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中國和國際奧委會的關係:互惠、收買還是豢養?


中共黨媒新華社發布的中國領導人習近平在北京會見國際奧委會主席巴赫的照片。 (2022年1月25日)
中國和國際奧委會的關係:互惠、收買還是豢養?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0:59 0:00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日前會見國際奧委會主席巴赫,兩人談及國際社會對北京冬奧會的強力支持。分析人士表示,北京利用奧運會作為其對全世界輸出紅色意識形態的全球化平台,並藉由奧運會耀眼的禮花與歡呼來掩蓋中共踐踏人權的行為,從中獲得政權合法性與國際形象的改善;而國際奧委會則通過與中國合作獲得影響力的擴展及巨大的經濟收益,雙方存在一種互利共生、甚至是“豢養”的關係。

2022北京冬奧會即將開幕。據中國央視報導,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1月25日會晤國際奧會主席巴赫。習近平表示,這是新冠肺炎疫情發生以來首次如期舉辦的全球綜合性體育盛會,是對“更快、更高、更強、更團結”奧林匹克新格言的成功實踐。他還說,世界各國與其在190多條小船上,不如同在一條大船上,因此提出了“一起向未來”的北京冬奧會口號。

巴赫表示,中國實現了超過3億人從事冰雪運動的目標,成為本屆冬奧會向中國人民和國際奧林匹克運動作出的重大貢獻。

在習近平與巴赫會面後,央視1月27日發表評論稱,奧林匹克運動與人類命運共同體的理念高度契合,中方將與國際奧委會攜手,為推動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作出新的更大貢獻。

2019年9月,國際奧委會主席巴赫在中國官媒人民日報上發表文章,稱中國政府與國際奧會的關係,是一種“互利互惠”的關係。他說,這種夥伴關係對雙方皆有利,不僅有助於中國體育的發展,也為推動整個奧林匹克運動向前發展提供堅實基礎。

薩馬蘭奇家族跟中國關係密切

旅美時評人唐靖遠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表示,國際奧委會與中國政府的共生關係主要建立在政治和經濟兩大基礎上,最早可以追溯到其前主席薩馬蘭奇與中共的密切關係。

旅美時評人唐靖遠(照片提供:唐靖遠)
旅美時評人唐靖遠(照片提供:唐靖遠)

他說,早在1978年,時任國際奧委會副主席的薩馬蘭奇就第一次造訪中國,當時中國剛剛改革開放,尚未獲得國際奧委會的合法席位,薩馬蘭奇努力勸說奧委會委員支持中國政府獲得席位。這一提案在一年後通過,被中共視為其政權合法性獲得國際承認的一次巨大幫助。

唐靖遠表示,1980年薩馬蘭奇擔任國際奧委會主席後,他對中國友好的一個標誌性政治動作,就是通過運作,迫使“中華民國奧委會”矮化,改名為“中華台北奧委會”,會旗也改用另行設計的梅花旗。這個動作實際上是在國際奧委會這個世界最大國際組織的平台上,支持了中共官方“一個中國”的政治立場,被中共視為海外統戰的巨大成功。

此後,薩馬蘭奇給予中國政府的又一巨大幫助是鼎力支持北京申辦奧運會,他並多次表示,讓北京辦一次奧運是他離任前的最大心願。薩馬蘭奇為此不惜公開以“體育不應政治化”替中共在西藏的殘酷鎮壓行為進行辯護。而北京投入巨資舉辦的2008年奧運會,也一直被中共宣傳為西方因金融危機而衰落、中國因成功舉辦奧運會而崛起的轉折點。

唐靖遠表示:“我們可以看到,中共當局在政治與經濟之外,還尋求在意識形態領域與國際奧委會進行對接與合作,目的是利用這個龐大的全球化平台作為載體,對全世界進行紅色意識形態的輸出。而奧委會主席巴赫也毫不諱言聲稱,中國與國際奧委會在多個層面上都保持著牢固的互利互惠關係。”

薩馬蘭奇擔任國際奧委會主席長達21年之久。在他首次訪問中國之後的30年裡,共造訪了中國29次,得到過鄧小平、江澤民、胡錦濤等歷任中共領導人的接見,被稱為“中國人民的老朋友”。唐靖遠說,這是中共官方給予長期對中共友好的重要外國人士的一種固定官方稱謂。

中國政府甚至在天津為薩馬蘭奇這位“老朋友”專門修建了一個龐大的紀念館,而薩馬蘭奇的兒子於2012年在中國註冊成立了“薩馬蘭奇體育發展基金會”,該基金會直接挂靠在中國國家體育總局名下,接受包括中國奧委會、北京奧運城市發展促進會、安踏體育及中國郵政等大型中國機構和企業的捐款,可見薩馬蘭奇家族和國際奧會跟中國的關係十分親近。

雙方都想擴展世界影響力

分析人士說,中共其實從一開始就對國際奧委會包括奧運會進行最大限度的政治利用,而國際奧委會通過與中國政府合作或是贊助的方式,也從中得到了豐厚的回報,僅中央電視台2014年與國際奧委會簽署的轉播協議就估值5.5億美元,阿里巴巴的贊助助協議估值至少8億美元。

除此之外,在互聯網資訊時代下的奧運會越來越成為全球化背景下一個集體育、文化、藝術、經濟及國家形像在內的綜合性國際展示平台,中共官方智庫甚至公開宣稱,應將國際奧委會視為全球治理中國方案的一股重要力量。

