。中國共產黨跟蘇聯的不同,最重要的方面是群眾參加活動。蘇聯就是用它們的領導來做事情。比如文字獄、壓迫知識分子,都是用警察來做。但中國是用老百姓來做,這個事比較複雜。但是我想如果我們看日常生活,共產黨跟老百姓的關係比蘇聯的黨好得多、豐富得多。不是說他們沒問題了,但是他們跟蘇聯不同。所以我怕中央政府的壓力太強,這個就模仿蘇聯。所以中央的壓力太強就會很意外地做到覆轍的危險。”

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