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世界媒體看中國:北京對香港自由判死刑


香港警察逮捕了一名參加反對港版國安法的示威者。 (2020年7月1日)
世界媒體看中國:北京對香港自由判死刑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0:31 0:00


中國共產黨當局星期二夜間推出港版國安法並隨即付與實施。國際輿論普遍認為,中共當局的這一舉措無異於宣判以司法獨立為標誌的香港自由的死刑。

中國網民批文盲、法盲和流氓立法

中國的全國人大常委會在6月30日上午表決無異議通過《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法》,簡稱“港版國安法”,國家主席習近平簽署主席令予以公佈,自公佈之日起施行。該法在當日夜間公佈。

該法由以習近平為首的中共當局掌控的中國名義上的最高立法機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秘密制訂,期間從未徵詢過該法所涉及的香港市民的意見或同意,其製定細節也從未對外公開,其具體條文直到公佈之時一直對公眾保密。

中國國內外的批評者和觀察家普遍認為,自習近平2012年11月上台以來,中國的法治狀況出現大倒退。完全沒有任何法治觀念的習近平公開聲言,司法/政法必須時掌握在中共手中的刀把子,從而使中國的司法依據倒退到中共前獨裁者毛澤東時代,而港版國案法就是明顯地按照這種刀把子思維制定的。

在中共當局推出港版國安法之際,中共控制下的中國媒體發表的言論是清一色的支持和讚美。有中國網民冒險評論說,港版國安法明顯是“文盲、法盲和流氓立法”。但這種評論很快被中共網管當局封殺。

中共當局1990年代從英國手中接管香港之時對國際社會作出承諾,要對香港實行“一國兩制”政策五十年不變,即准許香港保持它的以司法獨立為核心和特色的自由資本主義制度五十年不變。

然而,在港版國安法公佈之際,中共當局根本就不理會提出批評者的質疑,其中包括該法的許多條文跟文明世界公認的司法獨立和基本人權的標準格格不入。該法規定當局可以以國家安全的名義在香港秘密抓人,秘密審判且不接受司法覆核,當局還可以以言論治罪。

與此同時,也有批評者和觀察家指出,中共當局在香港推出的這一套其實並不是什麼新東西,而是中共當局在中國大陸70多年來一直施行的所謂“法制”,即以法律的名義任意整治當局想整治的任何人。

許多批評者指出,中共的法律是以無法無天為特色,其特色的一個令人印象深刻的表現是中共當局在“依法”逮捕已故的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的時候,逮捕證上的逮捕理由一欄是空白。

社論稱北京對香港自由判死刑

作為世界金融中心之一,香港截至目前一直有一套獨立的、令人可以信服的司法體系。中共當局如今將它那一套公開聲言司法必須是掌控在黨手中的刀把子式的法律強加給香港,導緻美國《紐約郵報》在中共當局公佈港版國安法的當天發表社論,題目是“北京對香港自由判死刑”。

社論說:“中國的傀儡立法機構通過了人們長久以來非常擔心的香港鎮壓法,而且當然是全票通過。香港人只是有一個小時閱讀它,它就在7月1日凌晨生效了。該法所列出的四項新罪名每一項都可以讓人獲罪終生監禁。

“香港人如今面臨至少三年的刑期,假如是被判定擾亂中國的一黨統治,其中包括請求外國支持,以及試圖嚴重干預政策制定,而那些政策的製定可能會進一步扼殺北京先前許諾可以保持到2047年的自由。而且,同樣的刑期也適用於試圖'操控或擾亂'選舉結果,或針對北京政權'煽動仇恨'。”

《紐約時報》7月1日發表新聞分析報導,標題是“刑罰嚴酷,罪名模糊:解釋香港國安法”。這篇報導所講述的立法過程的發展猶如卡夫卡的荒誕派小說。報導說:“該法秘密制訂,星期二通過,沒有嚴肅認真的公眾意見徵詢。該法在香港設立了一個規模龐大的安全機構,給北京廣泛的權力可以鎮壓五花八門的政治罪,其中包括分裂主義或與外國勾結。

“一個男子星期三被逮捕,這一事件開始看上去像是對該法的最初的測試。該男子被逮捕是因為他在示威中展開了一面香港旗幟。香港警方通過推特說,他被拘留是因為'違反國家安全法';'這是該法付諸實施以來第一起逮捕'。但人們仔細看那面旗幟,上面小字寫的是'不要',大字寫的是'香港獨立'。現在不清楚香港警方是否知曉這一情況。”

