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英國制裁俄羅斯富商 “倫敦格勒”日子會終結嗎?


英超足球隊車路士(Chelsea Football Club)的老闆阿巴莫域治(Roman Abramovich)。(資料圖片)

英國作出至今最嚴重的制裁,凍結7名俄羅斯富商的資產及作出其他懲罰。在過去20年,俄羅斯富商為倫敦帶來大量資金,但同時令倫敦被稱為“倫敦格勒”、“泰晤士河上的莫斯科”、“倫敦洗黑錢機”等。學者關注制裁會否令俄羅斯資金從此退出英國,但指打擊經濟罪行的新法例仍有漏洞。此外,學者亦指,社會應該要公開批評為富商辦事的律師、會計師和其他專業人士。

英國制裁俄羅斯富商 “倫敦格勒”日子會終結嗎?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6:27 0:00

俄羅斯入侵烏克蘭已經超過兩個星期,英國在3月10日星期四制裁7名俄羅斯富商,藉以打擊莫斯科,“倫敦格勒”(Londongrad)作為俄羅斯富商在海外的據點的日子,可能已經在倒數。

英國宣佈一系列措施打擊被稱為“寡頭”(oligarch)、與俄羅斯總統普京(Vladimir Putin)有密切關係的富商,包括凍結資產、禁止入境、禁止英國公民或英國公司跟他們做生意。

7 個被制裁之富商之中,最曯目的莫過於是英超足球隊車路士(Chelsea Football Club)的老闆阿巴莫域治(Roman Abramovich),一個財富達120億美元、在英國家傳戶曉的人物。他在2003年買入車路士以後,將它改造成為歐洲其中一隊最成功的球會,獲得過所有比賽的冠軍。但在制裁令下,球會不得再出售門票及商品,不能買賣球員。

阿巴莫域治曾經否認與普京有密切關係。在俄羅斯入侵烏克蘭之後,阿巴莫域治嘗試出售車路士,更說收益會用來捐助烏克蘭戰爭受害者。即使有投資者有興趣,現在他不能賣走球會,除非英國政府作出特別批准。

其他被制裁的富商有俄國鋁業大亨歐柏嘉(Oleg Deripaska),他和阿巴莫域治曾經是生意拍檔;還包括俄羅斯石油公司(Rosneft)執行長謝欽(Igor Sechin),俄羅斯天然氣工業公司(Gazprom)執行長米勒(Alexei Miller)、VTB銀行董事長柯斯汀(Andrey Kostin)、俄羅斯國家石油運輸公司(Transneft)總裁托卡列夫(Nikolai Tokarev)和俄羅斯銀行(Bank Rossiya)董事長列别捷夫(Dmitri Lebedev)。

在過去20年,俄羅斯富商把資金搬到倫敦,買下了不少豪宅,例如3月初已經被英國制裁的富商烏斯曼諾夫(Alisher Usmanov),就在倫敦北邊擁有一座價值約6,300萬美元的住宅,在倫敦以南的薩里擁有一座有接近500年歷史的莊園。因此,英國首都有綽號叫做“倫敦格勒”,或者是“泰晤士河上的莫斯科”(Moscow-on-Thames)。

歐洲政策分析中心(Center for European Policy Analysis)高級研究員盧卡斯(Edward Lucas)對美國之音說,“英國政府意識到,‘倫敦格勒’或是‘倫敦洗黑錢機’(London Laundromat)的日子要終結了。制裁來得太遲,也做得不足夠,但最少終於來了。”

問到英國政府為何決定踏出這一步,盧卡斯說:“數千人(在烏克蘭)被殺害,而且難民數字是自1945年以來最高,這改變了公眾意見及從政者的想法。”

英國皇家國際事務研究所(Chatham House)訪問研究員梅恩(Thomas Mayne)也對美國之音表示,制裁是正確做法。

他說:“因為這些富商都是因為他們與俄羅斯政府的關係賺到他們的億萬財富。我說這是做得太少、做得太遲,因為我們早就知道俄羅斯的問題。”

梅恩說,事例包括2006年前俄羅斯特工利特維年科(Alexander Litvinenko)在倫敦被下毒殺害,2014年俄羅斯吞併克里米亞,2018年前俄羅斯間諜斯克里帕爾(Sergei Skripal)和他的女兒在英國被下毒。

英國即將會執行一條關於經濟罪行的新法例(Economic Crime Bill),條文要求透過空殻公司和信托持有英國物業的人解釋來歷不明的財富,又要求匿名而持有英國物業的海外人士必需在6個月內公開他們的身份。不過,梅恩說法案仍有漏洞,因為只有持有超過百分之25權益的人,才算要登記。

他說:“如果你把公司拆成5份,每人均分,把一份給你的兒子,一份給你的叔叔,一份給你的丈夫或太太,似乎是有一些方法可以繞過這些制度。”

另一個問題是,就算有登記制度,政府應該如何執法,打擊提交虛假資料的人。梅恩說,英國在數年前推出“重要控制人”(People with significant control)制度,要求公司最終受益人登記,但有公司秘書的名字是“阿道夫.牙齒精靈.希特拉”(Adolf Tooth Fairy HITLER),視制度如無物。梅恩又說,新制度的罰款可能是500至2,500英鎊一天,對億萬富豪來說不算是甚麼。

他說:“如果提交虛假資料不會被懲罰,而這個物業登記制度會有一樣的問題,那麼就沒有甚麼用吧?當然,當局需要時間調查,需要時間執法,需要時間罰款,我們預計這個制度需要數年才會有效,當然對寡頭們沒有大作用。”

盧卡斯和梅恩也指,英國需要去打擊幫助俄羅斯富商的律師、會計師、物業經紀及其他相關人士。梅恩說,英國現時有法例要求相關人士報告懷疑洗黑錢行為,違者犯法,但檢控數字相當少。

梅恩說:“我們有好的法例,但問題是我們沒有去執行它們。如果我們對一些律師罰款,甚至令他們坐牢,這無疑會阻嚇他們的不良行為。”

梅恩說,人們應該公開指責這些律師、羞辱他們,但他也指英國的誹謗法例非常嚴格,阻礙公眾討論。去年,有俄羅斯富商控告批評他們的作家誹謗。3月初,保守黨議員西里(Bob Seely)在國會點名批評這些律師,而他選擇在國會這樣做,因為他在國會會議期間的發言是受到特權保護,不能被控告。

盧卡斯則在推特公開收集資料,製作一份幫助俄羅斯富商辦事的人的名單,並要求西方國家禁止批出簽證給他們。

他說:“這些一直乘坐魚子醬豪華列車(Caviar Express)的人會發覺,他們跨國旅遊的日子要終結了。”

XS
SM
MD
LG