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全美學自聯:不承認中共政權合法性因此不在乎修憲


習近平在人大通過修憲取消國家主席任期限制後鼓掌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0:50 0:00

發起在大學校園張貼“從來不是我的主席”標語的,是一個以實現中國民主化為目標的美國的中國學生學者自治組織。該組織表示,他們並不在乎習近平修憲廢除任期限制,因為他們“始終不承認中共政權的合法性”。

張貼反習近平標語的李龍霄(美國之音久島拍攝)
張貼反習近平標語的李龍霄(美國之音久島拍攝)

在紐約大學布魯克林校區貼出“從來不是我的主席”的李龍霄說,他在該校區圖書館貼出的那張標語今天發現已經被人撕掉。他不知道是誰所為,他表示,準備到別的地方再去張貼。

紐約時報中文版星期一登出了李龍霄參與張貼反習近平標語的故事《“不是我的國家主席”:在美中國留學生抗議修憲》。報導說,李龍霄瞭解到加州大學聖達戈分校有一個類似的抗議活動後,“感到自己有義務採取行動,哪怕在回國後可能會有不良影響。”
不過發起“從來不是我的主席”活動的全美學生學者自治聯合會(簡稱“學自聯”)理事陳闖創對美國之音表示,他們的標語並非反對習近平廢除國家主席任期限制。

他說:“今年三月初有媒體發現在美國有留學生髮起一個Not My President活動,當這個活動並沒有否定習近平的合法性,只是對廢除任期限制有不滿的時候,我們學自聯認為有必要澄清我們的態度。”

始終沒有任何合法性

全美學自聯理事陳闖創(美國之音章真拍攝)
全美學自聯理事陳闖創(美國之音章真拍攝)

陳闖創說,他們的態度是“始終不承認中共政權的合法性,不承認它的元首還有偽憲法。所以對於它的去除任期限制,我們本來就不承認它的憲法和任期限制,所以有多少任期都無所謂,所以我們叫它‘Always Fake! Never My President!’這是我們強調的重點所在。”

陳闖創說,當中共發佈修憲消息後學自聯就發表聲明闡明了立場:“過去64年裡中共4次制憲、5次修憲,9次過程都是一個沒有通過民意表達、沒有自由辯論、沒有公民投票的過程。所以它產生的憲法始終是個偽憲法,它的政權始終是個偽政權,產生的元首始終是個偽元首,沒有任何合法性。”

學自聯是在美國的中國留學生在1989年成立的一個“以推進中國民主化和維護留學生利益為目的”的學生自治組織。

陳闖創表示,他和學自聯輪值主席、理事古懿商議並製作了標語之後,第一天就有5位同學實名站出來表示支持和參與張貼:除了在佐治亞大學讀化學博士的古懿本人,還有紐約大學的李龍霄和康奈迪克特大學的劉奕江,以及西部的宋瀟偉同學;另外還包括了澳大利亞的吳樂寶。

明天會有來自中國學生的支援

陳闖創表示,第二天又有三位同學參與,他們是中部印第安那州的公甯同學、西部伯克利大學的李亞恬同學,以及柬埔寨一位匿名參與者。他說,“預計明天有一個重磅的來自中國,生在中國國內的學生會發出抗議標語。”

康大的劉奕江在接受美國之音電話採訪時表示,他在中國上初中時就開始“反對中共、反對獨裁、反對專制”了。

他表示,劉曉波先生病危的消息讓他非常難過。劉去世後“正好紐約有人要辦一個紀念他的活動,先是在中國領事館門口,然後就是在紐約曼哈頓炮臺公園,然後我又認識了中國民主黨。”

他說,他對民主黨印象非常好,“他們搞了一個Never My President這樣的活動。Never My President更好,因為質疑了中共政權的合法性,它的憲法的合法性。之前說的Not My President是質疑他的連任,現在我們連他的上任也是不合法的,我覺得這個更棒,所以我就貼到了(康大)裡邊一個板子上,讓中國留學生看。”

深入骨髓的恐懼

當問到“學校裡的中國留學生對習近平廢除任期限制有甚麼反應?”時,這位剛從康大金融風險管理專業獲得碩士的劉奕江說,“基本上是沉默,可以說是基本百分之百的沉默,大家都不敢談這個問題,畢竟這是深入骨髓中的恐懼。也不能說他們什麼,挺遺憾的,沒辦法。”

其實劉奕江本人也對接受採訪有些保留,“我還是稍微有點顧慮,我爸媽知道他們會很生氣,所謂忠孝不能兩全嘛。”

李龍霄在接受紐約時報採訪時只讓攝影記者拍攝了他的暗影。這張照片跟2012年茉莉花運動時紐約時報採訪的敢於反對中共政權的中國留學生孔令曦時拍攝的照片很像。

中國民主黨全國委員會主席王軍濤說,中共製造的恐懼“會遺傳三代,哪怕你在美國生。”

中共海外監控系統癱瘓了?

不過王軍濤認為,今天這些站出來的年輕學生可能不會承受過去反對者遭遇的那種壓力,“(中國)當局有點癱瘓,就是因為馬建被搞掉後,他們在海外這條線就癱瘓了。”

馬建是前中國國安部副部長,曾領導負責監控中國駐外機構和留學生、偵查境外反動組織的國安部第十局。據傳媒報導,馬建是在海外爆料的中國富豪郭文貴的好友。紐約時報報導:“郭文貴逃出中國不久後,馬建於2015年1月被當局逮捕。”

王軍濤說,馬建被雙規後,中共負責跟海外聯動的系統癱瘓了,“因為沒有文字,全都在人心裡頭的。這種秘密管道不是在文字上,它的關係,就是海外關係不會形成文字、不是一個制度化的,都通過個人。”

王軍濤說,現在站出來的年輕人可能不會受到那種壓力了,“因為國內也沒有人操盤,沒有人跟海外聯動了。”

王軍濤認為,中共的這套系統不會很快恢復,“郭文貴事件之後共產黨總結教訓,不準備再用這樣的一些商人、學者了,這些人一旦反叛損失太大,不規範、不專業。”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