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香港立法會補選 民主派未奪回分組否決權


香港民主派立法會補選4名候選人司馬文(左起)、區諾軒、范國威、姚松炎及香港眾志主席羅冠聰。 (美國之音特約記者 湯惠芸拍攝 )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2:33 0:00

香港立法會補選4個議席星期一凌晨公佈結果,民主派及建制派各贏兩席,民主派未能奪回關鍵的分組點票地區直選否決權。去年被取消議員資格的民主派九龍西候選人姚松炎,以超過2千票敗於民建聯的鄭泳舜,未能重返議會。民主派憂慮建制派在議會更「為所欲為」。3區直選的整體投票率為43%,創8年新低。有學者分析,低投票率反映選舉氣氛冷淡,市民反政府的情緒不高。

因為2016年香港立法會宣誓風波,法庭取消(DQ)6名民主派議員資格,引發的3-11立法會補選,包括香港島、九龍西及新界東3個地區直選,以及建築、測量、規劃及園境界1個功能組別,合共4個議席。

投票率偏低泛民建制各贏兩席

香港選舉管理委員會星期一(3月12日)凌晨公佈選舉結果顯示,民主派及建制派各贏兩席。3個地區直選的整體投票率約43%,超過90萬名地方選民參與投票,比2016年立法會換屆選舉的58%投票率,下跌15個百分點,創8年新低紀錄。

香港立法會補選工作人員打開投票箱點票。 (美國之音特約記者 湯惠芸拍攝 )
香港立法會補選工作人員打開投票箱點票。 (美國之音特約記者 湯惠芸拍攝 )

在3個地區直選中,民主派守住香港島及新界東兩個議席。香港島方面,民主派的區諾軒得票超過13萬7千,以不足1萬票擊敗建制派對手陳家珮;新界東方面,民主派的范國威得票接近18萬4千,以超過3萬票擊敗建制派對手鄧家彪。

補選前在民主派初選以最高得票數及得票率勝出,代表民主派參選九龍西的姚松炎意外「落馬」,得票105,060,敗於對手民建聯深水埗區議員鄭泳舜的107,479票,雙方差距只有2千票左右,是選情最激烈的一區。

建制派立法會補選九龍西當選人鄭泳舜。 (美國之音特約記者 湯惠芸拍攝 )
建制派立法會補選九龍西當選人鄭泳舜。 (美國之音特約記者 湯惠芸拍攝 )

姚松炎為敗選負上全部責任

姚松炎在選舉結果公佈後會見傳媒表示,他需要為今次的選舉結果負上全部責任,而敗選與選舉工程安排有不妥當,以及缺乏地區直選經驗有關。姚松炎又強調,今次補選他得到民主派各黨派的全力支持,他否認選前輕敵,又認為敗選與「空降」無關,他向支持者致歉,希望汲取經驗,下屆2020年的立法會選舉,民主派可以贏取更多議席。

今次補選是由DQ(取消議員資格)引發,而姚松炎是唯一一名被DQ的前立法會議員參與補選。有記者提問,姚松炎今次敗選是不是代表選民支持政府DQ他﹖姚松炎回應表示,選舉結果反映香港市民反對無理DQ議員資格。

香港民主派立法會補選九龍西候選人姚松炎(中)。 (美國之音特約記者 湯惠芸拍攝 )
香港民主派立法會補選九龍西候選人姚松炎(中)。 (美國之音特約記者 湯惠芸拍攝 )

姚松炎說:“在3個地區直選議席裡面,其實民主派贏到兩個議席,而我的議席都因為我的選舉工程的不善,而差2千幾票而已,所以從這個結果清楚告訴政府,香港市民反對無理取消議員議席,以及無理阻止公民參選權。”

民主派未能重奪分組點票否決權

立法會民主派會議召集人莫乃光表示,他認為今次補選失落九龍西直選議席,對民主派最大的影響,是失落主權移交以來,民主派一直擁有的分組點票地區直選關鍵否決權,去監察政府,他擔心日後建制派在議會更「為所欲為」,與民主派更難合作及妥協。

香港立法會民主派會議召集人莫乃光。(美國之音特約記者 湯惠芸拍攝 )
香港立法會民主派會議召集人莫乃光。(美國之音特約記者 湯惠芸拍攝 )

莫乃光說:“大家都見到過去幾個月,議事規則修訂,正正是因為這個情況(泛民失分組點票否決權),建制派是「為所欲為」,我恐怕接下來的幾個月之內,在下一次的補選之前,難保他們不會重施故技,甚至乎有人問我,會不會令到我們同他們的合作或者妥協更加難﹖當然更加難,因為他們之前都已經覺得是「數夠票」的了,現在就更加肆無忌憚了。”

多名民主派立法會議員星期一下午召開記者會,為九龍西敗選鞠躬致歉。莫乃光表示,希望透過今次選舉錯敗,令民主派更堅強和團結。

區諾軒形容只是「慘勝」

因為香港眾志常委周庭被當局取消參選資格,代替她參選的區諾軒重奪港島區的議席。區諾軒會見傳媒表示,當選不算是勝利,只是「慘勝」。他又表示,今次補選民主派付出很大的代價,未來應該站穩步伐繼續面對民主運動。

區諾軒說:“今次2018年立法會補選,其實本身就是一個不應該出現的補選,但是政府「使橫手」、搶議席,先後DQ羅冠聰,亦在參選期內DQ周庭,整個政治意圖,基本上就是要將整個傘後力量自絕於議會。”

