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放過馬雲?觀察人士:馬雲恐已臣服並助中共搞數碼威權主義


阿里巴巴集團董事局主席馬雲(2019年5月15日)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3:51 0:00

自從去年11月以來,中國監管單位先是叫停螞蟻集團的上市案(IPO),繼之又對阿里巴巴集團展開反壟斷調查,讓馬雲立即落入遭中共整肅的疑雲中。在長達兩個多月的紛擾後,中國央行副行長陳雨露於上週五(1月15日)主動對外發布:“在金融管理部門指導下, 螞蟻集團已經成立整改工作組,正在抓緊制定整改時間表,同時保持業務的連續性和企業正常經營,確保對公眾金融服務的質量。”

簡短聲明一出,市場一度解讀為:“中共釋出了放過馬雲及其企業一馬的訊號”。

對此,部分接受美國之音採訪的觀察人士表示,中國確實有心整頓互聯網金融和平台經濟做大後所帶來的市場失序現象。但項莊舞劍,意在沛公,中共真正想要從馬雲身上得到的還是“數碼霸權”,也就是,阿里巴巴集團龐大的海內外消費者背後的金流、資訊流和內容流。他們說,在黨國體制下,馬雲無從抵抗,只能乖乖配合,交出這“三流”,讓中共可以輕易在國內、甚至部分海外國家開始建立數碼威權主義(digital authoritarianism)。

不過,也有位於北京的分析人士反駁指出,中國官方整頓大型互聯網平台的違規現象,如平台強迫“二選一”或“(坑)殺熟(客)”等之弊端,都是保護中小企業、健全市場的良性發展。至於其他諸如“政治追殺馬雲”、“國有化民企”等揣測,則屬於市場無稽的過度解讀。

馬雲助中共搞數碼威權

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數據資安專家向美國之音表示,北京確實必須出手解決,中國普羅大眾透過螞蟻等金融平台超額借貸所可能引發的泡沫化問題。但除了金融市場的整頓外,透過劍指阿里巴巴集團,這位專家說:“共產黨最想要的是馬雲的數位霸權。什麼叫數位霸權?就是三流:金流、資訊流跟內容流。 ”他解釋,內容流讓中共可以控制人民的思想,而金流則賦予中共權力,得以一窺民間的富有程度和金錢往來流向,至於對資訊的掌控讓中共可以集中權力,做到對人民完全的極權控制。

該數據資安專家表示,若在馬雲配合下,中共掌控到近9億中國人民的金流,就可以做到全面徵稅、打擊洗錢和黨內貪腐之目標。他說,中國有為數龐大的電商透過平台買賣貨品並未繳稅,若能確切掌握其營業額,中國就得以解決嚴重的逃漏稅問題,做到全面徵稅。

另外,中國人士透過比特幣(bitcoin)洗錢的歪風早已盛行,他指出,中國約佔全球比特幣交易的三至四成,規模之大曾讓中國央行於2017年為防範洗錢、一度下令暫停提幣業務。據市場分析機構CoinGecko (幣虎)的最新統計數據顯示,比特幣已是全球加密貨幣市場最大的幣別,最新總市值在6,700億美元,若中國的交易量佔三成,也有高達2,000億美元的規模。

但在中國嚴格整頓比特幣的洗錢行迳下,該數據資安專家說,中國新崛起的數位幣,包括阿里幣、WeChat幣其實提供了另一個新的洗錢管道。不管是透過平台進行“假買賣、真金流”往來,來進行洗錢,還是透過向平台在中國境內借出款項,由海外不明單位還款,把錢洗進中國,或反之把錢洗出中國境外。他說,這些洗錢行徑中,也不乏有共產黨員的貪污行徑,因此,中共若透過阿里平台,掌握到人民的金流,也可以進一步打擊貪腐和洗錢犯罪。

科技霸權方便中共鎮壓異己

該數據資安專家表示,根據中國國家情報法第七條之規定,他合理推斷,馬雲可能早就在上繳數據給中央政府,只是他所提供的數據可能並非全面,也可能有所隱瞞,或者讓人無從辨其真假,因而引發中共現在要透過馬雲的所有權,來進入阿里資料庫取得數據全貌的意圖。雖然數碼霸權有助於中國打擊金融犯罪,但他說,成功建立數碼霸權後的中共將會是一個“很恐怖的政權”,因為這也是一個讓中共可以方便鎮壓異己、侵害人權的工具。他舉例,中共透過追查線上購買聖經或可蘭經的金流,就可以追查出地下教會成員或回教徒等之行踪及其捐款的流向。

除了金流,他說,平台所提供內容流和資訊流,則讓中共可以進一步審查言論,控制人民的思想,或進一步擴權,將中國帶向全面監控人民的極權體制。

中國已有全球硬體製造的優勢,例如,全球近九成的讀卡機都是中國製造,該數據資安專家說,只要中國政府一聲令下,相關人士要透過這些硬體設備所留有的“後門”、來蒐集海外人士的個人資料,包括護照號碼,並非不可能。尤有甚者,他說,隨著中國互聯網平台和軟體服務業的向外擴張,例如阿里雲端服務的市佔率已是全球前幾大,僅次於美國亞馬遜(Amazon)、微軟(Microsoft) 、谷歌(Google)等公司所提供的雲端服務,或者是線上影視串流網站愛奇藝也很積極在海外華人市場搶占收視消費人口等等,未來,透過這些中國大型科技公司,中國政府的數碼霸權很可能進一步擴展到海外,除可蒐集海外人士的個資、進行監控外,也可輕易透過下架,直接製裁他國產品,例如,澳洲紅酒,或者影響到所謂“傷害中國人情感”的國際品牌在其所掌控之市場的銷售。

