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年終回顧:香港立法會補選與取消民主派候選人資格


香港立法會(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0:24 0:00

2016年底,立法會宣誓風波引發的中國人大釋法,其後法庭取消6名民主派議員資格,懸空的其中5個席位,分別在今年3月11日及11月25日舉行

補選。結果民主派接連在”單議席單票制”的九龍西地區補選,輸了兩個議席,在立法會地區直選未能重奪分組點票否決權,建制派兩度打破民主派地區直選得票佔優的”六四黃金比例”。有傳媒在最近一次補選結束一個月之際,分析民主派敗選的原因,亦有民主派政黨分析兩次補選失利,對明年區議會選舉的影響。

因為2016年香港立法會宣誓風波,法庭取消(DQ)6名民主派議員資格,包括5名地區直選議員,香港島的羅冠聰;九龍西的游蕙禎、劉小麗;新界東的梁頌恆、梁國雄;以及功能組別的建築、測量、規劃及園境界(簡稱建測界)的姚松炎。

兩次立法會補選民主派失3席

這6個議席的補選,分別在今年3月11日選出香港島、九龍西及新界東3個地區直選,以及建測界1個功能組別,合共4個議席,以及11月25日選出九龍西地區直選1個議席。另一個新界東地區直選議席,由於被DQ的梁國雄上訴還未有判決,可能要到明年才補選。

兩次補選的結果顯示,民主派只能夠在3月11日的補選,贏回香港島及新界東兩個議席,分別由前民主黨的南區區議員區諾軒,以及新同盟前立法會議員范國威當選。而九龍西及建測界的議席分別由建制派的民建聯深水埗區議員鄭泳舜,以及前立法會議員謝偉銓當選。

至於11月25日的九龍西地區補選,民主派的工黨前立法會議員李卓人,以超過13,000票敗給建制派支持、首次參選的陳凱欣。

值得注意的是,這兩次補選的九龍西地區直選,建制派都打破了以往”單議席單票制”之下,民主派地區直選得票佔優的”六四黃金比例”。

兩次補選投票率相若

香港《蘋果日報》星期二(12月25日)九龍西補選結束一個月之際,作出分析報道表示,11月25日九龍西補選的總投票率為44.45%,與上次3-11補選的44.31%相若。而2016年立法會換屆大選,九龍西的投票率高達58%,當時建制派的得票約有10萬2千票,到今年兩次補選增加至大約10萬7千票。

反觀民主派兩次九龍西補選結果,民主派的姚松炎和工黨李卓人分別只得約10萬5千票及9萬3千票,即使11月25日的補選,連同前民主派議員馮檢基的1萬2千多票計算,姚松炎、李卓人加上馮檢基的得票亦同樣維持大約10萬5千票。

相比2016年立法會換屆大選,整個非建制陣營取得的接近16萬票,民主派在今年立法會九龍西補選的得票少約5萬5千票,報道認為民主派兩度在九龍西落敗的主因,或在於未能盡取非建制派選民支持。

李卓人選戰最大敵人是選民”心淡”

11月25日的九龍西立法會補選,選前的氣氛一直低迷,李卓人在敗選後會見傳媒表示,今次選戰最大的障礙或者敵人,就是”心淡”,他認為民主派除了要從今次選戰中認真檢討及汲取教訓,也要思考未來如何喚起”心淡”的選民重拾對民主派的信心。

香港11-25立法會九龍西地區補選,民主派候選人李卓人。(美國之音湯惠芸)
香港11-25立法會九龍西地區補選,民主派候選人李卓人。(美國之音湯惠芸)

李卓人說:我記得我曾經講過,我很希望今次的投票率是高一些,但我未做到,所以我覺得這個我是抱歉,亦都希望我可以做好些,但是”心淡”是我們全個香港、整個民主派都要一齊面對的,我們一定會在未來的選戰中,如何令到”心淡”的(選民)大家對香港重拾信心,以及對民主派的信心,這個是我們一定要努力的。

民主黨擬加強與本土派溝通

民主黨副主席羅健熙上星期四(12月20日)在年終記者會表示,從今年兩次九龍西補選的失利,反映該黨明年的一個重要議題就是嘗試了解和回應本土聲音,並且分析為何有一些選民不願意出來投票,這些對明年11月的區議會選舉,以及2020年的立法會換屆選舉都非常重要。

