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美國啟動任命駐華大使 兩國是否維繫低谷平衡?


資深外交官尼古拉斯·伯恩斯
美國啟動任命駐華大使 兩國是否維繫低谷平衡?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6:04 0:00

美國總統拜登8月20日宣布將提名資深外交官尼古拉斯·伯恩斯(Nicholas Burns)擔任美國駐華大使,填補這個去年10月以來一直空缺的職位。

有分析稱,伯恩斯是“美國廣受好評而且經驗最豐富的外交官之一”。

拜登在美中建交以來的關係最低谷,將期待新任大使發揮更核心的作用,而他本次打算使用職業外交官來取代政客擔任這個職務。

那麼,在雙邊關係嚴峻和國際局勢複雜性突出的情況下,新任美國大使將遇到怎樣的外交挑戰,並將如何影響特殊時期圍繞美中軍事、經濟和地緣等對立的博弈?

悉尼科技大學中國學副教授馮崇義認為,伯恩斯是一位經驗非常豐富的外交官,但他並不算是一名所謂的“知華派”,這或許反而會能讓他有更大的發揮空間。

他說:“伯恩斯的外交生涯橫跨共和、民主兩黨,但是在我看來他是一個很典型的左派人士。因為他是拜登競選團隊的外事顧問,從他的一些言論可以看出來他幾乎恨死了川普。他官宦生涯這麼久,按照川普的定義,他可以算是華盛頓沼澤里面一個小鱷吧,不算大鱷。但是還好他所有的外交官履歷跟中國幾乎沒有什麼關係。他主要關注的是蘇聯、東歐、中東的事物,所以他不屬於名聲很不好的知華派。應該講他的施政空間,或者能發揮作用的空間還比較大。”

他說:“有幾個方面可以觀察,第一是按照他過去的經歷,事實上他對北約、對歐盟有很強烈的結合。現階段來講,美國的外交核心或國家利益、戰略核心已經慢慢轉移到跟中國之間的抗衡。美國尤其是拜登上台之後,一直在修復跟歐盟的關係以及跟其它民主聯盟之間的合作。透過多邊關係,拜登其實想要用多邊主義的方式對中國用更強烈的製衡方式。這樣的製衡方式以現階段的條件來說,需要有一個人不僅可以了解歐盟,了解民主國家,同時也可以透過冷戰的經驗,用相似的方式來跟中國進行接洽。我覺得其實派伯恩斯去中國作為駐中代表,某種程度其實是有點承接他在歐洲的經驗,以及冷戰的經驗,以此作為契機來跟中國進行交流。同時我們也可以知道,伯恩斯因為他是外交官出身,所以他對外交事務相對上一任的美國駐中國代表布蘭斯塔德,他是比較熟悉、了解整體來說,以外交事務跟中國進行溝通,應該要用什麼樣的方式。其實我們可以看到各種不同的媒體有報導過伯恩斯是一個非常支持以外交的方式來解決國家與國家之間的問題。所以這某種程度跟拜登在參議院外交委員會做了這麼長時間也達到一定想法,所以我覺得他們之間的合作是可以期待的。美國雖然在透過多邊主義的方式在跟中國抗衡,但是抗衡裡面,以拜登的角度來說,他還是希望即便我們在嚴重地彼此競爭,但是基本上外交的交流還是不能完全阻斷的。”

葉耀元表示,伯恩斯出任美國駐華大使的另一個使命有可能是拜登希望他在氣候議題上能夠有所作為。

他說:“伯恩斯可能還有另一個任務就是在於環境保護這件事上。尤其是拜登在競選的時候最大的口號就是要保護環境,想辦法降低排碳量,想辦法抗拒全球暖化,找出一些政策。中國一直是不願意跟美國在這方面進行對話的。伯恩斯會不會代替拜登去跟中國在環境保護議題上進行一些對談,我覺得可以關注。”

但悉尼科技大學的馮崇義教授警告說,美國的外交界、特別是美國的駐中國大使應該始終對中共保持高度警惕。他提到中共建政前美國最後一位駐華大使司徒雷登所寫的一份備忘錄,其中提到要認清中共的本質。

馮崇義說:“他寫這份回憶錄告誡美國,應該把中共政權按照它的本質來認識它。它是個共產主義政權,而且它是一個極端的民族主義政權,所以你不能像它以前那樣來維持關係,做生意、文化交往等。但是回到今天,就是民主國家和專制政權打交道的時候,你是眼前的經濟利益優先還是民主國家的民主、自由核心價值優先。他們經常做出錯誤選擇。”

(美國之音記者尹暄對本文亦有貢獻)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