區諾軒表示,當選後會按照《宣誓及聲明條例》的格式宣誓。他又表示,一直與香港眾志的團隊一齊打這場選戰,也有不同民主派參與,他們都是理念先行,一切都會以民主前路為先。

范國威未能全取本土派選票

在新界東勝選的新同盟前立法會議員范國威,得票比2016年2月立法會補選,公民黨的楊岳橋多超過2萬票,但未能全取當年本土派梁天琦的6萬6千多票。

范國威會見傳媒表示,他未必能吸引所有本土派人士的支持,他當選後會透過「實際而持久的行動」支援抗爭者,亦會檢視梁天琦票倉的投票數字,再作分析。

范國威說:“今次的補選是單議席單票制,所以我們的選舉工程、我們的工作都是民主派不同光譜的支持者的認同,所以無論是本土派,無論是傳統民主派的支持者、進步民主派支持者,我們都需要去爭取。其實政府過去有大量的工作就是漠視民意,忽視民意,但是香港的民主運動在爭取民意、凝聚民心都是很重要的基礎。所以無論是本土派,又或者其他民主派的支持者,我們都要著力去爭取他們認同。”

范國威表示,今次補選顯示民主派的團結,他又說會按照格式作就職宣誓。

蔡子強分析社會對DQ反彈不大

香港中文大學政治與行政學系高級講師蔡子強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今次立法會補選對民主派最大的打擊,不是輸了九龍西一個地區直選議席,更重要是民主派主打DQ議題,而最後輸的就是一位被DQ的前議員姚松炎,選舉結果令政府可以鬆一口氣。

香港中文大學政治與行政學系高級講師蔡子強 (美國之音特約記者 湯惠芸拍攝 )
香港中文大學政治與行政學系高級講師蔡子強 (美國之音特約記者 湯惠芸拍攝 )

蔡子強說:“我估對民主派最大的打擊都不是輸了一個(地區直選)議席,雖然這是一個歷史性、在補選裡面輸的(地區直選)議席,但更重要的是它主打DQ議題,以及最後輸的就是那個被DQ的議員,我想對政府來講它就鬆一口氣,DQ其實社會反彈都不是那麼大,令到以後再DQ的時候,我估計它的顧慮是會少了,我相信這是對民主派長遠最大的打擊。”

低投票率顯示反政府情緒不高

對於今次補選出現8年來最低的43%投票率,蔡子強認為,對很多人來說都感到意外,根據以往經驗,通常補選應該有正式選舉的8至9成投票率,今次只有正式選舉超過7成投票率,反映今次投票率「出奇地低」,相信與選前氣氛冷淡,市民反政府的情緒不高等因素有關。

蔡子強說:“(投票率)出奇地低有很多因素,包括選前氣氛冷淡,媒體報導比較少,第二就是政府本身民望高企,通常反政府的時候、反政府情緒高漲的時候,投票率會高些,我想經典例子就是2016年立法會選舉,當時全港反(前特首)梁(振英)氣氛高企,結果投票率創歷史新高,現在投票率並不高,我相信可能因為(特首)林鄭(月娥)民望高企,抗議票比較少有關。”

蔡子強並表示,其他因素包括民主派選舉工程失當、政治光譜碎片化、本土派沒有積極支持,加上姚松炎空降九龍西,得不到一些地區選票支持,這些有待進一步分析。

馬嶽:泛民打政治牌無明顯優勢

香港中文大學政治與行政學系副教授馬嶽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近年的趨勢民主派對建制派陣營的優勢一路減縮,今次立法會補選,很大程度是一個政治性質的選舉,民主派單純打政治牌沒有明顯的優勢。

馬嶽說:“因為我想區諾軒贏3%以上,范國威贏7%,但是相對上並不似以前覺得,有很穩健的10至20%的得票率差距。我相信大家都可能忽視了,就是說換屆選舉的時候,泛民在每區其實可能出很多張名單,才拿到55%(得票),單對單的時候其實當泛民、民主派加本土派的光譜很廣闊的時候,其實未必會這麼容易找到一個候選人,涵蓋整個光譜。”

香港中文大學政治與行政學系副教授馬嶽 (美國之音特約記者 湯惠芸拍攝 )
香港中文大學政治與行政學系副教授馬嶽 (美國之音特約記者 湯惠芸拍攝 )

馬嶽表示,姚松炎在九龍西敗選,可能是流失了一些中間票源,亦反映姚松炎實際的知名度沒有想像中高。

馬嶽說:“即是說一些地區民生的票源,可能在選舉的時候會投給民協、民主黨的(選民),未必會投給他(姚松炎),亦可能他的知名度剛剛下來選,亦不是一般人想像中那麼高。”

建制派得票打破六四定律

建測規園界方面,2016年立法會換屆選舉建制派分裂,今次補選整合只派出該界別前議員謝偉詮參選,得票2,929以584票之差,擊敗民主派對手司馬文。該界別的整體投票率約70%,高於2016年換屆選舉,合共約5,300名選民投票。

三個地區直選補選中,建制派在單議席單票制的對決下,歷史性取得九龍西一個地區直選議席,建制派的總得票數接近39萬票,泛民亦只得42.6萬票左右,差距是歷史性少於4萬票,過往的泛民、建制「六四定律」不復在,今次成為47%比43%,百分比計亦只差4個百分點。

2018-03-12 美國之音視頻新聞:香港民主派立會補選慘勝 關鍵議席數目不保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1:58 0:00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