唐靖遠表示:“說到底,中國政府與國際奧委會彼此需要的最大動力,來自雙方都在藉助對方的力量,擴展自己在國際社會的影響力,這種影響力涵蓋了從政治、經濟到文化、科技等多個領域。中共從這種合作中獲得了政權的合法性與國際形象的改善,其踐踏人權的殘暴行為,被奧運會耀眼的禮花與歡呼淡化、掩蓋,而國際奧委會則從合作中獲得了影響力的擴展及巨大的經濟收益。”

舉國支持奧運項目

中華民國奧運人協會理事長黃志雄(照片提供:黃志雄)
中華民國奧運人協會理事長黃志雄(照片提供:黃志雄)

台灣前奧運選手、現中華民國奧運人協會理事長黃志雄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表示,中國是全世界一個很重要的市場,中國的經濟與體育發展非常快速,快速到它足以去影響很多國際賽事與國際組織。

他說,比如中國在奧運桌球(兵乓球)項目的影響力就非常深遠,至於他自己所參與的跆拳道項目,中國相對是比較後期才投入的,但中國從挑選人材、環境設備到教育培訓,都是舉國支持去做,所以發展得非常快速,短短的5到10年間就拿下跆拳道金牌。

黃志雄說:“所以在很多的項目其實都會看到他們(中國)用心投入,進而去讓它的選手有競爭力,也進而去影響許多國際組織,發揮它的影響力,我想這個基本上是很顯性的。”

《紐約時報》曾以“一對共生互利的老朋友”來形容國際奧委會跟中國的關係。但倡議“沒有人權就沒有奧運”的台灣關懷中國人權促進會理事長楊憲宏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表示,它們的關係其實不叫互利共生,而是“收買”關係,甚至是“豢養”關係。

他說,中國用盡各種方法收買國際奧委會,國際奧委會主席自薩馬蘭奇以來,根本就是幫中國跑腿的“幫辦”,如果中國都可以公開為薩馬蘭奇蓋一座紀念館,那麼私底下的金錢捐輸想必更為可觀,才能將其第二代都“買”進去。

中共滲透操控國際組織

分析人士說,中共收買的國際組織不只有國際奧委會,聯合國旗下的很多組織也被中共滲透操控,目前中共已經直接主導了聯合國15個專業機構中的4個,成為主導聯合國機構最多的國家,而且中共對其他一些非中國人領導的國際組織也保持強大的影響力。比如2020年1月新冠病毒疫情已經蔓延到海外的時候,中共對世衛組織(WHO)施加壓力,使得WHO沒有及時宣布該疫情為國際關注的公共衛生緊急狀況,就是一個典型例子。

台灣關懷中國人權促進會理事長楊憲宏(照片提供:楊憲宏)
台灣關懷中國人權促進會理事長楊憲宏(照片提供:楊憲宏)

楊憲宏說:“中共不外乎是用3個東西收買,用錢收買、用女人收買、用活摘器官提供給你長命百歲,用這3個收買,所以那個不能叫做共生關係,那叫做收買。”

楊憲宏表示,國際奧委會對於中共向來採取為中國辯護的立場, 2008年北京舉辦夏季奧運會時,國際奧委會當時就幫中國說話,說中國舉辦2008年奧運後會重視人權,結果2008辦完奧運到今天,是中共所有人權記錄最差勁的10年,國際奧委會當時的承諾成為一場騙局,北京奧運會就是一場鬧劇;而中國網球明將彭帥的風波,國際奧委會也拍了跟彭帥通話的影片交代下落,為中國善後。

楊憲宏說:“這些國家提出外交抵制就是直接告訴奧委會,說你的政治中立是假的,你根本就站在中共那一邊,所以我們抵制你,也抵制這個奧委會。沒有幫兇就沒有元兇,元兇是中國,幫兇就是國際奧委會,它在人權上面的紀錄這麼不佳。”

他並提醒,雖然台灣釋放出代表團將不出席北京冬奧會開幕式和閉幕式的消息,但還是讓運動員去參加,這無疑是把運動員送入虎口,將會遭遇到非常多不可測的危機,例如可能被迫跟在五星旗隊伍後面走、否則就被視為台獨分子、“被李明哲”(指“被抓去關”)等等。他認為,如果台灣政府真要杯葛北京冬奧會,就應該連運動員都不要派去才能保障安全。

雖然習近平在會見國際奧會主席巴赫時表示,本屆冬奧會有約90個國家和地區近3000名運動員參加,是設項和產生金牌最多的一屆冬奧會,但1月27日,全球有243個非政府組織發表聲明表示,中國當局對維吾爾族、藏族等少數民族和所有獨立宗教團體的信眾實施了大規模的迫害,對人權活動人士、女權主義者、律師、記者和其他人士的迫害導致獨立的公民社會蕩然無存,認為北京在屢屢違反國際法的嚴重罪行之際,冬奧會不可能成為國際奧委會所宣稱的一股“善的力量”。

旅美時評人唐靖遠也表示,奧運會主張團結、友誼與和平的原則,這代表奧運會奉行反對或抵制分裂、仇恨與暴力的價值觀,但中共在新疆和西藏以殘酷暴力踐踏人權,同時利用奧運會對這些罪行掩蓋淡化,已與奧運會促進和平與人權的宗旨相違背。那麼,抵制中共主辦奧運會,恰恰才是符合奧運宗旨的行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