據阿里巴巴首席執行長張勇於去年7月的宣示,阿里巴巴集團矢言要在2036年前,做到服務全球20億消費者、協助1,000萬中小企業盈利的規模。

該數據資安專家表示,隨著科技的進步,未來50年內,人類的經濟活動、高達七成的GDP都有可能是在線上進行,因此,擁有數碼霸權的國家很可能就可以主導全球的經濟發展、金流、資訊流和內容流,他認為,這會是中共著眼的長遠國家大業。

追殺馬雲?市場過度解讀

位於北京的海豚智庫創始人李成東。(照片提供:李成東)

不過,位於北京的市場分析人士則反駁此類科技霸權的看法。海豚智庫創始人李成東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表示,馬雲的阿里集團和螞蟻集團是因為確有違規事項,如資金槓桿率過高、違規放貸、“二選一”或“殺熟”等,才被整頓的。一旦經過整改後,這對中小企業、消費者和實體經濟之保護,都是很正面的發展。他說,這兩個月來,儘管市場謠言紛沓,阿里和螞蟻也沒有被收歸國有,而政府之反壟斷調查也不只單針對阿里巴巴一家,或者意在追殺馬雲。

李成東說,這或許也是為什麼,中國當局據傳下令國內媒體對於阿里巴巴集團反壟斷調查的報導“必須嚴格跟隨官方路線,未經准許,不得進行更改或延伸分析”,他說,因為官方不希望任何媒體報導偏離整改的事實。

他說:“最壞也就是整改,那你哪些地方違規,哪些地方改唄!也不算一個追殺什麼之類的。反壟斷也不是針對阿里巴巴的,反壟斷是針對所有互聯網平台,最近不是唯品會也被處罰......所以,我覺得市場有些過度解讀!”

李成東說,北京政府要打擊洗錢等金融犯罪,透過銀行的數據或其他管道,都可以進行,不需要找螞蟻。而且螞蟻所能提供的數據屬於“補充性數據”,有助於進一步了解相關的信息,但也並非全國最大的數據庫,實在不宜誇大其作用。

不過,李成東也坦言,新興支付平台確實存在一些灰色地帶,例如非法洗錢、境外賭博的行徑,部分案例經查的確發現透過支付寶或螞蟻的帳戶來結算或支付。他說,若公安在打擊此類犯罪時,缺乏這類數據或數據握在螞蟻手上,辦起案來會比較難操作或預防。

香港經濟學家羅家聰則認為,中共的最終目的是要控制平台,拿到數據,因此不會有意搞垮馬雲的這些平台。他認為,未來收歸國有是很可能的發展,只是中共會以何種形式進行,目前並不明朗。他說,也或許會透過對平台老闆馬雲的控制,來取得資訊,而市場對此做法的觀感也會“比較好看”。

對香港的寒蟬效應

對於追查走私或洗錢的金融犯罪行徑,羅家聰和李成東的看法一致。他指出,中國警政單位已有現行的金融查緝管道可以追查走私或洗錢,應該不需要透過螞蟻等平台。

至於針對中共政府透過高科技來進一步掌控社會,他說,廣大的中國人民已經有所適應,或許不至引發太大的反彈。但阿里集團的平台對海外市場的滲透還不高,再加上海外消費者已有警惕,因此,他說,北京要將此類數碼霸權延伸至中國境外,會是件難事。他認為,很快地,香港會是首當其衝受到影響的社會,也因此,他說,已有不少香港人選擇移民或者開設離岸帳戶,來走避中共這類對財富的控制。但他也坦承,對仍留在香港的人來說,未來食衣住行要用到金流就會受到中共的管控,這將產生寒蟬效應。

他向美國之音表示:“有這個東西(控制)在......一般人心態上有一個威脅感,你知道它(可以藉此)威脅,所以,你對這個政權就恐慌,你就不敢去反對,不敢去提出意見,那它的目的就是這樣。”

位於台北的國立政治大學東亞研究所榮譽教授丁樹範則指出,人類社會有越來越多的面向都受到大數據的管制和監控,未來如何管理大數據,或如何限制大型互聯網平台坐大所衍生的擴權或壟斷市場問題,會是很多國家都要面臨的治理挑戰,中國也不例外。但在中國,尤其是在專制的習近平治理下,中共若一手掌握大數據,他說,將會進一步強化中國所著重的數碼極權主義之政治體制。

他還說,中國近期的發展極其矛盾。一方面,中共加大了對諸如馬雲所經營之民營企業的控制,明顯傾向“國進民退”的策略,這其實不利於創新型中小企業的長遠發展,但另一方面,習近平又號稱要鼓勵創新經濟,兩相矛盾。

丁樹範向美國之音表示:“因為國進民退,反而就是讓中國的中小企業越來越借不到錢,那這個東西對中國要發展、習近平講的創新性的企業、乃至於要繁榮中小企業,坦白講,這是高度不利的。”

四位受訪者還說,中國是黨國體制,諸如馬雲等民營企業家的資本再多、權力再大也不能大過政府,而且,所有國家政策之製定都是由上而下、單方面拍板定案,鮮少由民間參與,導致了外媒口中這個英文名為傑克.馬(Jack Ma)這兩個多月來的“潛水”噤聲。

但在美國開放且民主的社會裡,資本和政府具有比較平等的地位,所以,近期看到推特執行長傑克.多西(Jack Dorsey)等大型互聯網企業家在美國國會發生“攻占”暴動後,可以立即封鎖美國總統特朗普的帳戶,讓國家領導人因此“噤聲”,展現了民間企業家驚人的政治權力和市場力量。雖然美國企業家的作法也引發言論自由的爭議和反思,但對比之下,也讓全世界看到兩位傑克,一中一美,一個生於極權社會、一個生於民主社會,兩人所經受的卻是截然不同的待遇和處境。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