香港高度自治崩壞的歷史時刻

《日本經濟新聞》7月1日發表兩位記者分別從北京和香港發出的報導說,“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6月30日簽署目的在於加強中國對香港統治的《香港維護國家安全法》並予以公佈。香港政府當天晚上11點予以實施。香港由此迎來歷史性時刻,准許其高度自治的'一國兩制'制度可能就此崩壞。

“新法著眼於反中的言論或激進抗議活動,制定了'顛覆國家'、'顛覆政權'、'恐怖活動'和'勾結外國勢力危害國家安全行為'等四個罪名並予以刑事問責,最高刑期為終身監禁,該法還明確寫出'這一法律適用於所有的人',其中包括外國人。”

日本《產經新聞》7月1日發表新聞背景報導,如此講述了香港一夜之間巨變的恍如隔世感:

“日本的一位外交官在談到實行共產主義的中國大陸和實行資本主義的香港的關係時這樣說:

2020年6月30日,中國的坦克部隊以看不見的方式悄悄進駐香港。 《香港維護國家安全法》這樣以恐怖施行的香港統治由此拉開帷幕。 23年前的7月1日開始的‘一國兩制’的香港由此死亡。

“這位外交官繼續說,在水盆裡灌上水,把頭按入水下;憋氣憋得忍受不住,抬起頭來猛喘息;在水下憋得要死的是中國大陸,可以喘氣的是香港。

“確實,從中國大陸進入香港就可以不用擔心盯梢和監聽了,互聯網的管制也沒有了,香港和中國大陸雖然都是中國,但香港有喘息的空間。世界各地的人來到這裡,國際金融中心能在這裡運作也是因為這一點。但這一自由就要消失了。”

西方不得不重估中國

西方國家在過去的四十多年裡與中國的關係不斷發展是基於它們對中國的預期,基於期望並相信中國會隨著經濟的對內對外開放在政治上也實行開放,中國將變成西方國家的盟友而不是西方國家的敵手。

然而,一些觀察家們認為,中共政權在政治開放和法治方面始終徘徊不前,在習近平上台之後更是大幅度倒退。習近平政權在香港推行觀察家們眼中的中共無法無天式的法制只是最新的一個大倒退的例證。

在中共推出並開始在香港實施所謂的港版國安法之際,法國主要報紙《世界報》發表報導,標題是,“西方的幻想與向中國伸出的手的結局”。報導講述了西方對中國的政策經過將近50年的發展變遷又回到了原點。報導說:

“西方人相信中國相信錯了嗎?北京推出港版安法使這一辯論再度燃起。香港位於'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制度'與西方資本主義制度之間,是這兩個世界關係的最佳晴雨表之一。1997年7月1日,在英國將香港交還給中國的時候,西方陣營樂觀看法佔了上風。在1980年代早期,在中英雙方開始談判香港回歸中國的時候,當時的中國總理趙紫陽不是認為'很明顯香港將實行民主管理'嗎?

“柏林牆倒塌和天安門屠殺8年後,香港的和平回歸成了一個證明,顯示儘管中國與西方有種種分期,但使兩者靠近的東西比使兩者分離的東西更重要。中國2001年加入世界貿易組織便是西方接近中國政策的巔峰。一些西方人甚至開始夢想,香港是否可以把民主像病毒一樣帶入中國社會?

“港版國安法宣告了這這種期望的終結。中國外長王毅的說法是,華盛頓和北京現在甚至'處於一場新冷戰的邊緣。' 西方國家現在要為其對中國政策哀悼哭泣。這一政策對法國人來說是起始於1964年。當時的法國總統戴高樂承認了中國共產黨政權。但這一政策的真正實施則是始於1972年美國總統尼克松訪問中國。這位反共的總統的說法是,'從長遠來看,我們不能將中國永遠與國際社會隔絕。...除非中國發生改變,世界不可能得到安全。因此,我們的目標應當是,以我們力所能及的影響力,爭取帶來這種改變'”

觀察家們注意到,1972年,就是西方國家確立跟中國認真發展合作關係的政策的那一年,跟美國打交道的中共領袖是毛澤東。毛澤東的戰略是聯合美國抵抗蘇聯。現在跟美國政府打交道的中共領袖是習近平。習近平的戰略則是聯合蘇聯之後的俄羅斯對抗美國。與此同時,中國在經濟上又依賴美國。

這種局面會導致什麼樣的結局,這顯然已經成為世界媒體,尤其是西方國家的媒體以及西方國家政府面對的一個難題。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