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中國人吃的就是“這一套”


美中阿拉斯加會談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8:45 0:00

中國最高外交官員楊潔篪在阿拉斯加會談中警告美國說: “美國沒有資格在中國面前說,你們從實力地位出發同中國談話…… 因為中國人是不吃這一套的。” 分析人士指出,中國人吃的就是這一套,實力與行動是他們聽得懂的唯一語言。

美國在歐盟和北約繼續推進實力地位, 實力是與中國對話的最好方式

在結束與中國官員的會談後,美國國務卿布林肯隨即前往歐洲和北約訪問,修復與歐盟和北約的關係。探討應對中國的共同措施將是布林肯訪問歐洲的重要議程之一。布林肯星期三敦促北約盟國與美國合作,加強對北京的抵制。

北約秘書長斯托爾滕貝格星期二說,如果北約團結一致,歐洲與北美盟友們完全有能力共同應對中國的崛起和挑戰。

分析人士說,與盟國和夥伴進行磋商,並形成統一戰線應對中國是拜登政府對華政策的核心,是美國的實力所在,也是數量上的實力,而中國人只尊重實力。

巴里·帕維爾(Barry Pavel)是大西洋理事會戰略與安全中心主任,他告訴美國之音:“各國團結在一起,形成統一的決定時,中國要應對的難度就大多了。他們就不能隨便欺壓別的國家了。……只有遭到嚴重反彈和頂回時,中國才有可能改弦易撤。結果顯然是不同的。在關鍵問題上,中國祇尊重實力,看到虛弱,就會趁虛而入。這就是我們今天面臨我們現在境況的原因。”

帕維爾說,中國領導人習近平曾對美國當時的總統奧巴馬親口承諾,不會將南中國海島嶼軍事化,但是習近平並沒有信守承諾。帕維爾認為,當美國、加拿大、歐洲、台灣、澳大利亞和印度等國一起把中國頂回去的時候,這應該會更有效。

他說,中國非常擅長分而治之。他們試圖將各國孤立起來, 通過一對一的方式,將自己的議程強加給別的國家。

他告訴美國之音:“一旦中國認識到美國確實是從實力的地位與中國打交道,美中關係將會回到能夠管控最艱難議題、可以探索合作的狀態。”

拜登政府上台後一直強調盟友是美國最大的資產。在對華政策上,盟友更是美國不可忽卻的力量。 3月3日,布林肯在發表任內首場主要外交政策演講說,美國應對中國挑戰時必須與盟國和夥伴合作,“因為我們的團結力量讓中國更難忽視。”

他還說,華盛頓將與中國在應該的時候競爭,在可以的時候合作,在必要時對抗,但他指出,無論是哪種形式,“我們都要以實力地位來跟中國接觸。”

3月22日,美國的盟友外交看起來首次發揮了作用。當天,美國、歐盟、英國和加拿大紛紛宣布就中國新疆人權問題對中國官員發起制裁行動。

中國對此迅速作出了回應,宣布對歐洲10名個人和4個實體實行製裁,包括多名歐洲議會的議員、歐洲一些知名智庫和學者。

最新的發展顯示,歐洲議會取消了一個有關中歐投資協定的審議會議。星期二,歐盟貿易政策負責人警告稱,中國升級制裁爭端的決定可能危及一項市場准入協議。中國在拜登政府上台前,與歐洲達成中歐投資協定,這個曾被認為是拜登政府修復跨大西洋夥伴關係的重大障礙。

其實,在楊潔篪講話之後不久,美國眾議院外交事務委員會首席共和黨議員麥考爾(Michael McCaul)就立刻做出回應說,“實力和行動是中國共產黨唯一能理解的事了。”

布魯金斯學會外交政策項目資深研究員何瑞恩(Ryan Hass)星期二告訴美國之音,拜登政府不會因為楊潔篪認為合不合適而改變對中國的政策。中國應該知道新疆、台灣、香港等問題事關美國的價值觀。

這位曾在奧巴馬政府任職的學者說:“我明白楊潔篪希望把這些問題放在閉門會議上討論,但是,他在美國足夠長的時間,應該明白,面對我們的視為價值觀的東西,我們一直會大聲地、重複地、持續地提起。我們還會繼續這樣的。”

中國不是龐然大物,美國依然更加強大的一方

布魯金斯學會星期二為何瑞恩的新書《更加強大:在競爭性依賴的時代調整美國對華戰略》(Stronger: Adapting America’s China Strategy in an Age of Competitive Interdependence)舉行了發布會。這本書3月9日出版的。

何瑞恩說,他這本書的目的之一就是要告訴大家,在美中關係中,美國依然是更加強大的一方。

他解釋說,美國擁有強大的地理優勢,東西有兩大洋將美國與其他國家隔開,南北是對美國友好的國家。美國的政治體制富有韌性,可以自我糾錯,就算是經歷了風暴,但基本完好。美國的經濟依然強大,國內生產總值比中國多出了7萬億美元。 ……。

他認為,很多美國人之所以沒有意識到自己國家的強大是因為“民主國家通常會誇大自己的問題,而專制國家則會吹噓自己的優勢。”

在中國,中國領導人習近平認為目前的世界局勢是“東昇西降”,“時和勢在中國一邊。”

何瑞恩在書中特別警告美國人不要有“龐然大物綜合症”--只看見中國的強大而看不見它的脆弱。他認為,這樣會造成焦慮,而焦慮會滋生不安全感,不安全感則會引發過度反應。

“龐然大物綜合症”的說法來源於美國前國防部長詹姆斯·施萊辛格(James Schlesinger)。他在尼克松和福特政府時期擔任國防部長。他曾警告說,美國決策者傾向於將競爭對手蘇聯看作“龐然大物”,認為蘇聯不僅塊頭大,而且腦瓜靈。何瑞恩說,美國的決策者似乎又患了類似的綜合症,這樣的危害在於,在決策時,決策者傾向於防禦而不是進攻。

何瑞恩認為,中國目前問題很多,有些甚至可以說是巨大的。他說:“看看他們的地理位置,他們周邊有14個國家,他們在5處地方有領土爭議,其中4個國家擁有核武器。他們的地理位置是所有大國中最複雜的。再看他們的食品和能源安全,他們沒有足夠的自然資源來提供足夠的食品或是為經濟提供足夠的燃料,不得不依賴外部進口。他們的海軍還不足強大到保護海上通道和交通。談到國家的凝聚力,你如果看看中國的四周,在任何方向你都會發現問題:香港,關係緊張;西藏,富有挑戰;新疆,他們在製造未來的問題;內蒙,也有民族問題。”

他說,中國的問題還不僅局限於此:中國的政治體系越來越僵化,中國的人口日漸老齡化,中國的債務不斷增長等。

何瑞恩說,阿拉斯加發生的一切將會成為美中關係的“新常態”。他說,不管喜不喜歡,兩國的命運是“綁在了一起”,因為兩國關係既競爭激烈又相互依存。

他說,未來的美中關係就像阿拉斯加會談展示的那樣,在唇槍舌劍後,兩國還得坐下來就共同關注的問題進行會談。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