羅健熙說:因為這個就是牽涉到究竟人們還出不出來投票選舉,而2019年的年底就是區議會(選舉),2020年就是立法會(選舉),如果有一堆人他們真的是甚麼票我都不投,”死都不投了”,這樣的話其實對於”單議席單票制”的區議會(選舉)的衝擊其實是會更加大。

羅健忌熙重申,民主黨不同意港獨,但他認為整體非建制派陣營在很多問題上,其實有共通點,例如大家覺得要捍衛香港的特點;中國新移民的單程證審批權,應該由香港政府掌握,配額應該減少,而不是現在只有中國政府單方面審批。

香港民主黨副主席羅健熙。(美國之音湯惠芸)
香港民主黨副主席羅健熙。(美國之音湯惠芸)

羅健熙認為,本土派不是一個有架構的政治組織,在溝通上有一定的困難,他期望是可以掌握這批支持者關注的重點,吸納對方的意見。

許楨指民主派應鞏固基本盤

時事評論員許楨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九龍西是一個人口老化比較嚴重的社區,無論在新登記的選民的年齡,或者每次出來投票的選民,其實年輕人佔的”基本盤”比例有限,他認為無論民主派的青年工作做得好不好,在11-25這次補選,對總體的態勢,即是民主派與建制派一半一半的情況,與上次3-11的補選沒有分別。

許楨表示,在主權移交之後的多次立法會地區選舉中,民主派與建制派的得票比例不斷拉近,他認為民主派必須認清從選民基礎的角度看,民主派的得票與建制派漸漸形成一半一半的比例,過往所謂”六四黃金比例”已經不存在,民主派在日後的選舉,應該要從鞏固基本盤的角度去思考。

香港時事評論員許楨。(美國之音湯惠芸)
香港時事評論員許楨。(美國之音湯惠芸)

許楨說:泛民都要認清,除非選民結構有大規模的變化,其實不是太現實,否則在好像九龍東、九龍西甚至乎港島,建制及泛民是平分春色的這個格局,其實不是今次(11-25補選),之前幾次選舉已經是逐步形成了,你只能夠在這個格局裡找自己的生路,再去想有幾多年輕人怎樣出來投票,我覺得這樣開拓票源其實很困難,實際上建制幾次成功或者接近成功,都沒有想這些路,反而是怎樣調配資源、如何整合選票,或者如何鞏固自己的基本盤,令到自己的支持者是有熱情出來投票,我反而覺得這些方法才是比較現實一些。

周庭、劉小麗等人被DQ參與補選

2016年立法會選舉當局新增”確認書”,要求參選人簽署表明擁護《基本法》、反對港獨,被認為是政治審查,以政治立場篩選候選人,導致當年多名本土派參選人被取消資格(DQ),包括本民前前發言人梁天琦、香港民族黨召集人陳浩天等等。

今年的3-11及11-25立法會補選,再次發生DQ參選人的事件,包括香港眾志的周庭以及本土派的劉穎匡及陳國強,他們被選舉主任質疑並非真誠擁護《基本法》,其中周庭是因為所屬的政團香港眾志以”民主自決”為最高綱領,被質疑可能與港獨有關。

周庭今年5月就被DQ參選3-11立法會港島區補選,入稟高等法院提出選舉呈請。周庭表示,取消她的參選資格非單一事情,如果不透過不同方法為她自己和港人討回公道,未來政權只會繼續肆無忌憚,打壓爭取民主的聲音。

原本打算親身參選11-25補選,奪回九龍西立法會地區直選議席的劉小麗,10月中被選舉主任DQ參選資格,選舉主任引用的三大理由,排首位的是劉小麗和羅冠聰及朱凱廸在2016年7月發表的共同聲明,當中包括他們支持民主自決和港獨可以是民主自決的選項。

朱凱迪被DQ鄉郊代表選舉引關注

有份簽署共同聲明的立法會議員朱凱迪,今年底參選元崗新村鄉郊代表選舉,被選舉主任認定他”隱晦地確認支持獨立是港人的一個選項”,取消(DQ)他的參選資格。

這次是首次在立法會選舉以外取消民主派參選人的事例,引起各界高度關注,民主派立法會議員發表共同聲明表示,在美中貿易戰之際,香港特首林鄭月娥政府又一場政治打壓舉措,不單威嚇香港本地群體,亦會進一步加深國際社會的印象,香港的自由確實受到嚴重的傷害。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