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新浪微博引爆輿情,“微博監督員”激起眾怒?


微博的辦公室
新浪微博引爆輿情,“微博監督員”激起眾怒?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8:39 0:00

中國網信辦接連發起專項行動,加緊箝制網上言論之際,新浪微博的微博監督員季浩洋舉報一位博主捏造母親在打疫苗過後去世博取同情,危害國家利益,並宣布查封其微博賬號,結果激起眾怒。

在與網友進行激烈的網上論戰時,季姓監督員無意披露了微博監督、舉報機制、獎懲制度、及中國網絡管控的一些內幕,引爆網上輿論。

目前官方媒體證實,微博監督員季浩洋因發表未經證實的言論誤導其他用戶,造成惡劣影響,決定對他予以清退並永久禁言。

但是清退季浩洋並未平息輿情,一些網友繼續在思考中國網路監控的深層問題。新浪微博監督機制如何引爆輿情?季浩洋是按規章辦事還是濫用職權?中國嚴控社交媒體為何不得人心?

中國時政評論人“小民之心”主持小民表示,博主被查封的原因更可能是因為“注射國產疫苗致死”觸及到了中共的敏感神經。中共從疫情之初就把抗疫政治化,因此隨之而來的“國產疫苗注射”也成為政治化的一個議題。談論國產疫苗導致的事故,就相當於攻擊中共。

小民說:“但是還有另一種可能性,也就是說不允許涉及'注射疫苗發生的問題',這是當局內部的規定。也就是說國產疫苗打死人已經成為一個對國家有害的時政信息了。換句話說,這個季浩洋是在執行上級的命令。事實上至少我們看到國產疫苗的基本反應、副作用的相關報導,我們在中國媒體上基本上看不到。尤其是這種注射疫苗死亡的信息,外界更是很難看到,看不到相關的統計數字。我們偶爾能看到網上傳的個別信息,某人死了或者某人受傷了。但是我們絕對看不到有關的統計數字。中國究竟出了多少這種事情,沒人看到。但是我們可以看到什麼,國內媒體報導國外疫苗打死人的事情,這一點顯然不是個別的監督員能夠做到的,這肯定是整個體系的問題。再一個需要說的是關於新冠疫情的問題,恰恰是被中共當局政治化。中國當局從一開始就把抗擊疫情和中共的領導聯繫在一起,把中國的疫情清零看作是中共的成就。習近平也曾經特別表示他在親自指揮親自領導親自部署,這件事最初是從中共當局開始,當然同時中共卻指責國際社會對病毒的溯源政治化,所以在這種情況下,中國的疫苗問題在很大程度上也已經被政治化,和政治連在一起。在中國談論中國疫苗發生問題了或者中國疫苗發生重大事故,在某種意義上等於攻擊中共。這一點可能是這個監督員他理直氣壯地干這些壞事的很重要的一個原因。”

小民表示,季浩洋出於“愛國”之情替當局做輿情管理員,最終卻遭處理。如果說季浩洋有冤情,那也是因為他被中共用之則棄,在輿情反彈之後,被當局當了替罪羊。

小民說:“首先這位季浩洋先生我感覺確實喊冤,因為一方面確實他基於'愛國之心'。他知道或者下意識地認為,中國的疫苗問題確實和中國製度有關係,揭露疫苗問題確實等於揭露中共問題。像他說的,'法律不會讓你們隨隨便便那個藉口來污衊國家'—這就屬於污衊國家了。再者,按照'愛國賊'的邏輯,既然出於對國家的愛,那麼行動當然應該受肯定,縱然有點過錯,那也應該原諒。所以就這點來說,季先生對於他的處罰當然會不服氣。這最關鍵的還有個問題,他的做法,我認為他很大程度上是按照內部規定來的。這不是他第一次處理這樣的事情,這也不是他幹的第一天,他已經乾了很久了。所以他不可能不知道內部規矩。應該這麼說,在他引發民意反彈之後,被當局'丟卒保車',拿出來當了'替罪狗',這是他冤枉所在。”

北京獨立學者、時評人彭定鼎通過總結他的親身經歷,比如社交媒體被屢次封號,評論說,中共控制輿論時候收緊標準不算可怕,最可怕、最能製造恐怖的是“沒有標準”。

彭定鼎說:“我本人是這個網絡監控的受害者,兩個公眾號被封,一個微信號也被封過一次,我參加的群也被解散過。因為現在不太玩微博了,過去我的微博和博客也經常消失,'被外星人劫持'了。我覺得這裡面最重要的問題是這個標準,我自己不知道。哪怕我願意去遵守這個標準,你公示一下哪些話我能說,哪些話我不能說,有個標準啊。但是後來我想明白了,沒有標準是最可怕的標準。所以你不知道,就處處小心,在想哪句話可能會觸動某個人的神經,可能會與黨目前的哪項政策、甚至某個精神有抵觸。這些東西完全是無形的,完全是掌握在監督員或者網管的手裡。有時候發一篇文章我自己都提心吊膽的,沒事情;有時候我自己發一篇很安全的文章,'咔嚓'一下整個公眾號沒了。所以我覺得一個不確定的標準,最能製造恐怖,而專制統治需要的是恐怖。也就是說當局可以來收拾你,這裡的'收拾'最淺層的意思就是在網絡上把你的號、發言的權利給禁掉。雖然華春瑩發言人說'每個人都有表達自己思想的自由和權利',當然這是胡扯,這個標準的不明確是最令人恐怖的。我的很多朋友對我說,現在輿論環境越來越嚴苛,它不是在於標準收緊,而是在於標準越來越不明確。你不知道哪句話會觸害某個人的利益—你自己認為完全無害的話。到最後,這種情況發展到極致,完全大家甚麼都不說,或者只抄人民日報和中央電視台。”

季浩洋事件發生的背景是中共對於輿情控制進入新階段,彭定鼎分析這背後的原因,中共逐漸“文革化”,中共的集權統治日漸伸向社會的每一個角落、每一個人。

彭定鼎說:“最近幾年,大概七八年,政治環境確實越來越嚴峻。這是一個總的趨勢,大家都看得到,全世界都看得到。甚至有可能倒退到文革,這是總的趨勢。共產黨在收緊它的統治,現在越來越趨向於用文革的方式來牽制人們的思想。它的統治哲學發生了變化,過去在江澤民時代給老百姓越來越多的利益,悶聲發大財。現在更多的是要求政治上效忠。比方說天津市委書記李鴻忠就說'忠誠不絕對,絕對不忠誠',完全文革式的口號。現在把這樣的集權的控製手段越來越多地伸向社會的每一個角落、每一個人,那麼必然網上對於網絡的進一步地全面牽制只會越來越強。因為當你實行集權的時候,它會到每一個角落。”

(美國之音記者曉歌對本文亦有貢獻)

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